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卑火車,要輾就輾吧

綠委籲廢《紅會法》陳長文批小人之心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前會長陳長文。(中時報系資料照片)

說起來,大概也只是狗吠火車一場。綠營在國會拿下了近2/3席次,基本上,沒有什麼法律想修是修不過的。畢竟現在可沒有哪一個在野黨有民進黨的「戰力」,可以用霸占主席台、癱瘓國會的方式去阻擾法案。

於是民進黨想廢掉《紅十字會法》?請便。想拿掉「國父遺像」?請便。想修出一個違憲的「總統副總統職務交接條例」?請便。要在《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中增訂處罰條款,不依「欽定」版本談,就興文字獄處刑?請便。

但無官無職,不過平民一個的我,面對這一群身上三把火的國會大老爺們與志得意滿準備在520上任的新官爺們,還是要狗吠火車一下,只不過,新官爺們也不要搞錯,我這隻沒什麼威脅性的「老狗」,吠得也不是民進黨這一輛噴著「謙卑」烤漆、卻發出傲慢咆哮的火車,呼喊一句「轉型正義」,就可以蠻霸地輾過一切他不喜歡的事情。

我只是不自量力地對台灣民眾說,小心這把傲慢的劍,520都還沒到,已經在四方砍殺了,這已預告了未來4年,官爺威大、小民噤聲的時代將到來。

在紅十字會的事情上,一句轉型正義,就可以把《紅十字會法》一刀砍去。那,我們來談談轉型正義。

最常被拿出來的例子是民國40年代開始發行的「防癆郵票」,說是不樂之捐,我們先不爭執,在那個時代背景,為了防止肺結核對國家的威脅,防癆郵票有無正當性。就算當成一件「惡行」好了,因此,為了轉型正義,一甲子後「防癆郵票」成為廢掉《紅十字會法》的「正義理由」?如果所謂「轉型正義」的歷史帳是這麼算的話,要廢的豈是《紅十字會法》與紅十字會!所有成立有百年歷史的機關機構,大概也不怕挑不出雞蛋裡的骨頭,都可以關門了。

然而弔詭之處不正在這一點?請問以「防癆郵票」等陳年之事為由主張砍《紅十字會法》的政治人物,現在的紅十字會還有能力、有可能賣所謂的「防癆郵票」嗎?紅十字會早就「自然轉型」了不是嗎?對這個已成歷史的往事「補刀」,到底「轉了什麼型」?「正了什麼義」?

一個擁有100年歷史的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中間當然會有一些錯誤謬處與人事之非,但這個擁有100年歷史的紅十字會,曾在戰場救護傷員、曾在天災中濟弱扶傾、無數的義工志工把心力澆灌於此,終成了一個深受國際肯定、擁有豐富經驗的公益團隊。這難道不是一個該被珍惜的寶貴資產嗎?

以「防癆郵票」舊事,當成清算人事早非往昔的今日之紅十字會。很痛快嗎?對啊!很痛快,拆一間大樓永遠痛快,一顆炸彈一天就炸了,但蓋一間大樓需要多少時間呢?

當政治人物假「轉型正義」之名而去清算歷史的時候,多少好不容易累積出來的經驗資產、歷史傳承,也一併隨之埋葬。這才是我即便已不是紅十字會會長,即便知道會招來口劍舌矢,也要站出來說話的原因。

我並不反對修法,反對的是廢法,紅十字會之所生源於《紅十字會法》,廢了《紅十字會法》,等於廢了紅十字會。中華民國現雖已不是《日內瓦公約》的締約國,但在民國43年訂定時,中華民國的確是締約國,《紅十字會法》的訂定順理成章,而《日內瓦公約》演變至今已不再是國際公約,卻是象徵全人類對人權共同信仰的法律。

《紅十字會法》的存在,象徵的是我們雖未得國際承認,但並不自棄於國際社會,以及國際社會要彰顯的普世價值。綠營朋友不是常喊著要與國際接軌、要走向世界嗎?

好的,狗吠火車結束,「謙卑」火車,要輾,就輾吧。

(作者陳長文,為紅十字會志工)

【2016-02-25 中國時報 陳長文專欄 105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