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希均推薦序】 隨臺灣經濟發展起飛――「理律」五十年的成就

(一)民間貢獻

八月下旬去杜拜開會,為自己帶了一本要讀的書稿《理律.臺灣.50年》。一路上深被書中五十篇文章所吸引。它們清晰而生動地描述了「理律」五十年的成就,使我一再驚喜地發現這些律師群默默地在臺灣貧窮與落後的過程中,做了這麼多促進經濟起飛、社會進步、正義伸張、人權維護等等的大事。

室外是攝氏四十五度的炎熱,旅館裡室內冷氣低到攝氏二十度。為了迎接二○二○世博會,杜拜還在興建更奢華及炫耀的建築,我想他們最缺的不是更多的摩天大樓,而是一個專業的、誠信的、盡社會責任的法律事務所;或者更廣義地說,是一個法治社會。

「理律」是臺灣最負盛名的律師事務所,我對他們的工作似乎不太陌生,但實際上對他們做的貢獻所知太少。讀完這本書,才知道「理律」的成就;也才更清楚:在我們討論臺灣經濟奇蹟時,一直忽略了像「理律」一樣的民間專業機構,在不同階段中所做的貢獻。在一個分工細密的年代,我們太需要相互溝通,瞭解彼此的貢獻。

(二)不能只重經濟因素

半世紀前(一九五八年),我們大學畢業時的月薪約新臺幣八百元(相當於美金二十元);每人平均所得不到美金一百元,是世界銀行分類中的「落後地區」。畢業後幸運地有份助教獎學金,使我能去美國研讀「經濟發展」,一門剛剛興起的新領域;讀完五年書,去威斯康辛大學任教,講授「經濟發展」,一門探討如何減少一國貧窮與落後的學科。

二十世紀中葉,落後地區的討論,注重在一國是否擁有「經濟因素」的配置,如資本、技術、人才、教育、自然資源、私人企業、政府效率、基礎建設、外援運用、成長策略等,通常都不會涉及「非經濟因素」。當我們列舉「臺灣經濟起飛」的原因時,通常也只包括「經濟因素」:政府務實的發展策略、民間企業的打拚、美援運用、廉價勞力、外人投資、國際景氣等。這種「經濟本位主義」的討論,完全無視於其他因素的貢獻,在今天看來是十分殘缺的。

(三)「理律」隨臺灣經濟起飛

一九六○年代是臺灣經濟轉型走向開放的關鍵年代。轉型期中,有各種類型外人投資的申請案件,每個案例幾乎都是先例。「理律」的律師們要協助客戶,就必須先說服官員、民代、輿論及利益團體。即使不斷溝通,有些案例仍難免胎死腹中,或等待敗部復活。從引進外資(如王安電腦)、外商(如麥當勞),資本市場的發展,到智慧權、反仿冒、商標、專利、併購法、環保公平法、華航轉型等等,都是重要的里程碑。自己常以臺灣引進麥當勞的故事,來說明政府需要勇敢地「開放」,它會帶給社會眾多的利益;恐懼開放的結果是沒有一個贏家。

理律人又充滿公義精神,投入了眾多心血,一起提倡文明社會的開拓。文明社會是人人擁有同等的權利、義務與機會;不能有性別、宗教、膚色、方言等歧視;也不應當有戰爭的恐懼、貧窮的威脅、不公不義的傷痛。因此他們又參與了金門協議、紅十字會、海基會催生、國際採購、跨國稅務、培養國軍法律人才,以及十餘個指標性意義的釋憲案,並且在一九九九年創設了理律文教基金會。

有了「理律」五十年奮鬥的眾多個案,對於臺灣經濟起飛的過程,增加了新的材料與較完整的解讀。

「理律」的案例及貢獻,可以歸納在兩個大主題之下,一個是「春江水暖鴨先知」,「理律」是隨臺灣經濟起飛的參與者;一個是「秋冷風怒人不懼」,「理律」是臺灣文明社會的貢獻者。

以「關懷、服務、卓越」為核心理念的理律人,投入了心血,產生了貢獻。臺灣經濟起飛過程中,如果沒有「理律」,在法律舞臺就少了一個敢衝鋒陷陣,敢走進國際舞臺的主角;臺灣的人權、法治與民主過程,也就少了一股維護的力量。五十年來的「理律」,實在就是這群律師持續不斷的貢獻,歷年得到的國內外大獎已不勝枚舉。理律人會謙虛地說:「我們是隨著臺灣經濟起飛而起飛。」他們的專業表現,與社會的進展同步起飛,這真是一個雙贏的結合。

(四)陳律師更像是一位君子

與長文相識逾四十年。長文得過很多讚譽:國際級大律師、兩岸談判第一人、卓越的教授、精闢的政論家、公益大使、政府器重的法律顧問、遠見華人領袖終身成就獎。我認為對這位傑出律師,另一個合適的稱呼是:一位「做什麼像什麼」的君子。「君子」的輪廓是:守住中道、自我要求、樂觀其成、不傳是非、做人合群、做事團結,以及具有強烈的公益心與社會責任感。

對於長文來說,只要有「結」就一定能「解」,這是挑戰,更是責任。長文在一生中打過很多美好的仗,沒料到最痛苦的一次竟然發生在內部。

回到二○○三年十月。理律法律事務所他們發現留職停薪的劉偉杰,涉嫌盜賣客戶託管股票三十億新臺幣,三十億元的背叛,可以使「理律」破產。

在當時接受《遠見》的專訪中,陳律師說:「關門可能是損失最小的方式,但卻是最鴕鳥的方式。就因為一個人、一件事,三十五年(努力)盡作煙塵。」「這次的事件,我們會當成一個學習。雖然代價很大,絕不會因此動搖我們對人、對事,及對社會的信任。」

經過重整及組織再造後的理律法律事務所,展現了更好的競爭力:豐沛的專才、眾多的領域,更能為客戶及社會提供全方位服務。

十二年後的今天,陳長文專任所長,李念祖任執行長,素來嚴以責己的陳長文,堅持地實踐「為善者成」的座右銘。

半世紀以來,兩位創辦人李澤民律師與李潮年律師,完美主義的苦心經營,從三十餘位同事到今天近千位理律人的奮鬥奉獻,已經在華人世界創造了「理律典範」。

這位投入「理律」超過四十年的君子有信心:理律人一直會以「正直、守信、誠實、守法」,來迎接另半個世紀的新挑戰。

(本文作者為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