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吃午餐惡習,賴清德能扭轉?

準閣揆賴清德。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記者劉學聖攝影
準閣揆賴清德。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記者劉學聖攝影

林全下,賴清德上,看似有新氣象,又好像「舊瓶裝舊酒」,只是為了因應民進黨權力布局的變化。

回顧民進黨政府過去一年多的表現,我想到高希均教授四十年來文章的提醒:「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不要有核廢料、空汙、電價調漲,又不想缺電;不願面對開放的競爭,又想要有更多的投資;不願承擔兩岸對抗的風險,又想要繼續以意識形態來謀求政黨的利益…,細看蔡總統選前的政見,其實多是「白吃的午餐」,如今支持度低落,也就是「國王新衣」的故事重演。

那麼,賴清德市長接任,能夠扭轉這個局面嗎?

往好的方向看,賴市長是一個敢「堅持」的政治人物,譬如說擔任市長時取消議員分配款、根據氣象預報不放颱風假,政治人物要「討好」不難,難的是堅持原則之後,依然能夠得到人民的肯定。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用高希均教授所說的,「和平、開放、經濟」三個關鍵指標,來檢視賴市長的話,那麼前景並不是太樂觀。

賴市長公開主張,「我主張台灣獨立」,但王丹也說出了一句無法反駁的話:「台獨是要流血」的。當然賴市長的主張,未必是事實上的「台灣獨立」,也可能是一種理念上的,情感上的。賴清德組閣,兩岸未必會不和平,但恐怕也是一種堅壁清野式的「冷和」,而不是溫暖的交流。

賴市長也說過要「親中愛台」,大意是,兩岸以一種互不隸屬的關係,互相瞭解、諒解、和解,然後再「兩岸和平發展」,這種論述如王丹所說的,「就是一種嘴砲」。

而在「開放」的部分,從二○一○年到二○一六年,過去賴市長批評ECFA、忽略陸韓FTA、抨擊兩岸直航是木馬屠城(後來改為支持),我們似乎沒有看到,賴市長對於「開放」的有太多的著墨。而在於「經濟」的部分,台南在平均勞工薪資跟每人可支配所得,都是六都最低,這或許可以說是台南的發展基準點不同,但是從二○一○年到二○一六年,台南市的人口成長僅有○.六五%,六都倒數第二,這就有「用腳投票」的意涵在了。

天下那有白吃的午餐,但政治人物最大的誘惑,就是欺騙人民,「明天的午餐不用錢」,賴市長有沒有足夠的政治家精神去抵抗誘惑?

如果有的話,對於蔡總統的「七項期許」,賴市長應該要勇敢的說出實話。一、產業結構轉型,無法脫離大陸因素。二、前瞻計畫,財務評估不足。三、修正一例一休,勞工福利才會增加。四、廢除核電,有沉重代價。五、稅改應有正確誘因。六、高福利與高稅率,是相輔相成。七、一個在內部把企業貼上藍綠標籤的政府,奢談減少財政浪費。

高教授所警示,從四小龍年代,到今天的溫水青蛙,時間已經非常急促,能否振衰起敝,這就是賴院長的使命了!

(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7-09-07 聯合報 106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