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藍圖,人民當然「茫」,該覺醒了

二○一七年即將到了尾聲。《聯合報》選出今年的年度代表字為「茫」。這一年,整個台灣「從內到外」都「茫茫然」,我覺得「茫」作為今年的代表字十分貼切。

台灣的民主曾經是世界人人稱羨的制度。解嚴三十多年過去,人民也漸漸體會到民主的優點與其局限。透過定期選舉,人民能夠用選票「換人做做看」,展現責任政治,是民主的優點;但當政黨只有選票的藍圖,沒有施政的擘畫時,民主理想中選賢與能的功能也就沒辦法落實。討好各方的結果,政策反覆,讓人民「無感」,也讓人無所適從。這就是為什麼人民「茫」的原因。

Read more

【轉載】羅智強觀點:恐嚇陳長文?北檢好大的官威、好厚的臉皮

作者:羅智強(前總統府副秘書長)

最近北檢不斷的發新聞稿重批陳長文律師,還拿出律師倫理規範恐嚇威脅,我只有一個感覺,「北檢好大,我們好怕」。

容我一個一個來談北檢數波批陳長文聲明的荒謬處。
首先,北檢拿律師倫理規範來嚇唬人,我要説的是,北檢不覺得可恥嗎?我還真是第一次見識到有檢察機關公然恐嚇律師,不得為公眾評論。

Read more

【報導】法遵與健康

漫畫◎圖文/譚淑珍

日前理律事務所與工總合辦「兩岸投資法遵管理論壇」,談的是「環安」與「全球稅務分享」的議題。陳長文可以從他與工總理事長許勝雄兩人的閒聊、法遵與個人健康變成是「一回事」。

會前,陳長文與許勝雄兩人聊到他們這一輩與父執輩的台灣企業家們,一生都在為事業打拚,最後,許勝雄說了一句:「我們都會做到死…。」

Read more

洗錢防制 執法才是關鍵

去年兆豐銀行紐約分行因未遵循洗錢防制法令遭美國政府課處天價重罰,引起國人譁然,隨即也帶動我國《洗錢防制法》的全面檢討修正,如今新法已在6月28日全面施行。

我國作為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的會員,雖然於1996年制訂了亞洲第一部防制洗錢專法《洗錢防制法》,但因為之後的修正幅度有限,且未持續關注洗錢犯罪的態樣變化,與國際洗錢防制規範同步更新,最終反而讓我國掉落至APG需再觀察的追蹤名單。

此次新法上路,除履行會員的義務,全面翻修我國落後20年的洗錢防制法制外,行政院更於今年3月成立「洗錢防制辦公室」,希望順利通過明年的APG國際評鑑,力求擺脫洗錢防制落後的形象。

Read more

詹保男先生國賠案 呼喚獄政的同理心

法務部日前揭示六大司改重點,包括推動「受刑人處遇、假釋」的司法救濟制度。近日就有一個令人萬分遺憾的故事,提醒獄政改革腳步萬萬不可再拖延了。

已故受刑人詹保男的家屬指控,台北監獄、矯正署明知詹男已患食道癌,儘管外部醫師建議其返回榮總治療,卻自五月起接連駁回其保外就醫請求,導致病情延誤,七月十四日於准許後一周就死亡。家屬請求國家賠償一百六十萬元;一審勝訴,二審敗訴(尚可上訴第三審)。

本案重要爭點是保外就醫的法律定性。矯正署稱是「國家恩惠」;一審台北地院參酌《公政公約》施行法,認為「是受刑人的權利,不是國家的恩惠」,詹男這項權利受侵害,導致病情延誤。二審高院則認為並非權利,雖然監獄有兼顧受刑人「生命權、健康權、醫療權」的職責,但獄方照顧及裁量並無過失,改判詹家敗訴。

Read more

19大前夕 想望習核心領導下的憲政曙光

中共政治局會議 點名治金融亂象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新華社)

或許因父親於國共戰爭陣亡,也或許在紅十字會、海基會服務時期,見證兩岸破冰過程,也或許是我習法數十年,我對中華民族的法治進程有深重使命感,最後化約成一個提問:既然兩岸都宣稱為人民幸福,何不讓中國「人民」自己選擇要哪一種制度?

1987年解嚴並開放兩岸交流迄今30年,大陸發展有目共睹,也希望未來30年,北京能擁有「讓人民自由選擇」的自信。

1991年我與海基會同仁訪問北京,提出「一國良制」主張來回應「兩制」論述,盼藉此邁向和平、自由、合意的統一。近三十年奔忙,看到無數百姓故事,我對臺灣制度改良常感緩不濟急,也曾對推動大陸法治感到無力、灰心。

Read more

司改會議遭挫,蔡英文應虛心補救

蔡總統出席司改國是會議籌備會
總統蔡英文出席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並致詞。(總統府提供)中央社記者呂欣憓傳真 106年2月13日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繼台大教授林鈺雄後,律師陳重言跟進退出,甚至傳可能湧現「退出潮」,會議公信受挫。之所以會有成員不滿程序的情形,常是因為會議結論「似乎」已有成見,參與只剩「背書」作用。

本會議初衷良好,以邀集多元專業人士民主審議,擴大司改的專業與多元;但因無特別法源,體制上仍是總統的幕僚諮詢會議,成員由府方邀請。而總統畢竟代表行政權,應留意政治避嫌。

本會議功能除了「集思廣議」之外,很重要一點就是以成員的清望來為司改提供社會能量。因此,會議程序的透明對於結論的說服力至關重要。但是,有總統本人參加的籌委會卻被指為「閉門會議」,討論過程不能公開,的確不應該。所謂「籌備」通常指程序規畫,有何不能公開?而不同組別,卻對相同議題重複討論,也顯示了會議對「解決歧見」的努力不足,讓各組之間,對於他組的討論顯得互不尊重,甚至疑似因預設立場,所以想重啟爐灶翻盤。種種情況易讓外界有「結論已經預設」的想像。 Read more

太陽花兩判決 「有感司法」的角色挑戰

太陽花攻占行政院案宣判
太陽花學運之「三二三攻占行政院」案,台北地方法院10日審結並宣判。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集人魏揚(前左4)等10人,被控涉犯煽惑他人等罪,均無罪,全案可上訴。其餘包括陳建斌、黃國揚等11名被告,涉犯妨害公務、損壞公物等罪,分別被判刑3月到5月不等刑期,均得易科罰金。中央社記者吳翊寧攝 106年4月10日
太陽花案一審無罪 檢:收判後再研議是否上訴
太陽花學運一審無罪召開記者會。(陳志賢攝)

學運占領立法院獲判全無罪、行政院部分獲判一部分有罪、一部分無罪(下稱L判決及E判決)。如筆者前文〈學運判決,憲法與刑法多板塊擠壓的斷層〉,本案是一複合問題,答案並不絕對,兩個判決持不同意見,本是法庭常態,論理的異同之間更是民主法治的難得教材。

鑑於各界的疑惑、司法見解的適用爭議,檢方日前已就L判決提上訴,我們期待第2審的理性交鋒。

筆者本文想談談兩判決最大的不同處,也就是面對核心問題「占領行為是否違法?」分別論證,並從中觀察兩法庭的自我角色設定。

先要釐清的是,嚴格說來,占領行為其實不在法院審理範圍。《刑法》〈妨害公務罪章〉(非告訴乃論)並無「侵占公署罪」;而兩案的「侵入住居罪」(告訴乃論),由於立院未提告、政院也撤告,法院無法審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