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雜的國防簡化的題目 公投資訊不清 票怎麼投?

反飛彈裝備是唯一的選擇?反飛彈系統攔截率是多少?對政府財政的排擠有多高?
資訊未充分揭露之下,國民的意志、社會資源分配將受扭曲。

陳水扁總統提出兩個公投問題,其中第二個問題談的是兩岸協商,這部分筆者不多作評論,但第一個問題「增購反飛彈裝備」,爭議較大,筆者且從程序與實質兩個面向分剖。

在程序面向上,最受爭議的地方、也是在野黨抨擊最烈的一點,是適法性的問題。依公投法第十七條的規定,總統的公投提案,必須是在「當國家遭受外力威脅,致國家主權有改變之虞」的情況下才能發動。中國大陸對台的飛彈部署是否就可以解釋為「外力威脅」,且這個「外力威脅」是否有「致國家主權有改變之虞」?

這部分,在野黨已提請大法官會議解釋,法律上到底誰是誰非,我們不妨靜待大法官的法律把關。

在公投的實質意義面向上,朝野則把爭論焦點鎖在「必要性」上,在野黨認為,這個公投案是「全民共識」,一定會通過,實在不需要耗資五億舉行。筆者則有不同的看法,陳總統的公投提案,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那是不是個一定會通過的「全民共識」,而是在於這個公投提案的文字設計,揭露的資訊並不充分,所以很可能會誤導全民達成一個「假的共識」。

第一個公投題包含了兩段敘述,一是前提事實敘述,即:「中國未放棄武力」;一是應對方案敘述:「增購反飛彈裝備」以面對這個威脅。中國部署飛彈、不放棄武力犯台固然是個進行中的事實,這一點多數人都「同意」,但這個事實卻未必可以導出「應該」贊成「增購反飛彈裝備」的提案。

怎麼說呢?我用另一個問題來問大家好了,如果有一道公投題目是:「住高雄的你非到台北不可,請問你是否贊成坐火車去台北?」即使這個前提成立,坐火車也未必是到台北的唯一的、最好的選擇。如果我想搭飛機去台北的話,我該投贊成票?還是反對票?教民眾怎麼選呢?

同樣地,即使「中國武力威脅存在」,「購置反飛彈防禦系統」也未必是應對這個武力威脅唯一的、最好的選擇。我們可以試圖發展更良性的兩岸關係,降低敵意,這是另外一種選擇(這可能才是最好的選擇)。就算心裡還是覺得不安全,也可以有不同的武器建置選擇,購置反飛彈裝備並不是唯一的選擇。

複雜的國防問題,竟被這簡簡單單、三言兩語的公投文字一筆帶過,那我們還需要國防部的存在嗎?說得更精確一點,若干國防專家,甚至覺得反飛彈系統根本不該是優先建置的目標,因為它太消極被動,而且攔截成本高,攔截率也頗值懷疑,對目前的台灣而言,發展嚇阻性防衛武力透過增加中共犯台代價降低其犯台可能性,可能要比這個純粹被動防禦的武器建構有效果得多。或至少,政府應在公投前先告訴國人,所欲採購的系統攔截率是多少?攔截成本相對於發射成本的比率?這樣的系統建置比起其他的國防武器系統建置是否更經濟、更有實效?但這些資訊,明顯的,都不在這個公投問題的設計文字內。

而另外一個沒有被公投文字所包括的必要背景資訊則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有沒有告訴民眾,如果這些買武器的錢省下來,我們可以用來減免大學生的學雜費、照顧更多清寒無依的老人孩童、蓋更多的公路、公園或體育場、減免人民的健保費、調降受薪階級的所得稅…,這些資訊,政府有沒有在這個極簡化的公投文字中,告訴人民呢?我們試比較以下的兩個問題,如果你是問:「在中共不放棄武力犯台的情況下,我們應購置反飛彈裝備。」的確,很可能不少的人會投贊成票。但如果你把問題改成:「在中共不放棄武力犯台的情況下,我們應購置反飛彈裝備。但這些要花XX億元的裝備支出,可能會排擠政府有限的財政支出(減少社會福利、教育經費、經濟建設),或增加人民的納稅負擔。」相信,你就不會那麼有把握,多數人民還是會支持把錢花在購買反飛彈裝備上了吧!

以執政黨必辦公投的決心,這將是台灣第一次舉辦、歷史性的公投。公民投票是國民意志的展現,超越了立法、超越了代議政治,是何等嚴肅的問題。在資訊揭露未充分的情況下,輕率的公投文字設計,將會陷選民於錯誤,而導致錯誤的票決判斷與票決結果,讓國民的意志、社會資源的分配受到扭曲,這才是政府提出這個簡化的公投題目,最嚴重、最應該被重視的問題。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就算這個公投非辦不可,也請政府充分地公布相關資訊,讓人民在充分瞭解可能選擇的利害得失的情況下,投下最符合內心真意的一票。

【2004/01/20  聯合報 9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