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法人認許制 該廢了

去年12月5日,筆者收到一封來自經濟部、署名部長沈榮津的函文,內心五味雜陳(意外、感動、欣喜、遺憾、期盼)。

該函正本受文者含司法院、立院法制局、行政院與法務部等47個相關單位,主旨為:「鑒於107年8月1日總統令公布修正之『公司法』,業已刪除「外國公司認許」制度之規定,爰請各相關機關儘速就主管之法規檢視有無配合修正之必要。」副本唯一的受文者是筆者。 Read more

回應法務部─財團法人法「回復」條款 恐成濫權者溫床

筆者《天堂不撤守》專欄10日〈從財團法人法看自詡萬能的政府〉一文,對明年2月上路的《財團法人法》,認為政府有自以為萬能,經營績效超過民間的傾向,部分條款恐違憲。

法務部發布新聞稿,指筆者該文對於新法規定與部分事實有所「誤解」、「以訛傳訛」。筆者既感謝法務部的回應,也對回應的某些內容感到失望,願以此文請法務部「指教」。 Read more

給大陸憲改時刻的建言

大陸兩會3月初開幕,將啟動修憲工程。這是1949年以來,中共在大陸進行的(至少)第九次憲法的制定或修訂。

本次修憲,二中全會確立「對憲法作部分修改、不作大改的原則」,筆者肯定此點。因為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任何法律不得與之牴觸,有其權威與穩定性,不宜動輒就憲法所規範的國家根本制度或原則大幅修改。

肯定此點之餘,筆者也要強調,維持憲法穩定性固然重要,但這並非代表憲法文本、憲法實踐應一成不變。憲法是社會契約,隨著社會快速變遷,既有的憲法條文可能早已脫離社會現實、或有保障不足之虞,自有與時俱進的必要。

相信中共中央也充分認識到這點,習近平主席才會在19大提出在「新時代」思想下,增加國監委,並主張落實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要求。也才規劃修憲,將「習近平主席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憲法。

Read more

沒電子連署 公投玩假的?

陳長文發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陳長文發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去年十二月,公投法大幅修正,下修了連署與通過門檻,並且立法明定以「公投綁大選」為原則,也讓今年的公投提案百花齊放,並且都希望藉由縣市長選舉的高投票率,來讓直接民意有表達的機會。

然而,公投法雖下修連署、通過的門檻,但是真正決定性的影響,在於以法規明訂電子連署系統的建置。

過去的公投,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二大黨有足夠的組織能力連署幾十萬份公投成案,只是在投票時,投票率無法達到門檻。因此公投法連署、通過門檻的下降,確實有利於公投的成案。

但是對於一般民間團體來說,即便是下修後的連署第二階段的廿八萬人門檻,還是極為困難。不是說提案沒有廿八萬人支持,而是要如何接觸到他們呢?

Read more

不是惡因 陳師孟是惡果

這些年來,我和許多關心台灣司法的人最感痛心的事是,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司法獨立已蒙上極大的陰影,特別是當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表示要用監察權去查辦判決不合己意,也就是判決結果對民進黨人士不利,而對國民黨人士有利的法官。這種以「判決結果」合不合意,而非以法官在行使職權有無事實上之不法行為,做為其動用監察權的標準,將明顯構成監察權的濫用。不但破壞了憲法的權力分立原則,更破壞了司法的公正與超然獨立。如此一來,人民在面對司法案件時,尤其涉及政治人物時,都可以很正當的懷疑法院,真的會做出公正的判決嗎?

然而,即便如此,外界解讀,此「反妨害司法公投案」在「反陳師孟」,卻也是不正確的解讀。

Read more

一個國家,良制是原則,兩制是例外

日前,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先生投書《人民日報》海外版,強調「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我感到好奇,陸方應該清楚台灣不同於港澳,為什麼依然要試圖在「一國兩制」的方向前進?

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的身分在北京面晤中共副總理吳學謙,當時擔任中共中央台辦祕書的孫亞夫就坐在吳副總理旁邊。吳副總理先提到「一個中國」原則,筆者回應:「沒有問題,因為《中華民國憲法》(和《國統綱領》)就是主張『一個中國』」。吳先生接著又提出「一國兩制」可以適用於兩岸關係,我認為他心中想到了97年之後香港和大陸的關係,因此,我對吳先生回以:「一國兩制」適用於港澳的回歸固然極有意義,但是就兩岸關係而言,「一國良制」應該是更好的選擇。事後我才曉得「一國良制」是經國先生在80年代回應中共領導人的主張。

Read more

陳師孟正在清算未來的蔡英文

說起「法治」二個字,對於不是學法律的人來說,有點抽象,有點模糊,有點隔閡感。我也不想用太學理的方式來談法治,我用一句話,來告訴大家,什麼是法治?

法治就是蔡英文的守護神!而陳師孟,正在殺害蔡英文的守護神!

Read more

民主,還能讓台灣驕傲嗎

陳師孟一席準備要清算法官的講話,讓人瞠目結舌,但更讓人驚訝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進黨團的全票通過,1張不同意票都沒有。這表示陳師孟並不是一個個人,他代表的是民進黨內的一種集體價值觀。

三權分立,講究的是互相制衡,沒有哪一權獨大,而今天民進黨卻企圖利用手中的行政權與立法權,去創造一個「太上司法權」,讓監委去騷擾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當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時候,台灣的民主就已經變成了一種任期制的獨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