反思年改政策、弭平世代傷口才是首務

大法官終於在今年8月對軍公教年改釋憲案做出解釋(大法官解釋781、782、783號),除軍公教退休人員不得轉任私校規定違反憲法平等原則外,其餘涉及「不溯及既往原則」、「信賴保護原則」、「比例原則」之爭議,均屬合憲。惟大法官史無前例做出28份協同以及不同意見書,足見本案之爭議。

筆者過去曾投書〈年改上路最謙卑底線:大法官宣告合憲〉,強調政府不應背信於民,應將預算花在刀口上。縱此3件解釋結果不如筆者預期,然筆者不禁好奇,面對被剝奪未來生活依靠的人民,大法官們即使做出合憲解釋,心裡曾否有過掙扎,又是否願意將這般兩難寫於意見書之中,讓人民理解大法官雖貴為法律解釋權威,卻也是本於同理心萬分不得已才做出決定。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公懲會贏了管中閔,扼殺了公務員言論自由

管案判決全台矚目,公懲會認為管中閔擔任公職期間曾在《壹週刊》匿名撰寫社論,違反公務人員兼職規定且「有礙其職務尊嚴」,有懲戒必要。判決一出,立刻引起爭議。然綜觀本案癥結其實是「公務員是否有匿名投稿的言論自由」?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言論自由的真諦

近日全球煙硝味瀰漫,不論是中美貿易戰的白熱化(包括川普命美企業撤出大陸)、日韓貿易惡化及軍事情報合作終止、或是始終未解的香港《逃犯條例》爭議,都讓筆者感觸良多。

Read more

《病主法》上路後,好還能更好

《病人自主權利法》(下稱病主法)是亞洲首部保障病人醫療自主權的法律,經過3年預備期,自108年1月6日正式上路。

《病主法》首次將「醫病共享決策權」明文規範,讓病人對病情及醫療照護選項有知情、選擇、決定權。另外更明定「拒絕醫療權」,在5種法定臨床條件下(末期病人、不可逆轉之昏迷、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政府機關公告重症),病人可藉由「預立醫療決定」(AD),拒絕違反意願的生命延長治療,改施以緩和醫療,以達善終。

筆者關心《病主法》,並曾投書〈人生期末考,準備好了嗎?〉、〈團圓飯談生死─預立醫療決定,你做了嗎?〉等文,鼓勵各年齡民眾都應為自己預做安排。然至今年8月13日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人次僅6092人,由低簽署人數可見《病主法》仍有問題待解。 Read more

若2020蔡英文連任總統…

2020大選在即,兩岸關係劍拔弩張,大陸當局取消大陸觀光客來台自由行,讓已萎靡不振的台灣觀光業又面臨另一場寒冬;中國國家電影局接著禁止大陸電影參加金馬獎,而香港電影業也跟進,無疑讓藝術成為兩岸關係交鋒的犧牲品。

在蔡英文2016年當選總統時,筆者擬文公開鼓勵蔡英文應站在前總統馬英九的肩膀上,努力推動兩岸關係的進展,除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更要說服獨派支持者放棄台獨,以確保兩岸和平共榮發展。然事到如今,筆者不僅對蔡總統的期許完全落空,更目睹兩岸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衝突之中。

Read more

斷絕魔鬼誘惑 華航,民營化吧!

國安特勤人員私菸案,現在反而是讓華航來承擔第一線壓力,對於基層的承辦人員來說,實可說是無妄之災,但也是華航公、民不分的體制之下,遲早會出現的結果。

一九八八年,華航轉型民營化,本希望讓華航從此成為台灣人民的公共財。但是今天的華航,卻可說是「有民營化之弊端,又兼國營事業之僵化」。 Read more

沒把握的起訴或上訴,是檢察官的「罪過」

江元慶先生所著《流浪法庭三十年》是筆者近年手不釋卷閱讀的報導文學書籍,其中的司法悲劇讓身為法律人的筆者慚愧,也為司法制度對人民造成的傷害感到無力。以現行法而言,雖有《刑事妥速審判法》與《刑事補償法》分別處理審判時間過久與冤錯案補償問題,但冤錯案的受害者卻絕不僅只有受羈押後獲判無罪者,也包括因檢察官濫訴而心力交瘁的被告(和家人)。觀察近日兩起無罪定讞的刑案,筆者認為,若要減少司法悲劇,須先從刑事案件的起點─遏止檢察官濫訴做起。 Read more

韓郭朱組「鐵三角」 團結拚勝選

國民黨總統初選由韓國瑜勝出。未來總統和立委獲勝的關鍵,在於韓國瑜、郭台銘、朱立倫三人,是否能夠同心協力在國民黨內合作。

郭台銘尚未表態參選總統前,筆者即撰文「韓國瑜鎮高雄,郭台銘選總統」,並不是因為兩人能力有差,而是考量韓市長帶職參選,會是選舉原罪。

現在初選出爐,韓依然得到多數肯定,證明民意對韓的期盼:人民渴望一位苦民所苦、貼近台灣真實生活及困境的領導人,帶領全民突破重圍、重拾富庶與希望。

柯文哲市長說,韓流的支撐點是「loser」,這是非常不得體的一句話;loser就是弱勢族群,就是苦人,是每個政府要優先照顧的對象。柯市長不是loser,是台大醫學系畢業,IQ157的菁英,但是這樣的菁英,是否有讓社會上的苦人感覺到,為苦人們的利益著想?這才是韓流怒吼的關鍵。草包、loser只反映發言者的優越心態,菁英受台灣栽培愈多,應該愈要「謙卑謙卑再謙卑」。

而郭台銘董事長,從台灣首富跨到政治,也打出漂亮一仗。郭董參選所展現的企圖心,讓許多選民看到「改變的可能」;國民黨應謹記,若這樣的魄力與企圖心,沒有辦法延續到未來執政,將會是非常大的敗筆。

朱立倫,其實是雖敗猶榮。他承擔了選民對菁英型政治人物的厭倦,可說是非戰之罪。朱立倫完整的政治歷練,中道包容的風格,依然是國民黨的重要資產。

縫合初選裂痕,是國民黨當務之急。筆者認為,韓、郭、朱,對未來的國民黨來說,是一個都不能少。而國民黨重返執政,吳敦義主席除了留任黨務之外,也期盼他能進入國會,讓政府運作更為順暢。

韓國瑜傑出的溝通能力,或可效法美國的雷根前總統風格,幽默又穩重,筆者也期待韓總統用人唯才、禮賢下士,以「庶民」的力量團結台灣的各個階層,讓台灣脫胎換骨、突破經濟困境,為兩岸關係創新局。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90719聯合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