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WTO,赴大陸投資的「法」寶

大陸由於成本低廉等優勢,讓不少台灣企業踴躍前往投資;然而,大陸法治尚未完備,台商常到當地才發現問題叢生。陳長文為何認為WTO相關規範,是台商前進大陸的必修功課?在本次玉山小聚上,具備多年法律資歷的他還提出哪些關鍵看法?中國大陸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為了鼓勵外商投資,不斷修訂投資相關的法律。然而,許多台商因為對於在大陸投資的相關法律問題瞭解不夠充份,往往埋下日後導致重大損失的因素。台商在大陸投資,究竟有哪些應該注意的法律問題?台商出走大陸的真正的意義和目的又是什麼? 台灣玉山科技協會在最近一次的「玉山小聚」中,特別邀請理律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長文,針對台商在大陸投資面對的法律問題,發表專題演講,分享他的看法。 ※ ※ ※ ※ 台灣玉山科技協會給我這個「高科技、大陸行、法律芯:前進中國大陸的法律思考」題目時,第一個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一個字,就是法律芯的這個「芯」字。 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呢? 有一種很常見的水邊植物,叫做「燈芯草」,而「芯」這個字,指的是這種草的莖髓。今天的演講,我就用「燈芯草」作主角,當成一個故事的開端,用輕鬆的方式,和大家聊聊「前進中國大陸的法律思考」這個嚴肅而實際的題目吧。

「燈芯草」是變遷的象徵

從植物學的角度來看,燈芯草是一種溼地慢慢朝向陸地演化末期的代表植物。它代表的是一種變遷:當一塊溫潤溼地慢慢乾涸,許多的生物都將無奈地面臨存亡的抉擇,燈芯草就會出現在這個環境裡,代表生物的欣欣向榮和生命個體不向環境變遷低頭的堅毅奮鬥。 這種處境,不正和當前大陸台商極為相似? 1979年,大陸開放改革的政策正在推動;1997年起,大陸已正式躋身為世界十大貿易國之列。許多台商於是將資金外移到大陸,以尋求新的商業契機。 台商為什麼要到大陸投資?這個問題可以從內部與外部因素來觀察。 在內部因素方面,由於近年來台灣低階勞工缺乏、工資及物價上漲、地租高及土地取得困難、環保意識抬頭、抗爭頻仍等因素,使台灣企業經營的成本高出大陸甚多。 在外部因素方面,主要是國際間競爭激烈,傳統產業難以生存而轉赴大陸尋求事業第二春。高科技公司方面,則希望尋找成本較低的產業供應鏈。 相對地,中國大陸的經濟正處於起飛期。在許多成長指標上,多優於台灣,加上其低廉的勞力、土地及原物料成本以及廣大的內需市場,自然對台灣企業形成強烈的吸引力。 但這只是相對的吸引力。台灣的經濟建設發展較中國大陸早,仍擁有雄厚的經濟實力。企業是否移資中國大陸,僅是相對的比較抉擇,而不是絕對的必然結果。 企業根留台灣與前往大陸,對兩岸而言,也不是一個零和的局面。事實上,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台灣與大陸,乃至全球其他國家,對企業而言,都只是進行生產、服務、行銷以創造附加價值的環節之一。企業透過跨岸與跨國的投資合作,使生產資料的配置效率最佳化,最終的目標乃是創造雙贏(兩岸間)乃至多贏(全世界)的局面。

點燃法律的燈芯

在談完企業如何面對環境變遷這個觀念後,接下來讓我們談談怎麼樣掌握投資大陸的法律「方法」。 燈芯草最為人熟知的用途,就是它的芯通常用做油燈的燈芯。想要用燈照亮暗室的人,他要點燃的不是燈油,而是燈芯。對企業經營者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經營者不必、也不可能瞭解所有的法律細節,但必須找到法律的「芯」,把它點燃。 在擔憂產業空洞化的壓力之下,台灣政府從1997年開始,對台商赴大陸投資採取了「戒急用忍,行穩致遠」的政策,規範企業赴大陸投資。從1997年7月15日起,除了單一投資個案金額不得超過5,000萬美元的上限之外,也依照企業資本額或淨值規模,對企業赴大陸投資的累計金額訂定不得超過40%的比例。 此外,政府也對企業資本額規模超過50億以上者採累退規範:超過50億元的部份,赴大陸投資的額度只有30%;超過100億元的部份,赴大陸投資的額度比例降至20%。可赴大陸投資的產業別則採准許制,例如高科技產業,就是在管制之列。 然而,政策的管制,終究阻擋不了廠商追求利潤的行動力。想要赴大陸投資卻不得其門而入的台灣企業,集結一股強大的力量,要求政府鬆綁「戒急用忍」政策。在2001年8月召開的經發會中,政府就建立了兩岸經貿政策四項原則:「台灣優先、全球佈局、互惠雙贏、風險管理」,並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政策,取代了過去的「戒急用忍」的政策。 在中國大陸方面,所謂「台灣同胞投資」主要有3種: 一是以台胞在台灣地區的公司、企業,或是其它經濟組織作為投資者;二是台胞以設在其它國家或地區的公司、企業,或是其它經濟組織作為投資者;三是以台灣地區的台胞個人戶作為投資者。 台商以其設在第三地的公司、企業或其它經濟組織赴大陸投資,一般以為可以享有台灣同胞保護法及海外台胞企業所在國與大陸間投資保護協議的雙重保護。 事實上卻未必如此。實際發生問題時,大陸方面審理法官的審理態度,可能會有不同的立場。

大陸只是全球運籌的環節

大陸,只是企業在全球運籌管理下的一個環結。台灣是一個環,大陸也是一個環,串起這些環,企業要面對的國度,其實是世界。 隨著經濟的逐漸開展、兩岸先後加入有「經濟聯合國」之稱的世界貿易組織(WTO),台灣不可避免地會面臨種種挑戰,中國大陸的市場也將會全方位對外開放。特別是對中國大陸而言,將從過去以試點為特點的政策性開放,轉變為在法律下可預見的開放。 也可以說,WTO會是中國大陸經濟法律最基本的文件,也是中國大陸的經濟基本法,為推動政府職能轉換提供框架,以利改革的推動。因此,WTO相關規範的基本認知,以及與中國大陸法律規範的關連,是有志前進大陸企業的必修課題。 對企業經營者而言,眼中看到的法律,將不只是台灣的法律、大陸的法律,而是所有可能將企業捲涉其中的他國法律與國際法。但是,世界何其廣,各國的法律又何其複雜,如何能全面瞭解與掌握? 所幸,在全球化的趨勢下,目前主要國家的法律體系(特別是財經法規)已經有整合的跡象,也陸續形成了共同的原理、原則、乃至共通的具體規範。經營者要掌握的,就是這些核心的概念──也就是套回之前「點燃法律的燈之芯」。 中國大陸法治建設較台灣起步為晚,台灣的經驗在很多方面都可成為中國大陸法治發展的借鏡。 最後,我想簡單整理一下,企業經營者赴大陸投資,應該要站在什麼樣的法律位置來看問題。 首先,要清楚自己立足點的正當性。在全球運籌管理的需求下,將大陸納入經營佈局之中,是企業追求生存的基礎,也是根留台灣的前提;企業經營者必須讓政府認識這點,才能在政策上據理力爭。 其次,在法律上要做二面功課:一是掌握法律的架構脈絡,一是善用專業法律人的知識資產。也就是說,除了自己對中國大陸的法律規範有系統地建立一個大致的瞭解,當面臨重大的投資判斷,也要諮請有跨國及跨域(兩岸)法律視野的專業法律諮詢機構或律師,為企業進行法律診斷,降低失敗的風險。 其三,要把自己定位在一個超越國界以外的位置。從法律的角度來說,就是要掌握全球化趨勢下的法律脈動,例如認識WTO的規定,並將WTO的規定扣連上中國大陸或台灣本身的法律系統。從經營心態來說,則是用世界的標準去看待區域法律,不因地區法律之標準較低而鬆懈,這才是永續經營之道。

大陸及台灣投資環境比較

大陸相較於台灣的投資環境優勢
● 工資水平較低且勞力充沛
● 土地價租較便宜,較少抗爭問題, 工廠用地取得容易
● 原物料豐富且價格低廉
● 出口到某些國家可享優惠關稅或配額
● 制訂諸多獎勵投資與優惠措施
● 內銷市場龐大,可為台商帶來廣大 商機。
● 處置或淘汰在台之閒置設備
● 無語文障礙,溝通容易

台灣相較於大陸的投資環境優勢
● 教育普及,人力素質較高
● 公共設施較完善
● 資訊流通較為便利迅速
● 法治環境較健全
● 金融環境較佳
● 有較多成熟的企業家
● 國民所得較高,消費力較強

理律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陳長文先生 講稿
劉湘文 整理

【2003/02/01  e天下雜誌2003年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