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法學院畢典致詞】尋找人生的北極星

院長、老師、同學們與家長親友,大家好

恭喜同學們完成了東吳法學院的學程,要展開下一個階段了,畢業典禮叫做commencement,就是這個意思。

父母老師的驕傲
你們很驕傲地從東吳法學院畢業,你們也是父母、老師們的驕傲。你知道寬闊的視野與胸襟對於人生是多麼重要,你將會不斷提升自己;這讓你不但有能力因應未來世界的變化,還能成就許多好事。
後生可畏

最近一篇報告指出,你們這一代可望活到100歲,比現在平均壽命多了20歲。孔子說「後生可畏。」當老師仰望著你們的未來,就像夜空中滿天繁星般,有無限的可能。

我要給各位的建議,就是及早找到你生命中的北極星,始終鎖定你的價值方向。

我常舉19世紀兩位人物,一虛一實,說明這份體會:托爾斯泰(1828-1910)筆下的虛構人物伊凡.伊列區(Ivan Ilyich)和國際紅十字會創辦人亨利.杜南(Jean Henri Dunant, 1828-1910)。

俄國沙皇時代的伊凡,從小聰穎用功、仕途順遂,任職高院檢察長,生活富足。一天意外受傷臥病,他發現醫師的診治竟如同他的辦案風格一般「優雅而冷漠」;同事們也不關心他死活,紛紛想遞補他的官位,恰如自己過往的一貫作風。

直至生命終點,他才驚覺原來沒有人真正關心他,就像他這輩子沒有關心過別人、從不知道自己真正追求什麼一樣。他一生的官運亨通、功成名就,卻都只不過是「庸俗至極」的集合,卻已後悔莫及,上天已不再給他第二次機會!

亨利原是年輕有為的銀行家,偶然路過戰場,見證戰爭殘酷,他放下工作召集鄰近村民,救援傷兵,他寫了一本回憶錄,並立志成立中立救援組織,促成日內瓦公約與紅十字會,救人無數。但為了獻身大愛,他的銀行事業卻一蹶不振、落魄潦倒。老年時,低調清貧入住養老院,令人感佩的事蹟被發掘後,獲頒首屆諾貝爾和平獎,但他仍一本初衷,將大部分獎金捐做慈善。儘管他在貧病中往生,卻帶著全世界的尊敬與愛。

很顯然的,陳老師不希望你成為第二個、第三個伊凡!

北極星,就是一顆做對的事的初心,是一顆希望自己更善良,也希望社會更好的本心。

幸福是一個總體的概念,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天空下,只有秉持一個希望「大我」更好的心,我們才會打造一個更好的自己。

也因此,老師期盼大家以亨利杜南為標竿,卻也有份心疼,希望你們人生比亨利杜南少些辛苦。

因此,老師送各位一個人生的羅盤指針,就是「為善者成-Doing Well by Doing Good」的信條/願景,它能幫助你們在今後80年的人生地圖上標上一顆清澈的北極星,引導你們實現自在而精彩、沒有遺憾的人生。

做人做事道理

最後,老師還有幾點做人做事的叮嚀:

(1) 感恩的心。

你們從小到大學畢業的成就,並不理所當然,包括父母、祖父母、老師、 朋友、同學-很多人的付出,同學的切磋勉勵。你終有一天會深刻感到他們對你有多重要!但是家人、師長都在漸漸老去,與其等以後來不及後悔,不如早一點、持續珍惜。

最簡單的,是跟父母長輩說我愛你,尤其今天,父母完成了他們的撫育責任,把你們教的那樣好。以後每一天,希望你們把父母、祖父母都放在掌心裡孝敬、呵護,他們是你人生最重要的後盾。

(2) 超國界的好奇心。

美國大法官Elina Kegan在哈佛法學院長任內,提出「Curriculum without Boarders」的概念,她說「好的法律人,就是解決問題的人」。而為了讓畢業生扮演好法律人/領導者的角色,需要了解、具備新技能及知識領域,包括分析能力、實踐經驗、跨學科的工具組合、全領域/跨國的法律制度及法源。這樣才有辦法,因應當今許多融合了「事實、法律和倫理問題的複雜綜合難題」,並了解「在真實法律世界中,法律如何連結其他領域。」

(3)熱情。

前陣子,舉世關注機器人跟人類的圍棋大戰。隨著AI人工智慧的發展,律師行業竟然被預測為將先被取代的行業之一。

是不是我們該反思:「法律,這項跟人性緊密相連的行業」只能是如此嗎?我們對「Lawyer—律師/或法律人」這一種「人類」角色的理解與定義,是不是失衡了?

唐獎第一屆法治獎得主、前南非大法官Albie Sachs有一句話:「法律人缺的不是理性(Reason),而是熱情(Passion)」。

因為很重要,所以再說一次,「法律人缺的不是理性,而是熱情;社會不需要法匠,卻需要熱情的法律人!」

我祝福所有的師長和畢業生們!

珍重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