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谈判之后-再由法律观点谈中美关系

经过两天谈判,美国代表团已于昨日下午离华返国。虽然此次谈判有助于双方了解彼此之立场,但双方立场之悬殊却是相当明显--亦即我们坚持中美今后之关系应建立于官方之基础上;而美方仅拟于非官方之基础上与我维持关系。此次谈判之无结果并未出国人之预料。美方之立场无疑地是“配合”其与中共在本月十五日联合公报之声明:即美国承认中共政权为中国之“唯一合法政府”,而“在此意义内,美国人民将与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业和其他非正式的关系。”对于美方之立场,我外交部次长钱复先生、部长蒋彦士先生及总统蒋经国先生先后均强调中美今后之关系必须建立在官方之基础上;其理由至明,盖唯有于此基础上,双方方得建立永久(有别于暂时)及原则性(有别于例外)之法律秩序,进而得建设性地促进双方(政府及人民)之利益,维护亚太地区之安全。对于我政府之立场,我们表示拥护外。本人并借此补充本人于联合报廿六日所做之讨论: Read more

美匪建交我们应持之态度

本月十五日美国总统卡特宣布美匪定于明年元月一日“关系正常化”,明年三月一日互换大使(邓小平并将于元月底访美)。此项决定损害了在台湾中华民国政府及人民之利益,实为亲者痛、仇者快。卡特所做终止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及中美官方关系之决定的合法性,将由美国国会及司法机关认定,吾人不愿置评。另据报导,美国政府将派一由副国务卿克里斯多福率领之七人代表团于廿七日访华,其目的为讨论今后中美关系之有关“调整”事宜。卡特政府为实行其十五日宣言内容所列之时问表之仓促性,除显示其缺乏对待历史上友邦所应持之基本礼节外,尚且暴露了其做成决定过程之轻率程度。唯这段短短时间内中美关系之发展,无疑的将对我政府、全体人民以及自由世界之安危具有极其重大之影响。有鉴于此,本着爱国家、爱同胞、爱自由之胸怀,于美匪关系正常化尚未完全实现之前,爰提出下列建议,供我政府及同胞参考: Read more

“治外法权”之商榷

编者先生:

今日拜读贵报副刊“读者、作者、编者”一栏所刊李之衍先生来函指出陶希圣先生‘八十自序’中误用“治外法权”一词表示“领事裁判权”;其见解正确。唯李先生复指出:“治外法权”即英文”Extra-territoriality”并为国际法之通则,一国不应放弃,亦不可放弃云云。此项陈述,实犯有两项错误。

一、“治外法权”乃指任一主权国家或其代表(如外交官、驻军等)依国际法或条约于另一主权国家境内享有管辖、执行之豁免而言,其英文为”Ex-territoriality”。而”Extra-territoriality”,依文义可知,仍指一国于其境域之外行使管辖权,如领事裁判权是(Consular Jurisdiction)。

二、治外法权虽为一主权国家因国际法或条约所得享有之权利,但绝非不可放弃:反之,就伸张法律正义而言,有时应予放弃,而接受他国法院之管辖(如外交官犯谋杀罪时,派遣国应可放弃该外交官之治外法权而准许接受国法院之管辖与判决)。敬祝

编安

陈长文上

【1978-11-28/联合报/12版/联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