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說話 誰還聽小溪低吟?

「在暴風雨說話時,我們誰還去聽小溪的低吟呢?」我很喜歡黎巴大文豪紀伯倫寫的這段詩句。

網路時代似乎有一個特徵,說話必須重鹹,否則就沒有辦法引起公眾的注意,大家就會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也由於大家被養成了在話語上「非重鹹聽不入耳」的習慣,公眾人物也受到了影響,投閱聽眾之所好,也得把話愈說愈難聽,例如不久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臉書上罵網友是「王八蛋」的風波,卻贏得了五十萬讚,即是一例。

鼓勵人心、春風教化的正面力量,漸漸不存,其結果是,到處都充滿了語言暴力,也增加了社會的戾氣。

公眾人物具有風行草偃的教化之責,這種要求並不是八股,謹慎的「擇金玉而言」是最低的要求。就算是用一般平民百姓待人處事的標準來看,也很少人會對他人如此出言不遜吧!謙讓以待,禮尚彼此,這不是最基本的「國民禮儀」嗎?

然而罵王八蛋是「人身攻擊」,另一種攻擊別人的話語則是「神經病」、「低能兒」等等。這些語彙尚不只是「人身攻擊」的問題,還包括對弱勢者的不尊重與歧視的一種心態投射。這還包括對「身心障礙者」本身的不尊重。

用「身心障礙者本身」或其「障礙徵象」來罵人,欠缺了應有的厚道,我說的不是指對「被罵的人」不厚道,而是指對被指稱的「身心障礙者」本身是不厚道的。

因為在上帝眼中,人的智愚、殘病、貧富,都不是,也不該是畫分人階等差別的標準。一個人走到了社會的某個位置,固然有一部分自己的努力,但更大的部分卻是那個人有了一分特別的機運,也許你比別人健康一點,也許你比別人聰明一點,也許你比別人富有一點,這些你最多可以因此而感恩,卻不能因此而驕傲,更不該用這方面的「多一點」,去輕視比你「少一點」的人。若真要區分人的尊卑貴賤,我覺得心中有無善念才是唯一標準,相對的,在我的生活經驗中看到的是,許多健康、聰明機運差一點的人,他們心裡的善念與愛心卻相對偉大的多,真要論尊卑,他們才是最尊貴的一群。

有一位哲學家曾說:「你眼中看到的是美女、醜女;我眼中看到的是母親、姐妹。」每一個身障者,都是別人的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如果我們不會歧視自己的父母兄妹,就不要歧視別人的父母兄妹。何時我們才能懂得,不要用「無辜的身障者的傷痛」來做為負面諷刺或批評別人的語言呢?

「在這個惡言相向的時代,讓我不知如何去教育我的子女、我的學生。」這已是許多父母、師長共同的擔憂。

最後,這讓我想起,星雲大師多年來提倡的「三好」: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因為,佛教講造業的來源,是從身、口、意三業而來;修行用功,也是從身、口、意三業修起。三業要淨化,就要身行善事,口出善言,心存善念。

說來有趣,「說好話」有點像是橋梁般,連結的是心與行。而這也不只是個人的修行而已,在惡語橫流的時代,當四方都是如暴風雨般的咆哮怒吼,發自人心小溪裡善良而溫柔低吟,也會被狂雷暴雨的轟轟巨響所淹沒掩蓋。尤其是公眾人物更該謹言,閩南語說的「教壞囡仔大小」,意義之一,就是公眾人物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每一句惡語出口,都是對社會的不良示範。

執筆人:陳長文終身義工

【2017-10-19 人間福報 106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