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馨「愚蠢說」 也許是對的

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夏馨批評台灣花大錢購買潛艦實在很蠢,引起朝野反彈。但順著夏馨的「愚蠢說」,筆者倒有另一個感覺,也許,夏馨是對的。為什麼呢?讓我們來「素描」一下台灣的財政景象。國債將近十一兆各地方縣市的財政問題日趨嚴重,有些縣市連縣府員工的薪水都快發不出來;政府教育經費不足,使得學費年年上漲,一般受薪家庭無法負擔,也引發一波波反高學費的運動;教師因政府的退撫預算不足,必須用下跪陳情、裝瘋、裝病來「爭取」退休;全民健保財務失衡,行政院斷然宣布健保雙漲,引起輿情反彈;杉林鄉繳不起二百六十四萬元的路燈電費,鄉庫面臨查封窘境;美濃鎮發不出薪水…。這些事件都警告我們,政府財政已極為嚴峻。截至九十二年度,中央政府的債務餘額為新台幣三兆兩千多億元,若將政府全部未償還的債務及隱藏債務加總,則台灣的國債已將近十一兆,佔國民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一百一十一點四。也就是一整年的國民生產毛額拿來償債都不夠。國防支出不惜血本然而,儘管財政如此困窘,經濟、社福、教育等諸多預算支應左支右絀,軍購、國防上的出手卻是大方依然,每年二千六百億的國防支出,動輒幾千億的國防採購計畫。為什麼會有這幅矛盾的景象?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政府有不得已的「苦衷」,一就是如同夏馨說的,政府「很蠢」!不能碰觸的禁忌

長久以來,龐大國防預算,是個不能觸碰的禁忌,一方面是因為涉及龐大的利益,任何對國防預算的質疑,都會因為牴觸這個利益而遭遇阻力。更重要的是,在中共不放棄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陰影下,台灣總是有一種很「理所當然」的政治氣氛,就是,誰敢去質疑國防預算太高,就會被懷疑他是不是別有用心的「賣台分子」。於是,即使國家再窮,面對中共強勢的軍備,在追求「戰力平衡」的考量下,國防預算還是不能少,甚至連談都不能談。過去台灣的經濟繁榮,高額國防預算不上什麼大問題。然而今天的政府已非過去那個金山銀庫,還有餘力每年花二千六百億元的國防預算和中共做軍備競賽嗎?二千六百億,可以供應五百萬名公立大學學生或二百七十萬名私立大學的學生一年的學雜費;可以讓十幾萬名國小老師順利退休;可以讓杉林鄉繳十萬年路燈電費…。

我們不讓這種種的「可以」變成真的「可以」,為什麼呢?說穿了,就是擔心中共。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政府的苦衷」,只是筆者要問的是這個「苦衷」,值得我們花多少代價去背負?如果冒著財政崩盤的危險,去預防一場不必然發生,或有其他方式避免發生的戰爭,到底值不值得?尋找經濟式的結合在開源無著、節流不易的情況下,政府就必須在諸多支出項目中,一方面進行取捨,一方面透過縝密的計算,是不是有更經濟的方法,去達成相同的政策目的。

換言之,龐大的國防預算,應該把它拿來和教育、社福、公共建設等諸多預算對比一下,看看誰最具急迫性;或者更深一步的檢視,即使國防預算具有較高的急迫性,是否有更經濟的方式,或者將國防預算結合其他公共部門,例如經濟部門或商貿部門,將同一筆預算支出,賦予多功的政策功能;或者,試著找出,在達到相同國防目的的情況下,有沒有成本較低的方法,例如努力改善兩岸關係,降低彼此敵意?保全險擋共軍?

其實夏馨的愚蠢說,指的是台灣買潛艦很蠢,她的意思是,台灣應該買其他更全方位也更貴的武器系統。她把國防比喻為保險,認為台灣應保全險,而不是只保重大傷病險!這實在是很弔詭的說法,中共「有可能」犯台,所以我們就要以最高規格的武器配備(全險)來和中共做軍備競賽?這「有可能」的機率是多少呢?所謂的「全險」,就真的能擋下中共的軍隊?要知道,即使我們每年花上二千六百億的國防預算,中共的軍費仍高達我們的三倍。這些都是我們應該思考的問題,但也是朝野政治人物怕被戴上紅帽子而不敢思考也不敢問的問題。最近公投立法正積極的展開中,筆者覺得鉅額的國防預算應該優先拿來做為公投的議題,讓全民來投票,看看每年的二千六百億元經費,到底該拿來買武器?還是拿來拚經濟、增加社會福利?讓人民自己來決定,人民要的是什麼。

【2003/11/19  聯合報 92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