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敵人,還是國民?

近來,兩岸關係似乎有劍拔弩張之勢,共機「例行」繞台、片面啟用航線;而民進黨立委則要在《刑法》增列「敵人」罪,周泓旭案中北檢說「明知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目前仍處於軍事武力對峙狀態」等。

要說大陸是「敵人」,兩岸是「敵對」關係,在很多地方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例如,中共不放棄武力、許多飛彈對著台灣、打壓台灣國際空間等,但在許多方面也頗有矛盾,兩岸年年高升的總貿易量、許多觀光產業主要客源是陸客、少子化下陸生已成為支撐高教的因素之一等。

Read more

三票一書搜索 偵查不公開的兩手操弄?

世界各國的法治史,常常就是一部國家公權力的限縮史,而當「正當法律程序」逐步被強化並落實於不同領域時,北檢以「三票一書」的方式對待王炳忠等「證人」,從《刑事訴訟法》來看,大有可議。

公權力的行使是否正當,可以從實體面與程序面加以檢驗。實體部分待案情公開後,外界自得檢視北檢是否有「大炮打小鳥」等不符合比例原則的情形;但於程序面上,此次檢調大動作的執法過程,是否完全具備正當性與合法性而無任何程序瑕疵,恐屬有疑。

Read more

詐欺犯遣陸、李明哲難返 問題不在管轄在兩岸

A國人在B國組團向C國人行電信詐騙,哪些國家有管轄權?這是網路電信時代,刑事訴訟常遇到的問題。以我國刑法最新規定,是A、B、C三國皆有。

我國刑法主要採屬地原則,第四條「犯罪之行為或結果,有一在中華民國領域內者,為在中華民國領域內犯罪。」B國是犯罪行為地(主體領域原則),C國是犯罪結果地(客體領域原則),兩國都得主張管轄權。

而我國人民於國外犯罪者,僅有在刑法列舉若干條款適用刑法,民國一○六年十一月修法後,我國民於國外犯「加重詐欺罪」,也納入刑法規範,此為我國主張管轄權的重要法律基礎。

Read more

沒有藍圖,人民當然「茫」,該覺醒了

二○一七年即將到了尾聲。《聯合報》選出今年的年度代表字為「茫」。這一年,整個台灣「從內到外」都「茫茫然」,我覺得「茫」作為今年的代表字十分貼切。

台灣的民主曾經是世界人人稱羨的制度。解嚴三十多年過去,人民也漸漸體會到民主的優點與其局限。透過定期選舉,人民能夠用選票「換人做做看」,展現責任政治,是民主的優點;但當政黨只有選票的藍圖,沒有施政的擘畫時,民主理想中選賢與能的功能也就沒辦法落實。討好各方的結果,政策反覆,讓人民「無感」,也讓人無所適從。這就是為什麼人民「茫」的原因。

Read more

伸張勞權,台灣需有力的勞工政黨

近日《勞基法》修正,許多人感嘆民進黨背叛勞團,許多承諾說到沒做到,給了勞工團體一種過河拆橋、用過即丟的感覺,而蔡英文總統說她是「家境好的左派」,也在網路上普遍被嘲諷。

民進黨在野時喊左,執政時喊右,固然讓勞團失望,但若深究朝野兩大黨的意識形態,就會發現其實台灣兩大黨都是「資方政黨」。

然而問題來了,既然勞工權益如此重要,事實上,全世界,特別是歐洲國家,左派政黨與右派政黨常常也勢均力敵,尤其在北歐國家,以勞權為中心的政黨,反而經常能夠執政。為什麼在台灣,不管政黨如何輪替,都是資方政黨當家?

這中間,有一部分可能是台灣民眾長期受「資方意識形態」教育,而被馴化為較能接受右傾的治理邏輯。但也有一部分是,台灣目前並無擁有足夠實力的左傾政黨,缺乏有實力也能得到社會大眾信任的左派政黨,或者以勞權為核心理念的勞工政黨。

Read more

十九大之後 大陸對台已不在意…

十九大之後,在我看來,大陸現在對台的心態已經全變了。這將是台灣最大的危機,也是我憂心的事。

現在大陸只是「口頭上」在意台灣問題,「心理上」已不在意台灣問題。因為大陸有自信,時間站在他們那一邊,所以,就放著、拖著台灣,讓已成仇中大本營的台灣,一步步的走下坡,這是一種「理性的計算」。

Read more

大陸給國民待遇,台灣搞千萬除籍?

我想,先複習一下《中華民國憲法》,雖然愈來愈多人已不把《中華民國憲法》當一回事了。

 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憲法第10條)、有結社之自由(憲法第14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憲法第15條);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憲法第17條)。好的,大家知道嗎?倘若你在大陸地區擁有戶籍或者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護照,這些《中華民國憲法》賦予你的權利,要嘛就直接被侵害,要嘛就是間接被剝奪。因為,你的戶籍會被撤銷,你的中華民國護照會被註銷,這將使得你無法「自由遷徙」;無法行使「選、罷、創、複」的權利;而你的工作、財產當然也將受到影響。而這些,都是號稱自由、民主、在乎人權的台灣,在中華民國憲法中明文賦予人民的權利,但政府卻可堂而皇之地限制甚至奪取。我不知道,這樣的台灣到底還有什麼立場,自稱是民主法治的人權國度。

Read more

兩岸30年,台灣莫讓溫水變沸水

中共十九大落幕,正好時值台灣開放大陸探親30年。30年前,筆者先後擔任紅十字會祕書長與海基會祕書長,協助老兵到大陸返鄉探親,就是我當時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撫今追昔,我的心中確實有著許多的感慨。對比兩岸今昔,大陸崛起,台灣卻面臨日益嚴重的內耗與邊緣化的困境,台灣若再不振起,溫水終會、甚至恐怕是即將成為沸水,屆時,要跳出困境,再思圖變興,只怕也為時太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