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電風暴 怪檢方 不如怪穴鳥法律

歐洲文藝復興時代,有些教導解剖學的教授從不親自解剖,全憑「想法」教授。這現象遭到比利時解剖學家維薩留斯的嚴厲批評,他把這些解剖教授比喻為「高椅上的穴鳥」,指責他們以倨傲態度建立的解剖「法則」,全是偏離現實閉門造車式的荒謬產物,只會貽害社會。

很不幸,今天台灣許多「法律」,似乎也變成了另一隻「高椅上的穴鳥」,行政、立法或法學者,往往從高高在上的倨傲角度,制訂了許多偏離現實、荒謬離譜的法律。然後告訴大家,這是法律,所以別囉嗦,你必須遵守。

聯電被檢察官以有背信嫌疑進行大規模的搜索,引起軒然大波。很多人把矛頭指向檢察官。但問題出在檢察官嗎?問題其實是出在政府立了一個「穴鳥式的法律」。

聯電與和艦的關係,引起了司法機關懷疑是否涉及不當的利益、資金輸送,傷及聯電股東權益。聯電為什麼會與和艦建立一個讓檢察官懷疑的「關係」,那是因為政府對高科技產業赴大陸投資至今仍框設了許多不合理的禁制、限制。

第二個問題來了,聯電要不要聽從一隻「倨傲穴鳥」的命令,放棄大陸的市場與優勢的經營條件?在兩難間,聯電選擇與和艦建立了讓檢察官懷疑的關係。於是,第三個問題來了,到底這樣的關係,是有損還是有益聯電股東的權利?這無法僅從背信罪的形式條件來衡量,而必須進一步問,聯電若不與和艦建立這樣的關係,真依了穴鳥豆目式的規範,是否會在實質面上損及股東權益?

檢察官錯了嗎?也未必,因為若檢察官所懷疑的那種關係確然存立,則今日的「形式背信」,誰有把握不會在明日變成「實質背信」?如果有一天和艦靠著今日與聯電的關係,卻變成聯電的最大競爭者,聯電股東的權益誰來看守?

於是,聯電不與和艦建立該關係,坐失大陸商機,損及股東利益,可能是實質背信;反之,為爭取大陸商機,與和艦建立了讓檢察官懷疑的關係,可能會是「在日後演變成實質背信的『形式背信』」。從這一層層的推敲,誰才是真正讓聯電股東權益受損的大黑手?只怕是政府養出來那隻「戒急用忍」的「法律穴鳥」吧!

這種穴鳥法律,實際上還不只聯電案一例。報章上常常有這種不近人情的穴鳥法律所引起的怪象。身為法律人,看到法律被「穴鳥化」,實在是件很窩囊的事。政府從總統到副總統,乃至於新上任的謝院長,都是最優秀的「法律菁英」,期待法律人政府、立法者以及法學家們加把勁,不要讓法律再背著「穴鳥」的惡名。

【2005/02/19  聯合報 940219】

幸福,是綻放在苦難者微笑臉龐的蓓蕾

愛是別人眼中的一滴淚

愛是別人嘴角的一抹笑

疾人所疾

苦人所苦 

              – 陳長文

幸福,是綻放在

苦難者微笑臉龐的蓓蕾

《左傳》有云:「優哉游哉,聊以卒歲。」說的是平安順遂,愜意過年。然

而,對紅十字會的志工夥伴們,似乎從沒有一個年頭是「優哉游哉」的一年,因為,我們的心裡,總是記掛著這世界上還有淚水的地方,總是記掛著身受苦難的人群。特別是在南亞海嘯捲走了近二十萬人的生命,重創百千萬人的家園的此時,我們的記掛與不捨是更深的。只要世界上有一隅土地,無法優哉游哉地歡喜過年,我們就放不下那顆記掛的心。因為對我們而言,幸福,是一朵綻放在苦難者微笑臉龐的蓓蕾。

回顧過去一年,國內外天災人禍頻傳,每每打開電視,翻開報紙,一幕幕人間悲喜就這樣上演,「一片土地,兩片天空」,有的地方安遂地歡慶新年,有的地方用愁容收捨殘破的家園。這天上人間的落差,更讓我們對人世間的苦悲感到深深的不捨。該如何才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如何讓幸福人去體會困苦者的心境,是紅十字會與所有志工同仁終身的志業與神幸福,是綻放在苦難者微笑臉龐的蓓蕾揮別災難2004 迎向新年新希望神聖的使命。

曾看過一篇令我印象深刻的讀者投書。一位母親談及他帶著身心障礙的孩子走過十餘載的歲月。她的孩子患有先天性的智能不足,必須固定前往醫院就診,礙於經濟問題,公車成了她往返醫院的唯一交通工具,然而無法自我控制的孩子,常常在公車上就大吼大叫起來,雖然她想盡辦法連哄帶騙的,要讓孩子在公共場合不要喧鬧,可是孩子就是不能自我控制,每當孩子不由自主地在公車上驚擾了正在休息的乘客,隱約從一些乘客們投射過來的眼神中,她都會感受到許多乘客在責難她沒有擔當起教養的責任。只是孩子無故尖叫是事實,身為母親的她只有一再隱忍;直到有一次,有位乘客嚴厲地指責她沒有管好小孩。她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苦,轉頭告訴那位乘客:「如果你的孩子也跟我的孩子生了同樣的病,你會知道你的話對我的傷害有多深。」於是轉身帶著小孩下車。

當我讀到這篇文章時,深深感受到黑暗角落中尚有一群無助的生命,他們正等待著你我一個溫情的眼神,那將為一個萎萎生命帶來無比的希望。

達爾文有一句話:「任何華麗冠冕的明珠、美人鬢畔的寶石、夜空襯托著的明星,或是晨曦燦爛的旭日,都及不上為別人的災患所滴下頰邊的淚珠那樣閃爍耀熠。」去年,是災禍頻頻的一年,國內2 9個大小的颱風陸續侵襲,國際間則從伊朗震災直至年底的南亞海嘯,重創了無數人的家園,這些災難,讓無分國界關心人群、關懷世界的人們更感肩上責任的重大。告別災難的2 0 0 4年,讓我們攜手為嶄新的一年打造無限希望,共同將幸福微笑播散到世界上每一個苦難的角落。加油!

值此年初,長文要對所有紅十字會的志工夥伴們獻上深深的祝福,感謝大家對紅十字會長期的支持與肯定,尤其在這災難的一年當中,志工夥伴們各自在工作崗位上,默默守護每個民眾的安全與幸福,每當災難無預警地降臨,志工夥伴們總是一秉「可作世間事,莫存世間意」的人道精神,只問付出,不求回報,這精神,正是紅十字會「幸福力量」的最大泉源。

中華民國94年2月, 2005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訊第21期

澆灌善意的蓓蕾綻放兩岸春天

如果,兩岸直航包機早一年 如果,雙亞來台不是弔唁,而是拜訪辜先生…

這兩天寒流正烈,令人稍感溫暖的是,封凍多年的兩岸關係吐露了兩朵含苞的蓓蕾:一是兩岸包機成行,一是孫亞夫與李亞飛來台弔唁辜振甫先生。雖然算不得盛燦綻放,但至少代表著兩個向著兩岸春回翹盼的希望。
只是,倘若兩岸直航包機早一年成行,倘若孫先生、李先生來台不是弔唁,而是拜訪辜先生,那麼這兩朵蓓蕾將是獻給辜先生最好的禮物。

無論如何,遲來的蓓蕾仍勝過不來。首先,兩岸包機的成行,代表兩岸政府終能稍稍正視兩岸人民便利返鄉的需求,放下意識形態的糾纏。如果包機可以不觸及意識形態,純從人民的利益需求進行純事務性的解決,那麼很多事都可循此模式。

這也透露出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只要有心,任何的僵持爭執、曲異差別,仍能找到共通處、共識點,只要專心在共識點努力藉同化異,就能消弭對立、敵意。這「求同」之心,比諸布置數百枚飛彈對準對方,或是虛耗六一○八億預算添購軍備,更能爭取民心,更能確保安全。

其次,孫、李先生來台,雖一再申言僅代表個人,不涉及官方,但兩人官方身分,終究說明了一件事:即便大陸方面知道兩人的身分有政治敏感性,但基於對辜先生的敬重與情誼,政治考量終究退位了,這表示,大陸政府並非如台灣部分政治人物醜化的不近情理,人情義理仍可以優先於政治堅持。若兩岸政府能把這樣的心情擴大,那麼兩岸更交融地化消歧見,就指日可期了。

善意雖小而彌珍,對兩岸關係尤是如此,畢竟自一九九四年李登輝前總統自比摩西要出埃及後,兩岸關係即漸漸被寒冰封凍八年之久。期間甚至常有劍拔弩張之勢,令有識者不能不憂。好不容易,在那麼多年後,有了這一些善意基礎,自當珍而視、愛而惜。

兩岸關係的惡化,台灣與大陸政府各需擔負一半責任,特別是兩岸在統獨問題的思考上,容易陷入僵局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缺少互動性、同理心的思維。一旦失去了同理心,只單方面強調民族信仰、國家堅持,就很容易否定對方的主張,甚而把一些無足輕重、微不足道的差異放大、渲染,並一步步地撕裂彼此的感情。

相反的,如果能提醒自己轉換角度,獨傾者、統傾者分別試著站在對方的立場思索,就會發現,差異並不如想像的大;也會發現,即便是統與獨,中間仍可以有不涉及統獨的公約數存在,例如包機的成行,乃至於未來可期待的通案式直航。

只要好好經營這中間的公約數,筆者有信心,五十年後,大家會發現,統和獨很可能指的根本就是同一件事

:那就是如何讓同文同種的兩岸人民,生活得更幸福、更和諧、更有尊嚴。

最後,這篇文章,筆者一方面是寫給我們的政府看的

;另一方面,也是寫給「遠(特別是政治上的遠)」從大陸來台灣的孫先生和李先生看的;三方面則寫獻給辜先生。大家不妨想想,為什麼我們今天這麼崇隆地追思著辜先生,因為,辜先生對兩岸同胞深厚的同理心,一直啟示著兩岸政府該如何增進彼此情誼、化異同融。可惜的是,兩岸政府在他生前,始終沒能臻於辜先生的境界。

希望這新年開始好不容易吐露的兩朵蓓蕾,能夠在同理心與善意的澆灌下,燦爛地綻放成兩岸的春天,那將是對辜先生最好的禮讚。

【2005/02/02  聯合報 94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