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國號 能贏得多少獨立空間

改名「台灣共和國」,改得了現實外交的邏輯嗎?人民福祉會變大嗎?說到獨立…我們有自己的總統、軍隊、行政立法司法體系,還欠什麼?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日前表示「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認為應該要「把國家『正名』為台灣」。基本上,改國號(容筆者用這個中性詞彙,來代替「正名」這個帶有美化與肯定意義的詞彙)是一個中性的政治主張,假設這樣做可以增加台灣人民的福址,就該支持。因此,我們要進一步問的是,改國號的目的為何,然後檢驗一下這樣的主張,能不能達成它想要實現的目的。這又可以從靜態與動態二個角度來分析。靜態角度意指「改國號」本身就是目的。這也是李前總統用「正名」來美化其主張的用意,因為「正名」也者,意指之前用的是「錯名」,既然原名為誤,那當然就應該改回來,不必多此一舉的去問,為什麼要「正名」。對此,筆者無從分析,因為那是立場選擇的問題,就像信仰一樣,其主張帶有「神聖性」,也就沒有辯論的空間。然而,這種靜態觀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你說「改國號」是「正名」,是神聖使命,那麼別人也可說「改國號」是「誤名」,「捍衛中華民國」是他的神聖使命。當兩個不容讓步的「神」相遇時,就沒有理性對話的空間了。明顯的,我們並不希望最後的結果是如此的。還好,李前總統並非只是靜態的主張更改國號,他也提出理由,這就是筆者所說的「動態觀」,亦即另外建立一個用來檢驗其主張是否應被採納的標準。

從李前總統的論述中,筆者歸納其主張更改國號的主要理由有三:第一,「中華民國」已失去其對全中國的代表性。李前總統認為,目前代表中國大陸的是共產黨政府,中華民國早就失去其代表性,因此,中華民國早就不存在了。對此,筆者有一些「補充意見」,對於「中華民國已不能代表全中國」這樣的事實認知,筆者是同意的,但從這個事實,就可以導出「中華民國不存在」的結論嗎?中間顯然少了邏輯連結。筆者認為,民國三十八年之前,中華民國代表著全中國,但國民政府遷台後,「中華民國」的治權範圍就僅及於台澎金馬(以下簡稱台灣),此後,新的意義僅代表台灣的中華民國一直存在至今五十餘年。今日的中華民國仍然「存在於台灣」。第二,劃清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界限。李前總統從中華民國不能代表全中國這樣的事實認知,導引出應該透過「正名」建立一個與中國永不相涉的台灣國的結論。筆者以為,中華民國不代表全中國,這個事實,也不能導出台灣必須與中國大陸永遠「田無交、水無流」的結論。第三,透過正名,爭取國際承認。獨派主張者通常認為,台灣之所以不被國際接受,無法拓展外交,是因為我們以「中國」自居,而國際間認為的「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自然不被承認。因此,只要將國名更改為「台灣」,就可以得到國際承認。但世界各國真的只是單純的因為我們叫「中華民國」,就拒絕承認我們嗎?

要爭取國際承認,有三個條件:我們的決心、各國的態度以及中國大陸的反應。就第一點來說,「改國號」,有「展現決心」的意義,倘若單靠這樣的決心展現,就能獲得國際承認,那麼的確可以考慮「改國號」。但明顯的,決心並非爭取國際承認的主要條件,重點仍在於世界各國是否接受。各國會因為台灣的國名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共和國」而決定是否要承認台灣是獨立的國家嗎?世界多數國家所以不承認「中華民國」,真正因素是基於政治與外交利益的考量。由於中國大陸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使得世界主要國家基於現實的外交利益,對台灣的國際人格定位態度向中國大陸傾斜,亦即明示或暗示的肯定「一個中國原則」。這個「現實外交利益」的基礎,很難因為更改國名而有所改變。這時,第三項因素就浮現了,我們能否獲得國際承認,相當程度牽繫於中國大陸的反應,簡言之,如果中國大陸並不反對台灣獨立,那麼不管我們的國名是「台灣」還是「中華民國」,各國都沒有反對承認我們的理由,相反的,如果中國大陸當局反對各國承認台灣,則各國基於同樣外交利益的考慮,不管,我們叫做「台灣」或「中華民國」結果都會是一樣的。

其實,台灣正名,想要實現的是「台灣獨立」的目標。然而,什麼叫「台灣獨立」呢?從現狀來看,我們有自己選出的總統、國會議員;獨立的司法系統、行政系統、立法系統;有自己的軍隊;這些不就是「獨立」嗎?「改國號」會在這些的事實之外,另外創造什麼樣新的事實呢?最後,若更改國號可以帶給台灣人民更大的福址,當然應該加以支持,換言之,中華民國「可以不存在」。但李前總統應該更具體的告訴國人,中華民國不存在、台灣「正名」後,到底會給台灣人民帶來什麼利益?是失業問題會被解決?還是經濟會更加繁榮?是社會會更為和樂?還是兩岸更加融洽(或緊張)?單單「為正名而正名」,這個理由是不夠的!

【2003/08/25  聯合報 92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