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良制 建構終局性安定

一九九一年五月四日,筆者會見大陸副總理吳學謙,他倡議「一國兩制」適用兩岸,我則提出「一國良制」回應。

廿四年過去,一國兩制在港、澳施行;台灣也出現兩國論倡議;不過兩岸在二○○八年後以「一中各表、九二共識」為互動基礎,開啟交流。

「一中各表、九二共識」雖發揮階段性功能,兩岸進展遇瓶頸。馬英九總統主張「不統不獨不武」以尋求維持現狀的最大公約數,但現狀是動態的。今天的兩岸,未來的中華,該如何彼此相待?筆者以為,當年提「一國良制」仍是最好的。

何以一國兩制、兩國論,難以構成終局性的安定?

就兩制論:若大陸自信實行的是「良制」,為何不適用所有人,而需「兩制」?一國人民,不該有些人獨善其身享某些權利,另些人卻對此無奈委屈。

就兩國論:在兩岸未成就良制前,其難度及風險無法排除,也因此維持現狀仍是台灣主流民意。而當良制成就,堅持兩國論理由還剩多少?

因此,追求一國良制應是最好的答案。

誠如聯合國二○一二年法治宣言「聯合國三大支柱,和平、人權、永續發展,非法治無以為功。」揭示,從「人拿著刀把子」法制,走向「以法主治、上善若水」法治,是成就良制的必經之路。

回顧筆者五十二年法律人生:廿四年見證戒嚴「法制╱刀制」下的效率、建設硬道理;解嚴廿八年,親歷「法治╱水治」中的多元、永續軟實力。

台灣自信民主在制度競爭是優越一方;儘管遭遇質疑,但民主信念未曾動搖。價值多元的今天,如何尊重不同立場、政策如何匯聚共識、司法如何不孤立讓人民有感,都是台灣面臨民主升級的挑戰。

大陸自二○一三年起,習近平主席宣示「要讓法治成為一種全民信仰」、「推動全面貫徹實施憲法」,舉措例如:四中全會「依法治國、依憲執政」;「黨要管黨,從嚴治黨」;法院「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省公安廳長不再由「黨政法委書記」兼任;各級政府、法院、檢察院人員向憲法宣誓法制化,誓詞提「忠於憲法」而沒提「忠於黨」、刪除「中國特色」而強調「民主、受人民監督」。

習主席或許希望在黨與法、現實與目標間尋求過渡性平衡,以走向「法治」。我們誠摯祝福。

其實,兩岸四地各有不同法系,卻共享中華文化,大陸邁向法治的問題,有很大機率台灣處理過;香港繼受英美法系,亦給予中華文化不同養分。

透過兩制、三制間切磋,差距必將縮小,屆時台灣良制,也就是大陸良制,港、澳良制,反之亦然。

在良制實現前,兩岸求同存異,應透過法治對話,提高互動的可預測性及良性發展。

當前兩岸,充其量是「互不否認」,但這只適用不相往來的鄰居,而不能用在手足與家人。公部門互相承認,只能說是「承認分治」現實,而不是拒絕統一的將來。如同東西德,藉由交流包容,兩岸才能真正成一家人。

陳長文╱海基會首任秘書長(台北市)

【2015-07-04 聯合報104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