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想「金門協議」

人蛇集團將偷渡大陸女子「丟包滅證」,造成多人死亡失蹤,筆者心中既覺痛心,亦復感慨。對這些年輕的亡靈,社會大眾與兩岸的政府,都要負擔一部分的責任。

首先,我們社會與政府對待大陸人民的態度是有問題的。長久以來,政府對大陸人民製造了許多差別待遇。例如,針對大陸人民繼承台灣遺產特別設定最高限額(對其他外國人則無),剝奪他們平等繼承親人財產的權利;大陸人民來台灣要取得戶籍,所要等待的時間是其他國家人民的兩倍。就算我們不把大陸人民當成「同胞」,至少也應該給他們和一般外國人一樣的待遇吧,為什麼要透過法律的手段,特別的去歧視他們?

如果我們的政府與社會,都不把大陸人民的尊嚴與人權放在眼裡,那麼,習於挑戰法律的人蛇集團,泯滅人性地把大陸人民當成「私貨」,丟包滅證,又何怪之有?

中國大陸由於目前的經濟水平仍落後於台灣,這使得很多大陸人民想來台灣掙得更好的收入。台灣則基於經濟、人口或治安政策上的考量,不得不對這些人的入境做限制。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可以用歧視與敵視的態度去對待這些因為經濟因素,不得已而來台灣的大陸人民。換個角度說,台灣大多數的人也都是移民而來的,即使有些人基於意識形態的選擇,不認為大陸人民是我們的同胞兄弟,也該將心比心,想想當初我們的先人離鄉背井來台,和這些大陸人民一樣,有著相同的辛酸。

第二,這樣的慘劇相當程度可說是兩岸政府消極不作為所造成的。

經濟落差所導致的移民需求,這是非法入境之所以產生的主要因素。只要兩岸之間這個落差因素存在,偷渡問題就會存在。雖然,短時間經濟落差的因素很難消除,因此想要將偷渡問題全面解決殊有困難,但至少兩岸政府仍應該針對人蛇集團囂張的行逕,將之當作重大的犯罪問題,共同打擊。

然而,近幾年來,兩岸政府由於意識形態的僵持,對立氣氛升高,雙方互信不足,使得政府間的交流與合作機制幾近停擺,即使是一些攸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危的跨岸事務,也彼此不相聞問,各行其是。正是這種消極不與聞問的態度,才使得偷渡問題日形嚴重,終至釀成今天的悲劇。

其實,只要兩岸能稍稍放下意識形態的堅持,攜手合作,絕對可以減少很多的悲劇發生。當十多年前兩岸開始相互交流的時候,偷渡問題伴隨而來,那時候不只如何遏阻偷渡是一個問題,怎麼把捉到的偷渡客遣返也是一個大問題。最初兩岸政府也是各行其事。我們政府由於缺乏管道遣返大陸人民,遂採取「原船遣返」的方式,將大陸偷渡客集中於原用來偷渡的船隻上,然後驅趕回去,而那些「原船」,多半甚為老舊殘破,根本沒有安全返航的能力,一旦失去動力,就只能漂流汪洋,以至於釀成了許多悲劇。面對這樣的問題,兩岸政府相當難得的放下了一些「政治的堅持」,而透過紅十字會簽署了「金門協議」,為兩岸遣返事務提供了一個實用的框架,也因此建立了一個比較人道的遣返方式。

大家不妨去翻閱一下金門協議的全文,其中既無「台灣」二字,也沒有「中國」一詞。金門協議的經驗,告訴我們,原來在各自不放的「政治堅持」之外,仍有第三條路,可以迂迴地解決實際的問題。

可惜的是,當時的兩岸政府還有放下「台灣」或「中國」唯名之爭的智慧與胸襟,今天的兩岸政府卻是連這點都做不到,人民的性命、人性的尊嚴似乎都比不上各自心中神聖的「正名」堅持。然而,面對囂張枉法、不顧人命的人蛇集團,聯合兩岸的力量將這些集團列為重大犯罪,共同打擊,已是刻不容緩的當務之急,更何況「偷渡問題」不具政治性。

期盼兩岸政府能夠各讓一步,不要再做無謂的正名虛耗,把彼此力量用在造福人群、保護人命的事情上。

【2003/08/28  中國時報 92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