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何不學加拿大

立法院昨日通過公投法,中共方面會如何反應,頗受國人矚目。對台灣的公投立法,中共一直強烈反對,認為這些都是漸進式台獨,是分裂「祖國」的行為。這種態度,幾乎可說在意料之中,而更不令人驚訝的是,中共的反對,也完全不影響台灣在公投問題上的討論態度,公投法還是通過了。

筆者覺得,中共對台灣公投立法的態度有些偏誤,因為公民投票的實施並不等於台灣獨立,這可分為四個層次加以觀察。

第一,對台灣而言,公投立法最重要的意義,是在補強代議制度的缺陷,重心並非放在處理統獨問題,中共擔心台灣是想藉公投立法形塑有利台獨的條件,這一點是多慮了。

第二,雖然統獨議題的確是公民投票制度所「可能」涵納的議題,卻非絕對。以昨日通過的公投法來說,統獨公投(國旗、國號的變更)並未被納入正面表列的適用範圍,亦即關於國旗國號變更的問題,原則上仍須透過修憲的程序處理。

第三,由於該法尚有若干模糊空間,且以台灣的政治生態,將來透過修法加入統獨公投亦非不可能。因此,中共的疑慮未必能夠全然解除。但就算統獨公投有一天納入公投法的適用範圍,台灣據以舉行了「台灣獨立公投」,也不代表會得到過半數的同意。事實上,在台灣,主張立即獨立者是少數,甚至可以說,舉行「台灣獨立公投」,對主張中國統一的中共而言,反而可能是一件好事,台灣人民自己反對獨立,要比中共片面反對台灣獨立,更有說服力。

第四,就算台獨公投得票過半,這也只是台灣方面的選擇與表態,中共儘可不予接受。例如,一九九五年加拿大魁北克省舉行了「獨立公投」,雖然並沒有成案,但也引起了加拿大方面的高度關切。和中共對台灣獨立的立場一樣,加拿大政府是堅決反對魁北克省獨立的,但加拿大政府的處理態度明顯的比較進步。一九九八年加拿大最高法院曾對魁北克獨立問題作出判決,其判決大意是:「無論加拿大法律或國際法都不允許魁北克在未經談判,未獲聯邦政府同意的情況下片面宣布獨立;但若魁北克居民多數選擇獨立,其他省分和聯邦政府不能剝奪魁北克政府追求獨立的要求,必須與魁北克談判。」

這樣的判決,雖然基調是反對魁北克獨立的,但入情入理的點出了二個重點,其一是反對獨立的立場;其二是尊重的立場。在台灣獨立問題的處理上,加拿大的作法很值得中共當局參考,就算台灣真的通過了台灣獨立公投,中共也可以比照加拿大最高法院的模式,表明反對意見。這樣的立場表達,即使台灣不接受,也應該可以理解,畢竟台灣應不至於會樂觀到,認為中共在台灣獨立時會表現出欣然接受的大方態度(即使像加拿大這樣的民主國家也不能)。

然而當中共做出了基本立場的反對說明後,更重要的其實是要表現出像加拿大法院判決後段所言的「尊重精神」,例如,陳述反對立場外,也可以附加一句話:「但若台灣居民多數選擇獨立,中國雖不能接受,也願試圖理解台灣人民的選擇,但雙方應針對此一問題進行『談判』。」

這種尊重立場的表達有兩個效果,一方面,展現出豁達合理的同理心,來爭取台灣的民心,另一方面,這種大方的態度,有利無弊,對中共的主張而言,也不會產生損失,因為,「台灣獨立」除了台灣人民自己的主觀決心外,更重要的,還是得「台灣獨立」這個動作可以得到世界各國的承認,才能發揮實際的作用。然而在國際現實的政治利益考量下,明顯的,世界主要國家在台灣問題的態度上,是向中共方面傾斜的,這是中共的籌碼。

若真的擔心公投立法有利台獨,也可以有三個不同的選項,第一是,直接反對台灣的公民投票;第二是,尊重台灣的公投立法,但反對舉行台灣獨立公投;第三是,尊重包含台灣獨立公投在內的一切公民投票,但中共對一旦台灣獨立獲得通過後,表示尊重但不接受的立場。

這三個選項,中共很明顯的選了第一個。如果這個選擇有助於實現其「中國統一」的主張的話,也就罷了。然而,筆者認為,這樣的態度反而有害於其「中國統一」的目標實踐。

試問,台灣會因為中共反對,就不讓公投法案通過嗎?有時,你愈反對,反而激起台灣人民一種要展現自己「心智自由」的情緒,就愈是會想讓你不想要的東西通過。於是,中共當局的反對,變成了俗話說的「枉做小人」,不僅對阻止公投立法或台灣獨立沒有幫助,反而由於強硬的高姿態,將給反對中國者一個更強的宣傳利器,製造民粹氣氛來推動中共所不樂見的事情。擋不住的,為什麼不用同理心順水推舟,起碼贏得一個「大陸當局是講理的」的形象?

設想,如果國台辦發言人對台灣公投立法的說法是:「我們尊重台灣推動公投立法,但希望不要在時機尚未成熟的此時,進行統獨公投!」這樣不是更平易近人、合情合理的多了。兩岸要統一,就非得爭取台灣民心不可,爭取台灣民心其實並不困難,在對台的政策論述上,講情講理即可。

【2003/11/28  中國時報 92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