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建構關懷的長城

建構關懷的長城!
怎麼做?編愛心預算
要下決心,金錢與時間不挪作他用 年輕人,從虛無網路人際關係走出來吧!

【記者楊湘鈞、蘇位榮╱台北報導】
幾位反冷漠大使昨天在「建構關懷的長城」座談會中,討論反冷漠的具體作法。高希均與王建?提出了「愛心預算」的構想,陳長文建議建立社會典範,侯文詠呼籲以文化影響政治,徐木蘭希望讓年輕人了解網路以外的實體人際關係之可貴,高希均更鼓勵大家都來做「關懷的長城」的磚頭,世代永遠傳承。

高希均提出了三點反冷漠的具體構想。第一,每個人預先估算自己投入公益捐款的金錢比例;第二,衡量自己的力量及欲挪作公益的時間;第三,舉辦徵文比賽之類的活動集思廣益,想出更多的反冷漠好點子。高希均回想起與大陸民主鬥士方勵之的對話。他問方勵之希望人們怎麼記得他?方勵之回答:「我希望是長城腳下的一塊磚頭。」反冷漠運動要建構「關懷的長城」,就要像萬里長城一樣,必須人人都來做那一塊磚頭,並且透過世代傳承才能夠完成。

王建進一步補充,「愛心預算」必須事先編列及具體落實,才不會遇有需要幫助的事卻臨時拿不出錢來捐助,更要有不能挪作他用的決心。他還呼籲,媒體在報導政治惡鬥及打殺新聞之外,也應該有「光明報導預算」。

陳長文強調從建立社會典範著手。他以美國前總統卡特為例指出,卡特不論在任或卸任,均積極從事人類關懷工作。如果台灣的政治人物也能如此,定能讓年輕人對未來有所期許。而社會各界更應形塑重視人格品質的文化,從教育子女到甄選、考核員工,都應將人格品質放在第一考量。

侯文詠認為,文化不應成為政治的打手,反而應透過政治參與,引領政治及社會朝正向發展。他指出,例如馬英九面對李前總統的批評,一貫的回稱「老人家的話應予尊重」,即是以文化語言來回應政治語言。

徐木蘭提出了與年輕族群頗能互動的星象學觀點指出,二十一世紀屬於水瓶星座,即更要求自由及有尊嚴,所以她對未來仍然充滿期許及樂觀。但徐木蘭也認為,台灣邁向優質基因族群的隱憂是,年輕人只重視虛無的網路人際關係,而忽略了人際實體的互動。未來必須要讓年輕人知道,實體人際關係的溫暖,絕無法從網路虛無關係中獲得。

【2002-12-19/聯合報/14版/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