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紅十字會法,算哪門子政績

陳長文》廢紅十字會法,算哪門子政績
從過去到未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一直是用她默默付出的身影在說話。(圖/中時資料照,趙雙傑攝)

近來流傳一份蔡政府上台後192項政績,連廢除特偵組都被當成政績,引起濫竽充數的批評,為了滅火,行政院發言人出來表示:「不是行政院版本」。

其實,類此爭議,不久前即已發生,不久前,有綠營人士沾沾自喜地推出蔡英文83項「政績」,其中,特別引起筆者注意的是,這一份讓綠營人士「淚推」的政績列表中,廢除《紅十字會法》也在其中,愛護紅十字會的人內心的酸楚傷痛,實難以言喻。

國際紅十字組織,是根據日內瓦公約成立的。雖然台灣因為現實的因素(兩岸關係),失去了「紅十字會暨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的會員資格,但是與各國紅十字會的交流,從來沒有問題,也一直是他國紅十字會與台灣交流的對口。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不被承認,是因為中華民國不被承認,民進黨的立委以此為由,要求廢除《紅十字會法》,無異是在台灣的傷口上撒鹽。試想,如果連中華民國自己都不承認自己,又如何要求國際友人重視我們?

至於其他對紅十字會的攻訐,只要願意查證的,都可發現不是事實,不願查證者,說再多也聽不進去。因為如果連數十年前的「防癆郵票」,都可以拿來當清算今天的紅十字會的藉口,先射箭再畫靶的機關算盡,其實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紅十字會法》固然有保障政府當然理監事的職位,若認為這項規定已沒有必要,專法也可以修正,完全不需要廢除紅十字會專法。

在蔡英文和林全領導的民進黨政府倡議廢法時,筆者即苦口婆心地說明紅十字會專法其實保障的是兩件事:一、紅十字名稱專屬;一個國家,只有一個紅十字組織,並以此作為對國際交流的窗口。二、緊急勸募權。後者是戰時的急難援助,《紅十字會法》特別授權,讓紅十字會的募款得不經過主管機關事前審查,平時則僅適用在天災的緊急援助。

如今,執政者廢除紅十字會的專法,其實就是讓台灣自我隔絕於國際紅十字組織。綠營人士卻沾沾自喜地以此作為「政績」,羞辱的是中華民國紅十字會遷台至今,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為發展紅十字會救人救災任務難以計數人的心血。

這也是為什麼筆者曾重批「歷史會記得林全折了紅會天使之翼」,因為,不管提議者是綠營的何人,以劊子手的血刃砍斷紅十字會翅膀的,就是身為閣揆的林全。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民進黨根本不在意所謂歷史、不在乎所謂名聲,或者壓根認為所謂歷史名聲,是權力者可以任意扭曲的。於是筆者的苦勸如同狗吠火車,擋不住民進黨的霸道輾壓。

更荒謬的是,廢除專法之後,民進黨對紅十字會的批評,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更為惡化。過去紅十字會總會對各分支會,的確欠缺法律監督機制,但是廢除專法之後,監督更為不易。何況,民進黨政府廢專法迄今,沒有採取任何行政或立法措施補正其廢法前莫須有的理由,任由紅十字會(總會和分支會)陷入「法人身分」不明的困境。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何況是紅十字會這麼多前輩與同仁,他們為台灣的付出與貢獻,存在每個人的記憶裡面,這是政治權力無法抹煞的。相對地,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把政治鬥爭套用到公益組織,惡狠地折斷紅十字會的天使之翼,這樣的政府,又打算留什麼名聲,讓後人緬懷?

從紅十字會的志工角度來說,筆者希望他們不要因為惡劣的政治鬥爭影響到他們心中的使命。「有苦難的地方,就有紅十字會」,這是紅十字會給自己的要求,「有紅十字會的地方,就有希望」,則是在困苦中看到紅十字會身影的人,給紅十字會的期待。只是可惜,如果少一點「政治」在後面扯後腿,紅十字會的志工們可以發揮更大的助人效率,幫助更多需要的人。

最後,依然願意支持、相信紅十字會的人,不妨上網,閱讀紅十字會總會善款的專案報告、執行情形,我相信大家會發現,紅十字會的所有同仁已經用盡全力,把每一分善報的效益發揮到最大。

從過去到未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一直是用她默默付出的身影在說話。

(陳長文/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終身志工)

【2017-01-09 中國時報 10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