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月英的堅持 司法能不感羞恥?

新北市張月英女士10年前在永和的市場擺攤做生意,無端被誣控騎機車在中和撞傷路人肇...
新北市張月英女士10年前在永和的市場擺攤做生意,無端被誣控騎機車在中和撞傷路人肇事逃逸,案子歷經10年審理,張不甘冤曲,聲請再審8次,台灣高等法院判她無罪,檢方不再上訴,全案定讞,張月英終於洗刷冤屈。圖/摘自平冤協會

如果不是在新聞看到,可能會以為這是某部黑色幽默電影的劇情,張月英女士被訴肇事逃逸,並遭法院判刑定讞,但實際上是警方弄錯了報案人所述的車號,把肇事機車的「DMX」,記錄成張女士所騎的機車車號「DNX」, 而這一錯,竟連續成為檢方、法院的再錯、三錯,讓張女士遭到判刑、受冤十年,為了這M變N的一字之差,張女士走向「法院人生」,十年時間奔波於法院,為平反冤屈奔走。

這讓筆者有二個很大的感觸,其一,可以想像張女士心中有多大的冤苦,但令人敬佩的是,她為爭清白,捍衛名譽,十年來努力學法,費盡千辛萬苦尋找不在場證明,即使案件定讞,也易課罰金執行完畢,她依然不放棄地一再提起再審。

終於在最後一次,她找到了自己案發前一小時的通聯紀錄,原始的報案紀錄單也「終於」現身,證明了肇事車輛並非張女士所有。

其二,在這個案件上,司法機關「草菅人譽」,散漫地令人吃驚,如何讓國人相信司法?

張女士案件的唯一證據,竟只有目擊證人的證詞,萬一證人看錯了、記錯了、傳達錯了怎麼辦?

檢警乃至於法院,僅憑此一孤證,即定了張女的罪,但刑事訴訟法明定,不論是檢察官或警察,「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換言之,最低限度,也應該要去調查張女士的不在場證明。

這些都是檢察官所應為之事,但當年承辦此案的羅月君檢察官,顯然未盡應盡之責。最後卻由原本擺攤為生、不懂法律的張女士,自立自強地找到證據。檢方能不汗顏?

或許檢察官案件太多了,以至有所疏漏,又或者,檢方認為這只是小案,萬一真的冤枉了被告,到法院去平反還來得及,結果法院也糊裡糊塗地跟著警方、檢方一路錯下去。

這些漫不經心的司法人員,沒有想到的是遇到了像張月英女士這麼堅持到底的人。但也因為她的努力,讓我們驚覺,在這個案件上,司法竟成不正義的代言人,非但沒有發現真實、維護公理,反而是迫害善良守法的公民。還好張女士願意一再地聲請再審,還好第七度再審時,遇到肯察秋毫的法官謝靜慧、錢建榮、陳美彤、林婷立,還了張女士清白,這四位法官值得肯定。

司法人員應引以為恥,莫再把人民的名譽不當回事。而我也要向張女士致敬,報導中,張女士完成法律學業後,已經報名了律師考試。我相信如果她通過考試,一定會是非常優秀的律師,因為她太知道受冤屈的感覺。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7-07-22 聯合報 106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