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宪法、人性和社会对话

社会对司法的期待,渐从“独立”走向“回应社会变迁、让人民有感”,司法改革已从法界喃喃自语,变成全民议题。笔者常自问:司改到底要改什么?对一般人来说,司法是什么?

或许先从下述判决试着思考。

彰化一男子喝了烧酒鸡汤后驾车擦撞,以酒驾被判刑二月。然而他曾获无期徒刑,已假释近十年;这个轻罪判决将导致假释被撤销、入监执行无期徒刑残刑。上诉后,二审法官审酌他自新表现良好,原判将导致惩罚过重,因此改判免刑。 Read more

寄语毕业生:及早找到你的北极星

大学毕业生大学毕业生。(中时报系资料照)

诚如“毕业典礼”的英文叫做commencement,也就是开始的意思,恭喜同学们展开另一新阶段。你们知道宽阔的视野与胸襟对人生多么重要,也将会不断提升自己;这让你们有能力因应未来世界的变化,还能成就许多好事。

有报告说,成长在全球化及网络化时代的你们,可望活到100岁,比目前平均寿命多了20岁。人生可多出几个阶段、有更多选择。孔子说“后生可畏。”仰望着你们的未来,就像夜空中满天繁星般,有无限可能。然而,选择很多,就担保你拥有精彩愉快的人生吗?当然不,那也可能让人愈犹豫,注意力失焦、不够珍惜,甚至迷惘、随波逐流。 Read more

【报导】东吴毕典 陈长文勉学子:勿当法匠 寻找人生北极星

东吴大学毕业典礼,陈长文律师致词祝福毕业生。图/东吴提供

2016-06-19 13:18 联合报 记者冯靖惠╱即时报导

东吴大学104学年度毕业典礼于6月18日及19日一连2天举行6场次毕业典礼,东吴大学校长潘维大恭喜毕业生完成人生重要阶段,致词中勉励毕业生,要具备使命感,胸怀大志去做事,更要关心家人、朋友及社会国家,迎向未来无限的挑战。

校友总会荣誉理事长唐松章代表10多万东吴校友,欢迎毕业生踏入社会,唐松章说,道德与仁爱是立国根本,法律与观念要与时俱进,期许法学院毕业生以校训精神“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提醒自己,要培养善良心胸,公平公正地执行法律,避免成为恐龙法官。
Read more

【东吴法学院毕典致词】寻找人生的北极星

院长、老师、同学们与家长亲友,大家好

恭喜同学们完成了东吴法学院的学程,要展开下一个阶段了,毕业典礼叫做commencement,就是这个意思。

父母老师的骄傲
你们很骄傲地从东吴法学院毕业,你们也是父母、老师们的骄傲。你知道宽阔的视野与胸襟对于人生是多么重要,你将会不断提升自己;这让你不但有能力因应未来世界的变化,还能成就许多好事。 Read more

罕病花朵飘出的正义芬芳

罹患“先天性肌肉失养症”的考生吴沂庭,今天在高师大试场参加学测,老师送她“追分、成功”求幸运。记者徐如宜/摄影(联合报系)

报载高雄新庄高中吴沂庭女同学,罹患先天性肌肉失养症,体重十四公斤,擦橡皮擦都费力,由于常为不公义的事抱不平,立志从事法律工作,令我很感动。

笔者曾说,希望所有掌握权力或财富的人,家中都有身心障碍的孩子或家人。他们将能体会弱势者的辛酸,更能善用资源帮助需要的人。这份期待绝不是诅咒,而是祝福。也许唯有如此,礼运大同篇“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理想才能实现。 Read more

【陈长文序】理律五十,为善者成

【陈长文序】理律五十,为善者成

《理律・台湾・50年》新书—(陈长文)以往我不常回顾过去,一是因为父亲在我五岁(民国卅八年)时奉命从台湾返回四川,在战役中捐躯,母亲独自照顾四个孩子成长,家中难以容纳回顾的悲伤。二是因为,生在台湾励精图治的年代,绝大多数人都是向前全力奋进,认真求学、就业、投入社会,为家也为国贡献心力,目光专注前方的同时,也就少了回首故道的心情。

转眼我已年逾古稀,自从国外完成学业回国,教书、参加理律法律事务所,已超过四十三年。有了年纪,尤其在母亲十年前过世以后,我思念双亲、思念起成长的时代;我开始回顾,不只是个人走过的痕迹,更多的是自己与所投身的环境融合交织的脉络。在生命的浮光掠影中,理性的执著与感性的激荡不断交错,谱出一篇篇充满感恩的回忆。而这一段人生最精华的岁月,跟“理律”密不可分。 Read more

【陈长文专文】全观的法律人

收录于中华民国全国律师公会全国联合会主编之《梦想、责任与祝福:给新进律师的50封信》

恭喜你加入律师行列!这是崭新的经验,也是挑战的开始,心中固然满满喜悦,可能也忐忑满怀。想像你此时的心情,不禁让我想起学生分享的真实场景:在一场法律人的婚礼中,担任证婚人的法学教授问那女孩:“妳愿意嫁给正义(Justice)吗?”

其实这也是我对你的誓词之问─“为何学法律、当律师?”贾伯斯曾经勉励年轻人记住佛家的“初心”,但初心若无根,职涯恐如浮萍漂摇不定、无法应对挑战。

1963年我以“第一志愿”进入法律系,但大学四年,从未见过股票、没去过律师事务所也没进过法院,戒严时期的选择并不多,司法更常“尊严扫地”;出国留学四年,有了较多体会与方向,也因此投入超国界法领域。

28岁开始教书、29岁加入理律法律事务所,31岁开始执行律师业务,迄今已经迈向第42个年头了。今日法治环境有成、社会多元日新,不仅法律系成为许多年轻学子的第一志愿,法律更是电影、新闻、文学的热门题材;这个过程,分别照映着不同年纪的自己,“若从头来过,如何做的更好?”我自问。

今年71岁的我,尝试分享一些不同职涯阶段的总结和思考;期待也相信你一定会做的比我更好。“法律人是庄严的承诺”,未来的命运形象,从今天起就与法治环境紧紧相连。这封信,不仅写给新进律师如你,也分享给其他法律人,尤其是法律职场的新鲜人,如法官、检察官、企业法务、公务员等。

职涯基础:良知与本事、职业与志业,生活与生命

有一则网络笑话是这样的:

一名美国大学教授死后飞进天堂,上帝带他到一间小屋前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教授住了几天就嫌地方小、出门还得排队搭公共汽车。

一星期后,一名律师邀教授到他家作客,教授惊讶发现竟有多间卧房、客厅和餐厅,甚至还有网球场、游泳池,出门也有轿车代步。

 教授不满地抗议著。上帝眉头一皱,百般无奈地说:“是这样的,其实这五百年来也就只有这一名律师来到天堂…。”

“良知”与“本事”是走稳法律之路的两大基础。良知是绝不能妥协的指南针,屈服名利诱惑者,要知迷途难返;本事的精进,则是没有尽头的终身学习,也是对职业的尊重。

兼顾二者、坚持精进并不容易,但一旦习惯后,其实就像健身运动一样自然而愉悦,喜见成长。这是我对法律人最深切的体悟和期待,很简单、也很难;想当然、现实却不理所当然。

2014年,我在体检时发现心血管严重堵塞。接受支架手术的前几天,一场两岸三地学生活动中,一名学生问:“法律人如何看待‘职业与志业’的关系,而在利益挂帅的律师行业,又怎么在‘生活和生命’之间取得平衡?”

我回答:“缺乏使命感的法律人,法律只是满足生活的职业,不是志业,更不是生命;但有使命感的争气法律人,法律是职业也是志业、是生活更是生命。什么造成这差异?就是你我心中的良知!”

这一问答,让我再一次于手术前的生死反刍中,回溯人生历程,盘点经历点滴。我感到自己只是一位万分幸运的人,数十年律师生涯,累积了生活与生命,也成就了职业与志业。更因为有理律法律事务所同事的支持,我才能在包括学校、红十字会、海基会及国际法学会等公益团体当志工,有更多机会奉献。

让我透过两种人生对比,和你分享这体会:托尔斯泰(Leo Tolstoy, 1828-1910)笔下的虚构人物伊凡.伊列区(Ivan Ilyich)和国际红十字会创办人亨利.杜南(Jean Henri Dunant, 1828-1910)。

俄国沙皇时代的伊凡,聪颖用功、仕途顺遂,任职高院检察长,生活富足。一直到了生命终点,伊凡才惊觉原来没人真正关心他,就像他这辈子始终维持“优雅而冷漠”的办案风格、根本没关心过别人、也从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

亨利本是位年轻有前途的银行职员,偶然路过战场见证战争的残酷与冷漠,因此决定奉献一生,成立中立的国际人道救援组织,救人无数。老年时(1901年),他的事蹟被发掘,获颁首届诺贝尔和平奖,但他仍一本初衷,将奖金捐做慈善。晚年长居养老院,在贫病中往生的他,却带着全世界的尊敬与爱。

诚如康德所赞叹世上三大至美“天上的星星、地上的花朵、人的良知。”若法律人一生只有生活职业,没有良知指引生命志业,从何绽放出星光般的生命之花?与丧失灵魂的法匠躯壳何异呢?

新境能力:全球化、超国界、跨领域

另一则网络笑话则是这么说:

俄国人、古巴人、美国人和美国律师四人同乘火车。

俄国人拿出一瓶伏特加酒,豪迈地喝了一口后,骄傲地说:“伏特加是世上最好的酒,不过实在太多了,洒了也不可惜。”说完,他把整瓶酒扔向窗外。

古巴人缓缓从盒中抽出雪茄,点燃吸了一口,自豪地说:“古巴雪茄闻名全球,可是产量太大,丢掉也不心痛。”语毕,他将整盒丢出窗外。

此时,美国人突然站了起来,毫不迟疑抓着那位美国律师推向车窗…。

律师录取率提高,日渐丰沛的人力逐渐改变律师业生态,也传出律师市场饱和、流浪律师现象。但台湾在法治深化、接轨超国界法治还有长路要走,这不正是法律服务市场的一片蓝色汪洋吗?

1972年我完成学业,返国投入教育与实务,当时法规范与案件都相对单纯。1987年解严后,社会的多元化反映在法律体系,紧接着全球化脚步加速,跨国交易日趋频繁,加速法规范融合效应,法规数量遽增,在超国界、跨领域交互影响下,案件尤为复杂,诸此现实让律师无法侷限于传统执业模式。

“今天的伦理,明天的法律”;法律是社会总体价值集合体,由自律到他律,道德、伦理、法律形成动态规范系统,多元价值在其中不断碰撞、激荡。然而,跨文明多元价值的高速交错融合,对规范形成一大挑战;例如死刑、尊严死、同性婚、弱势族群、环保,甚至跨国并购、智慧财产权、跨国诉讼与争端解决机制等议题,亦需法律人投入为社会寻求沟通、获取共识。

而源自西方的民主、法治、人权等当今主流价值,如何兼容不同文明,普世落实、精致深化,也已面临瓶颈。

尽管面对上述全球化、多元价值、跨越文明的新时代难题,我们仍可审慎乐观,因为在全球70亿人和古今时空中,自有足堪借镜的法律智慧,这正是我们提升个体竞争力与总体幸福的突破机会。正如2012年联合国法治宣言所示:联合国三大支柱“人权、和平、永续发展”,非法治无以为功。法律本为成就总体幸福,三大支柱亦为我们宪法的承诺。

因此,法律人必须具备“超国界思维、外语能力”,以跨文明、超时空格局激荡新解方。回顾数十年来的法律増修,亦可看见外国法制、国际公约及其实践的影响,如劳基法、竞争法、证券交易法、智慧财产法、民刑事实体及诉讼法等,不胜枚举。

何况,台湾的国际现实更不容法律人坐井观天。退出联合国的台湾,已与国际脱轨四十年;如何在“全球化、两岸关系”两大挑战中,组构符合时代需求的法治基石,以因应人类共同挑战?法律人责无旁贷。我们2009年以“施行法”将条约内国法化(如: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等)正是克服挑战的著例。

鉴于此,美国大法官、前首席联邦政府律师Elena Kagan,在担任哈佛法学院长时即表明:课程必须完全跟上时代,才能因应21世纪新的法律世界。(Curriculum 2.0:A Curriculum Without Borders),她认为好的律师是好的问题解决者(Great problem-solvers.),也是领导者(Leaders)。

为了让毕业生称职扮演角色,哈佛法学院规划新课程,让学生具备“分析能力、实践经验、跨学科的工具组合”及“全领域、跨国的法律制度及法源”,借此因应“事实、法律和伦理问题的复杂综合体”,通盘了解真实的法律世界、法律如何连结其他领域。值得我们法学教育及在职进修借镜。

要成就以上目标,在过去几乎不可能,但在大数据汇流时代不但可能、也必须达到。新科技改变人类所思所行、连结互动,资料取得门槛大幅降低,如何有效快速消化应用巨量资讯,是未来律师一大挑战。因此,无论单独开业或加入事务所,知识管理、融入总体的分享学习必是律师基本功。理律文教基金会自2013年起开办“理律学堂”,正是希望尝试建构一分享、连结的公益学习平台,以集体智慧因应未来。

多元智慧:全观的法律人、为善者成(Doing Well by Doing Good)

第一届唐奖法治奖得主、前南非大法官奥比.萨克思(Albie Sachs)曾提醒:“法律人缺的不是说理(reason),而是热情(passion)。”掷地有声。

对于世界,我们说太多理论、却给太少关心。“情理法、法理情”,在理性与感性的动态天秤之间,如何在法律与社会现实中寻得“正义”?法律是社会科学,需要有温度的人文关怀、对社会的动态感受,绝非艰涩字句堆凿出的冰冷判决,或白纸黑字的百家学说。

每一个案都有独一无二的故事与温度,但不是当前每一法条都必然承载的丰富生命经验与智慧,“习焉而不察”是法治进步的最大阻碍。法律人应透过如海绵宝宝般的求知欲、追求“爱与正义”的热情,和超国界法的体会,永远对现行法令、法院判决、行政处分抱持“总有进步空间”的态度,与时俱进。

例如难以符合“闭锁公司”需求的财经法律、过度彰显主权的“互惠条款”、僵化的“时效制度”等原则制度,是否能有更符合时空环境、人权保障、切合诚信原则的修正空间?又如外国法院的“惩罚性损害赔偿”判决,是否真与我国公序良俗相违?外国判决本文未记载之利息部分是否得于我国执行?诸此问题都值得我们更进一步思考。

这有赖“法律人的全观”要求,对流程、角色、立场、人性的全观,见树又见林。全观的养成,必须勇敢跨出舒适圈,把握任何可以丰富生活、体验生命与感受世界的机会,跨领域、跨出自我与旧观念的虚心学习,点滴扩大视野与心量。

或许已经习惯职场上犀利的言辞交锋、严谨的分寸拿捏,法律人时常坚持己见、得理不饶人,忘了“专业”与“做人”其实是不一样的。全观的要求,不仅训练职业上的全盘观照,也养成以同理心与人相处、注入更多情感关怀,尤其面对因人而起的纷争,切莫只看到纷争而忽略了人。

法律人在社会各部门、各层面从事法治工作,若能实践全观,持续扩大“良知与本事”,从个人到群体乃至于社会,点滴累积就能改变社会。其实,越为自己着想、越自私的人,反而应该越无私,因为把格局放大放远,我们所做的好坏不仅影响群体,也终将影响自己。

美国前司法部长理察森(Elliot Richardson)曾言:“若能秉持良知奉行,政治,是最困难的艺术,也是最尊贵的职业。”法律又何尝不是?取法乎上,成事在人;透过“良知”与“本事”所成就的个案正义、全观法治境界,不正是趋近真善美的艺术结晶?

法律道路上唯一的捷径就是“为善者成”。心怀感恩,奉献良善之心在热爱的工作中,真挚而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才能成就他人与自我。

当“企业社会责任”议题渐受关注时,我不禁想:具公益色彩的律师业,是否应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若能将公益融入事业,改善外在大环境,提升法治竞争力,也能提升法律服务的效能与意义。

“公职律师”(政府律师)新角色,正恰恰突显律师职业的公益性,协助公务员在解释法律、政策制订、谈判议约过程中,提升政府依法行政的品质效能,避免恣意侵害,全方面落实百姓福祉公义。一般律师亦然!

十多年前,理律法律事务所同仁选出“关怀、服务、卓越”作为事务所的核心价值,并于员工手册订定公益专章、鼓励同仁承办公益案件,合伙人协议也明定每年至少提拨可分配盈余一定比例作公益使用。这些其实不只是为公,也是为私;因为我们期望在外界巨变中,“公益无私”渐成理律不变的永续DNA。

最后,请再问自己一次“为何学法律、当律师?”然后,勇敢地走自己的路,永远别忘了自己是谁、别忘了今天的誓言。

问你的同时,我也在问自己。

附记:“家是最温暖的避风港,家人是彼此最无怨无悔的依靠。”“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人生最大遗憾。专注工作之余,也别忘了家庭。父母、祖父母、另一半、孩子等,每位长辈、亲人都有值得学习的丰厚经历与人生智慧,你可曾细细体会分享呢?多加关心、耐心相陪、窝心多问,一定会有更多惊喜;希望大家珍惜家人至爱,这是老天送给我们最珍贵的宝藏与爱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