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張勞權,台灣需有力的勞工政黨

近日《勞基法》修正,許多人感嘆民進黨背叛勞團,許多承諾說到沒做到,給了勞工團體一種過河拆橋、用過即丟的感覺,而蔡英文總統說她是「家境好的左派」,也在網路上普遍被嘲諷。

民進黨在野時喊左,執政時喊右,固然讓勞團失望,但若深究朝野兩大黨的意識形態,就會發現其實台灣兩大黨都是「資方政黨」。

然而問題來了,既然勞工權益如此重要,事實上,全世界,特別是歐洲國家,左派政黨與右派政黨常常也勢均力敵,尤其在北歐國家,以勞權為中心的政黨,反而經常能夠執政。為什麼在台灣,不管政黨如何輪替,都是資方政黨當家?

這中間,有一部分可能是台灣民眾長期受「資方意識形態」教育,而被馴化為較能接受右傾的治理邏輯。但也有一部分是,台灣目前並無擁有足夠實力的左傾政黨,缺乏有實力也能得到社會大眾信任的左派政黨,或者以勞權為核心理念的勞工政黨。

以現有以勞權為訴求的「勞工黨」來說,目前僅有新竹縣議員、新埔鎮鎮民代表2個席次,對勞權的代表發聲力量極其微弱。甚至,兩大黨以外以勞權為主訴,標榜意識形態左傾的政黨,連在全國各選區普遍推派代表參選的實力都沒有。使得,就算勞工朋友想要選擇一個專門為勞工發聲的政黨,在大多數選區恐怕還是得面對無人可投的窘境。

這樣的政治現實迫使鼓吹勞動權利的勞工團體,不得不和兩大黨合作,即便這樣的合作三番二次總是以在野時聯盟、執政時背叛的方式對待。

然而,這樣的「現實」並非沒有打破的可能。第一點,就是勞團與參與勞運的朋友,必須自己更爭氣一點,不要再寄望兩大黨,也不要妄想透過所謂的在野同盟來實現勞團心中想達致的勞工政策,以勞團最常進行在野結盟的民進黨來說,民進黨多次背叛勞工的反覆,也證明了民進黨對勞工的關心只能是「在野時的畫大餅」,一旦執政,勞團只有「真心換絕情」的悲情宿命。

所以,雖然倚靠兩大黨進行政治結盟,表面上是一條提升勞權的捷徑,但實際上,求人不如求己。勞團真要落實其對勞權的理念,就只能獨立於2個資方政黨之外,建立真正有實力、獨立的政治力量。

這樣的努力表面上看起來很困難,事實上也真的很困難,但卻非絕不可能,特別是在網路時代,理念型候選人的參選門檻已經大幅下降,在網路世界中確實有更大的機會,小蝦米可以扳倒大鯨魚。加以勞權抬頭,年輕人對貧富差距擴大的不滿日升,主訴勞權的團體要成為有實力的、自主而不外附的政治力量,當前的社會氛圍與網路便利,確實已漸漸成為一方沃土。

舉例來說,在單一選區的立法委員選舉,也許要攻下席次難度較高,但在縣市議員的層級,由於是採多席次選舉,主訴勞權的自主政黨,攻下席次的機率就會大幅增加,只要不同勞團間能夠順利整合,2018年每個選區要支持一個主訴勞權的地方民代當選,並不困難。

不要小看地方議員,其雖然無權修改《勞基法》,卻有能力監督地方政府,落實《勞基法》,例如許多地方政府最被詬病的勞檢不確實問題,這也是對勞工來說非常重要的事。「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一個勞工被資方欺壓,中央的立法委員可能反而不如地方議員的關切更為有利,畢竟,「不怕官,只怕管」,地方政府的執行權力更為直接。更重要的是,一旦參選,那麼勞團聯盟的得票率,就證明著自己的民意代表性。得票率愈高,在2020的立委、總統選舉中,也是可以左右戰局的關鍵,增加勞工訴求的影響力。

以上的期許,不表示筆者認同勞團的全部見解,因為太激烈的勞權主張,也確有可能帶來企業聘僱意願減少、產業外移、以自動化替代勞力等反不利勞工,或至少在調適期中暫時不利某些弱勢勞工的情況。但即便如此,筆者仍期待台灣出現真正有實力、有自主性,不被兩大黨壓抑的「勞工黨」。因為筆者相信,勢均力敵的左右派辯論與選舉競逐,才有可能尋致一個「平衡」勞資、真正健康的就業環境。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7-12-11 中國時報 106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