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偉大力量—向小燈泡母親致敬

今年三月,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一組首度開會,二十名委員中包括「小燈泡」的母親王婉諭、遭虐死男童王昊的姑姑王薇君等人。特別的是,與會委員黃致豪律師正是殺害小燈泡的兇手王景玉的律師。

當會議開始,召集人羅秉成請委員們說說獻給司改的一句話,王婉諭說:「尊重與同理。」王薇君則說:「積極主動,單一窗口,照亮被害人的漫漫長夜。」

長期以來,死刑的問題,即錯綜複雜的糾結在國人的心中,反廢除死刑的聲音在台灣也一直非常強大,從正向言,可以說國人的正義感濃厚,對受害者有一種感同身受的同理心。

然而,另一方面,有些「正義感」卻也蒙上了情緒的色彩。 Read more

彰化地院兒少權判決 冷暖只在一念間

去年底台北大學法學院林院長邀我與進修學士班交流。很高興,當社會對法治的信心不足,還有許多其他領域專精的「同學」蠟燭多頭燒來學法律。

一則以喜,李模教授一九九一年在東吳法學院首創在職專班法律組,如今蔚成風潮,正補足對跨領域人才的渴求。

一則以警,其他領域是否對主流法律人失望,乾脆自入法海? Read more

迴避一中原則 蔡總統不能阿Q

蔡英文總統在年終媒體茶敘時,再次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的共識,然而對媒體追問是否接受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原則」,蔡英文屢次迴避。顯然蔡總統已經打定主義,「不表態」就是她兩岸政策的答案。

無需以「模糊」來苛責蔡總統,因為九二共識的特點也是「模糊」,兩岸同屬一中,但對「一中」的內涵模糊以對。

只是九二共識不模糊的是,「兩岸同屬一國」這點是明確的,中華民國憲法,明定大陸地區是中華民國領土。

蔡總統的「模糊」,顯然比九二共識多上幾個級距,基本上是「顧左右而言他」,想要變身為「棉花糖」,讓對岸想要抨擊,也沒有著力點。但問題在於,現實的外部局勢,容許蔡總統做這樣的處理嗎,或者說,這樣的處理有意義嗎? Read more

垃圾費隨袋徵收 尋找循環經濟轉型密碼

台北市代燒雲林縣垃圾,遭批的柯文哲市長一句大實話「垃圾不分藍綠」頗獲共鳴。畢竟台灣小資源少,在季風氣候吹拂、城鄉緊密供應鏈下,城鄉間的垃圾與汙染防治、防疫等公衛問題休戚與共,並不如你我想像的疏離遙遠。

從垃圾處理反映一國對永續發展的戰略。中央與北市協助外縣市垃圾問題,態度正確,但觀念與方法都落伍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