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院長,總兵力已經太多了

資深媒體人:劉屏》小英川普 對待軍警大不同
國軍各級軍官學校106學年度入伍生6日起在高雄陸軍官校展開聯合入伍訓練,14日校內處處可見入伍生出操。中央社記者程啟峰高雄攝 106年7月14日

兵員減少,徵兵制呼聲再起。國防部說明年總兵力只有17.3萬,未達最低標準;學者指出,以現在21.5萬人的總員額,台灣將不得不走回徵兵制。但,真正的問題是台灣真的需要21.5萬員的兵力,以及1年3217億元的國防支出嗎?

先做一個簡單的比較,根據《軍事平衡》2016年版,21.5萬員的兵力是什麼樣的概念呢?英國的員額是16.9萬員,德國18.6萬員,法國22.2萬員,日本24萬員,台灣的總軍力已經與一流國家不相伯仲。但與人口總數來比較的話,台灣每千人的現役軍人人數是9.2,不僅遠高於上述國家,甚至高於戰爭威脅中的阿富汗的5.8、伊拉克的8.3、伊朗的6.5,僅低於南韓的12.3、以色列的21.3。

可見,以台灣的人口數而言,有這樣的兵力結構,已經可以說是負擔極為沉重了。有人會說,一個國家的兵力結構,不是取於他自身的規模、人口數,而取決於對手的規模。面對大陸這麼一個強大的假想敵,台灣這樣的編制、預算數顯然嫌少了。這是主張強化國防者一貫的邏輯,那麼筆者以同樣的邏輯請教,以現在台灣的兵員結構、國防預算數,或者說再增加5倍、10倍,以及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的決心,是否就能夠抵擋大陸的武力?

如果可以,那筆者也不用再說什麼,台灣人民就勒緊褲帶,咬緊牙根,回復到軍政時期。但事實上,每一個台灣人,包括軍人都心知肚明,答案就是不可以。海峽兩岸的硬實力差距顯而易見,台灣國防政策的最大矛盾,也就在於挑選了一個無法戰勝的假想敵。因為無法戰勝,因此演習作假、計畫虛報,從總統、行政院長、國防部長到基層官兵都充滿了形式主義;因為無法戰勝,社會不尊重軍人,軍人自己不知「如何、為何而戰」,那麼又怎會有榮譽與使命感可言?

事實上,如果我們把國軍的目標,放在捍衛海權,北捍釣魚台,南衛南海諸島,作每一個漁民的後盾,怎麼會沒有使命感呢?如果我們把國軍的目標放在防災救災,在每一個颱風、地震、暴雨、災害意外的時候,都第一時間看到國軍英勇的身影,社會又怎麼可能不給予尊重呢?

合理定義國防的目標,就會發現目前的員額、預算、軍購,已經太多了;反之,如果要把國防目標定義在一個不合理的敵人,也無法超越現實的框架,員額、預算、軍購再怎麼多也不足夠。

「大事小以仁,小事大以智」,孟子與齊宣王的對話,今日仍有可供借鑑之處。大陸要的不是武力攻打台灣,而是維持「中國」名義上的完整性;台灣或許有些人想要在理念上追求獨立,但更重要的,絕對是實際生活中的和平與安樂。真正能夠捍衛台灣人民和平生活的,不在看得到的軍事武器,而在執政者的眼界與心胸。

黃丙喜教授日前的文章指出,「大陸智庫對於台灣有關兩岸關係的表述,基本上偏好『一國良制』」,筆者認為,對於台灣來說,這是個好消息。大陸願意傾向「一國良制」,固然是對於自己的軟硬實力有了一定的信心,但無論如何,願意做制度上的良性競爭,難道不是對台灣更為有利嗎?也就是筆者建議的「九二共識,良制一國」的主張。

「戰爭一開打,地獄便打開」,對於劣勢一方來說,更是如此。與其競爭軍事,何不競爭誰更能造福人民?而要競爭「良制」,需要的,絕對不是龐大的軍事預算。不是再把寶貴的資源投入買「大孩子的玩具」,或者讓更多的人力資源(補足21.5萬員額)成為不必要的軍事力量。

何謂良制?千古不變,「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那就是長照,是經濟,是托育、教育,也是每一項對弱勢者的照護。今天的台灣社會,距離「良制」還有一段很大的距離,長照需求壓得家庭喘不過氣,經濟停滯、薪資僵固,年輕人不敢成家立業,弱勢者的服務杯水車薪。執政者要做的應該是反過來,把不必要的國防預算(包括人力)投入到長照、教育、社福政策,釋放過多的軍事人力到就業市場,讓台灣的產業能夠更蓬勃,兩岸關係更和平。

在蔡總統能夠給答案之前,賴院長周五在立法院首度施政報告時,可以主動提出看法嗎?

(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7-09-18 中國時報 106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