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滿手善意牌 打成惡意牌

蔡英文總統
蔡英文總統。(中時報系資料照)

「改革非一蹴可幾,民進黨仍在重重困難中挑戰。」看到蔡英文總統(主席)在民進黨全代會上以無奈的低姿態,訴求民眾對民進黨改革多給一點時間、多花一些耐心。心中頗多感觸。

誠然,蔡英文面對的局面絕不容易,兩岸對立、經濟走弱、社會撕裂、南海不安、內閣失能…這眾多難局,也真是難為了蔡英文。而這些難局有許多大環境的因素,未必能全歸責於蔡英文,期待她一時三刻即交出改革成績,讓台灣脫出困局一飛沖天,也強人所難。

大環境的困局雖不能歸責於蔡英文,但如何解大環境的困局,蔡英文就有責任。

蔡英文上任這近2個月,上焉的表現是「無為而治」,放任局勢走壞。例如兩岸的對立升高,近來戴立忍事件顯現了大陸反台情緒、乃至作為的升高,對此,蔡政府幾乎是兩手一攤,要大家「自求多福」。

中焉的表現則是「開錯處方」,應對失當為困局火上加油。例如,南海問題,台灣本就處在美、陸兩大之間難為小的難局,但蔡英文過度把籌碼押於單邊,怯於申張南海主權的結果,導致了自輕人輕的最壞結果,在南海仲裁案一敗塗地。

下焉的表現更是「自己放火」,製造更多困局。長期以來,台灣困於藍綠撕裂,讓國家長期內耗,蔡上台本應力促和解休息,但蔡英文卻反其道而行,把全部力道放在拔國民黨之根。讓在野黨主席洪秀柱感慨,民進黨「只全力專注毀滅國民黨」,為更大一波的社會對立種下禍根。

大病的台灣,還被民進黨以「上、中、下」三焉的愚行「惡整」,不要說大病得癒,沒有大病轉重病、重病變命危,進入加護病房插管、電擊,已屬萬幸。

但這一切,扳轉之機,還是操在蔡英文手上。而局面雖然不易,也不是全無轉機。

如果我是蔡英文,第一件事,就是要重新定位「心態」。務必放下民進黨事事權算的陋習,拉出治國者高度,一切以台灣利益為最上位的指南。這個心態若建立,蔡英文應心心念念地釋出更多善意,讓對岸人民有感,以降低敵意,在這一點上,蔡英文可以做的事其實是非常多的。

例如,讓陸配取得身分證的時限,至少和其他外國籍的配偶一致,就是不錯的橄欖枝。這不但可以拉出蔡英文一個重視人權的國家元首高度,也同時向大陸民眾釋出具體的善意,表示民進黨政府並不敵視、歧視大陸人民,主動地把這個行之多年的歧視惡法修正。

又如在南海問題上依憲伸張南海11段線,並循前兩位總統之例,親登太平島宣示主權,這不是和中共唱和,而是重申中華民國長期以來堅持的主權主張,同時也向美、日等國際社會釋出明確訊息,台灣雖不會當麻煩製造者,但在主權問題上,我們有堅定的立場,這一點是不可交換、也不會讓步的。

在去中國化與掏空中華民國的謬議上,公開否斥民進黨內「廢中華民國」的謬議提案,堅定地告訴國人,蔡英文是依《中華民國憲法》就任的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的中華民國有長江、黃河(以前蔡英文曾否定),讓兩岸共同看到蔡英文捍衛中華民國的誠意決心。另外,也請公開指出,在民進黨支持下廢止《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的粗暴「立法」是錯誤的,而拒絕公布生效。

對於日漸升高的藍綠對立問題,蔡英文應停止一切「針對性」的清算式政黨惡鬥立法,不能只是口頭敷衍地宣示「不讓社會分裂」、「要當團結國家的象徵」,而要以具體的行動與善意,宣示終結政黨惡鬥,勿續以傲慢之姿對在野黨「政治追殺」。

凡此,都是蔡英文降低兩岸對立、消除社會撕裂,許許多多可著力、也當著力之處。這些著力處,都是一個一個「善意的起點」,在台灣內聚合善意,消弭國內對蔡英文的不信任,也在兩岸間重砌善意,化解大陸當局以及大陸民眾對蔡英文的疑慮。

如果我是蔡英文,我會好好發揮這滿手的「善意牌」,這是蔡英文執政的最寶貴資產,也是解其目前四面楚歌、八方失火執政窘況的最好路徑。可惜我不是蔡英文,只能急憂切切地看著蔡英文把這一張張「善意牌」,打成了自毀毀台、讓兩岸對立加劇的「惡意牌」。真的是可惜了。

(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6-07-25 中國時報 105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