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悅遠來,北京與王道的距離

隨著美國大選時程的逼近,美中的對立越來越顯性化,台灣也必然涉入其中。美中不僅是經濟與科技的競爭,也是雙方「制度」的角力。北京當局是讓大陸人民的平均生活水準,達到史上的新高點,但與王道,始終尚有一段距離。

人民日報拒絕美國駐中大使的投書,是雙方制度差異的一個縮影。我們可以理解人民日報的苦衷,作為中共的官方媒體,無法刊登與政府立場不同的文章。但拒絕刊登,也有另一個角度的說不過去,畢竟任何人,包括中共駐美大使在內,都可以自由在美國發表文章,論述與美國政府不同的意見,那為什麼北京無法給予他國外交官同等的空間呢?

言論自由是個表徵,這個表徵反映著許多本質上的差異。值得慶幸的是,今日的北京當局,並不僅以「大國」、「強國」為滿足,而希望成為一個近悅遠來的「王道之國」,筆者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北京當局會將這個差異補足。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索馬利蘭「建交」事件:從承認到認清自己

9月9日,索馬利蘭共和國(下稱索國)駐台代表穆姆德大使(Amb. Mohamed Omar Hagi Mohamoud)在台北揭牌「索馬利蘭共和國駐台灣代表處」,繼中華民國駐索國代表羅震華公使8月17日在索國首都哈爾格薩揭牌「台灣駐索馬利蘭共和國代表處」後,啟動雙邊關係。

回顧事件始於7月1日,外交部長吳釗燮於記者會宣布我國早於2月26日(4個多月前)與索國外長簽署「議定書」,雙方互設代表處並將依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處理外交人員禮遇等。記者提問時,吳部長答覆與索國「不是正式邦交,沒有使用中華民國」、「代表處方式最符合彼此利益」、「高度官方性質代表處關係」。而外交部臉書貼文揭牌台灣代表處無「中華民國」,認為少了「贅字」、感到「酥胡」之輿論風波,讓關心超國界法問題(transnational law)、國家定位及兩岸關係的筆者關注此事,爰分享淺見。 Read more

一中原則才是活舞台

近日捷克議長率團來訪中華民國,更在立法院裡發表演說,演說的最後仿效當年美國前總統甘迺迪於1963年訪問西德時,為表示對柏林人的支持所言「我是一個柏林人」,因此自稱「我是台灣人」。然而,演講完畢捷克議長也不忘特別強調雖自稱台灣人,卻不認為違反「一中原則」。另外,上月底所舉行的美台經濟合作展望線上研討會,與會的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在演說中強調,美國長久以來的「一中政策」並無改變,美國對台灣的主權問題也不會表示立場,會持續與台灣保持友好的「非官方關係」。

兩件事情對於中華民國能見度提升或有幫助,但值得關注的是這兩位「客人」都比「主人」來得清楚,一切的交流與前提仍是建構在「一中原則」之下。不是友邦、也無邦交,嚴格來說依舊是「非官方」的互動與交流。這些交流有總比沒有好,「官方」與「非官方」也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交流了什麼;做人也是如此,不是嗎?但假如執政黨藉此誤認互動的本質而「藉機謀獨」,以為外國人們的所作所為均是對「台獨」背書,不僅是對於自我價值與中華民國國家認同之背叛,更把台灣推向戰爭的危險邊緣,領導人該戒慎恐懼而非醉夢於自我想像的「外交泡泡」之中,甚至把歪腦筋動到在國際上作為代表中華民國子民的「護照」之上。 Read more

中華民國 僅此一家、絕無分號、無須加註!

近日兩件事都與「中華民國」有關。其一,外交部去「中華民國化」,在官方臉書輕率明示本月索馬利蘭台灣代表處揭牌因未有「中華民國」國號而認為少了不必要的贅字、感到「酥胡」;其二,筆者重讀去年底清華大學教授楊儒賓所撰《正視國府渡海遷台的日子》一文。

對比之下,兩者對於「中華民國」的解讀與觀感截然不同。在楊教授筆下是一個讀書人對於中華民國近代史的忠實陳述並且替看似落難的「中華民國」打抱不平。

楊教授一針見血指出假如沒有國府四度遷都,民國38年4月,南京遷廣州;10月,廣州遷重慶;11月,重慶遷成都,12月7日經行政院會決定從成都渡過大江大海到台北,歷經比共軍兩萬五千里長征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南渡至台北,便沒有這部延續自民國35年起制定於南京、象徵中國現代化的首部華人憲法;沒有憲法便沒有「政府組織」與「基本人權」,所有今日習以為常,宛如空氣般的民主、自由、法治,將因中華民國之不存,而無以安傅。國府南渡代表中華民國得以永續,否則中華民國早已是歷史名詞,怎能不銘記在心? Read more

孺慕與感恩─講於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追思會

主持人少康先生,龍斌、還有海雯、海晏、海玲、海琪,郝家的家人,馬前總統、各位貴賓,大家好。

首先,我要謝謝龍斌以及家人邀請我,在郝總長、郝院長的追思會上致辭。

溫暖而富同理心

令人敬愛的郝總長、郝院長離開了,長文心中固然萬般不捨,但郝先生出將入相、並以一百零一歲嵩壽安詳辭世,為他波瀾壯闊的一生劃下圓滿的句點,我其實是替他和家人高興的。

接下來的幾分鐘,請容我跟大家分享我所認識「溫暖而富同理心」的郝先生,此外,我也感謝郝先生撰寫的回憶錄和他對《蔣公日記》摘註草稿本中精實的分析,讓我數十年來關於家父陣亡的困惑獲,得了智慧的開示。 Read more

從法制到法治是兩岸共同的難題

據報載,本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機關報《法制日報》創刊屆滿40周年,為使報紙名稱更能體現「中央精神」,就在這天《法制日報》經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司法部同意,並報新聞出版署批准更名為《法治日報》。自1980年1月1日創刊、深具黨國色彩的報紙,在慶祝辦報40年之際,將「法制」一詞由「法治」取代,雖僅只是一字之別,卻讓30年來幾度期望到失望的筆者,願意再相信一次,畢竟兩岸法治若能彼此借鏡、互相砥礪,才是全體華人之福,國家之幸。 Read more

莫因一黨獨大讓民主法治成了脫韁野馬

近日接連兩周立法院臨時會熱鬧非凡,前有監察委員人事審議,後有《國民法官法》漏夜表決,雖然討論的內容不同,痛心的是這會期立法院一貫的態度可謂「使命必達」!然而,此現象讓筆者細思極恐,難道在一黨獨大後的民主進步黨許多該有的程序正義已淪為不必要的堅持?哪怕只是過場、走個形式都嫌多餘,程序正義不復存在,民主已成為名存實亡的口號,我們離獨裁還有多遠? Read more

兩岸重開機只需要一個小朋友

民進黨籍的考試委員提名人吳新興,在立法院接受詢答時,坦承「民進黨不是台獨黨」,這可以說是公開戳破了民進黨的國王新衣,接下來考驗的反而是國民黨該如何應對。

一直以來,民進黨的兩難困境是:推動台獨,國際框架不允許;不推動台獨,又會引來基本教義派「背叛」的質疑。蔡英文總統上台後,終於找到解決的方法,她一方面維持「終極統一」、「兩岸一中」的憲政體制;一方面找到機會,就與北京當局互嗆,來讓青年族群覺得民進黨是站在北京的對立面。

除了轉移獨派壓力外,「仇中」對於民進黨,還有兩大好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