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瀕臨破產的財政

若非財政已山窮水盡,政府也不至於急於加稅。雖然無奈,但總不能讓政府倒吧?人民似也只有接受。惟政府仍必須提出令人心服、公平的財政政策。對此,筆者有若干呼籲。

首先,筆者肯定財政部長林全為政府開源、進行租稅改革的堅持。但是單靠林部長的鋼鐵意志是不夠的,還需要各方以實際行動作為後盾。

富人誠實納稅當表率
第一個該當後盾的是,社會上較富裕的人以及擁有不錯獲利能力的法人。租稅改革或會增加負擔,但富裕人家應以此為傲,這代表自己能力較強或福氣較足,故有較佳收入,另一方面,政府用自己所繳稅金造橋鋪路、濟弱扶貧,都是善舉一樁,對此應覺光榮。

相對的,以財政部公布資料來看,收入前四十名中竟有八人不用繳稅,十五人只繳納1%的稅款。這群富裕者必是極為聰敏之人,不但能成為名列前茅的財富高手,尚能將稅避的一毛不繳。惟筆者懇切希望財富高手,要體認自己是社會一分子,社會集體公平正義淪喪,富裕人家也將一體受害。而能力強、福氣夠,更應為眾人表率、誠實納稅,擔當風行草偃的教化力量。

肇建歷史上第一個橫跨歐亞非大帝國的亞歷山大,卻在三十三歲的英年猝然而逝。死前,他吩咐左右:「請將我的棺木兩邊,鑽開兩洞,讓我兩手放在棺木外,兩手空空遊行市街,讓世人知道,我什麼也沒帶走。」這氣度令人敬服,這讓我想起溫世仁先生,故世後遺下龐大遺產,但卻「不做任何租稅規劃」,誠實納稅,比起死不帶去的財富,這慷慨的胸襟才是我們的典範。

政府施政要杜絕浪費
第二個更要跳出來當後盾的,是謝長廷院長所領導的行政院團隊以及各級地方政府。財政危機要解除,單單開源是不夠的,更要杜絕浪費。日前,郭台銘董事長呼籲政府重視效率,筆者心有戚戚。看到媒體屢屢揭露政府浪費人民血汗錢的新聞,叫人如何甘心交出稅金?例如最近,有某電視Call-in節目,即一系列地討論政府諸多浪費公帑的行事,並質問,那個政治人物該為此負責。

首長為了討好選民,耗鉅資在全國大舉興建養蚊子停車場;為應五二○「政治節」的景,政府撥出數千萬打廣告美化施政;每年二千多億的國防預算嫌不夠,還要打腫臉硬編六千億的特別軍購(換來的是打不贏日本的自我洩氣);無意義地買收邦交……如果,政府不改浪費,加稅再多也挽不回崩潰的財政。

除了以實際行動節流(例如撤回特別軍購案、停止邦交購買政策)外,政府還必須落實公平的租稅政策。特別是,長期以來,有錢人以及透過資本利得賺取所得者,在許多不當租稅優惠與漏洞下,納稅偏低是事實。所幸即將推動的最低稅負制,應有亡羊補牢之效。

軍公教人員公平徵稅
其他諸如取消軍公教人員免稅,政府亦應納入稅改項目,目的並不在於稅收之「增」,而在於公平之「徵」(軍公教納稅後,應隨而調增其待遇,避免產生實質減薪疑慮)。繳稅是義務,軍公教人員總不希望永遠承受其他須納稅民眾的懷疑眼光!

租稅改革、搶救瀕破財政,是全民責任,但政府必須拿出行動與誠意,規劃擁有「公平精神」以及「正義靈魂」的財政改革方案,才能獲得人民永續地、服氣地支持。

【2005/06/24  蘋果日報 940624】

董事說不懂法律 就能卸責? 如果退休金是從董事們自己口袋拿出的……

國票金控前董事長林華德因為與其妻博達前董事長葉素菲的資金往來,無法提供合理解釋,被疑行為不正當而遭到解職。但國票金董事會竟然同意林華德的退休申請,並給付千萬退休金,引起輿論大譁。

國票金董事會,以有律師出具「法律意見」認為同意林退休不違法,便率爾批准了林的退休案。依據報載,董事們的說法是,因為他們不懂法律,所以沒有特別質疑。這裡筆者有三個建議與批評。

第一,不懂法律,不能作為卸責理由。或難要求董事們具有專業法律素養,但董事們仍應要求自我具備一般性的法律判斷力;第二,很多事情,法律並不如想像中的複雜困難,因為法律是事理的化身,只要以通常的敏銳度、事理判斷力去審度該退休申請案,依一般人的正常理性都會覺得該退休案不合道理、有自肥嫌疑,這時,對這種不合事理的事情,就得要提高注意,因為那通常就不合法律(除非有特別法律漏洞);第三,依報載國票金委任律師本身也是葉素菲的律師,在可能存有利益衝突的情況下,豈能單以該有疑義的律師意見,率爾據為董事會的決議基礎(公司管理階層也應主動告知)?

董事與公司之間構成民法上的委任關係,依民法規定,董事(受任人)若受有報酬,即應負「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也就是比處理自己私人事情盡更高的注意義務來執行職務。試想一個最簡單的情況,在林華德引起的軒然大波之後,如果退休金是從董事們自己口袋拿出的,對這種「自己的事務」會付出多高的注意?那麼董事們必須用這更高的注意義務來加以審查,否則董事個人就可能要負擔民事上的損害賠償責任。

換言之,董事們不論其擁有股權如何、係受那一位法人股東選派,都必須代表全體股東,以全體股東的利益為指引執行職務,這個概念的建立,對董事而言很簡單、很重要,但往往許多董事未必放在心上。如果因為董事未善盡職分,使公司作出不妥善的商業判斷,損及投資人權益時,投資人將可依法律對董事會提起訴訟。

因此,本案中,國票金的董事們,顯然對自己的角色職分沒有認識清楚,這率爾的同意,怎麼會是不違法的事呢?只要怠忽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放任有損於公司的不當決議通過,董事會乃至於其中的個別董事,就要負起對公司的損害賠償責任。

其次,若報載屬實,則國票金的委任律師,也作了不妥當的示範。依嚴格的自律標準,該律師同時擔任葉素菲與國票金的律師,即應以有利益衝突的疑慮,主動迴避。但其不但未迴避,復違背專業地未提示國票金的董事們,率過議案,可能違反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造成公司損失,而引起的法律責任,實有虧專業職守。

「董事」們,應該要體認到,自己不是公司的「董飾」(骨董飾品),拿來裝點門面的,而必須真的「懂事」,用所懂之事(包括事理與法律),來為全體股東服務。(作者陳長文,法學教授)

【2005-06-13 聯合報940613】

(索引) 現代菁英應有的超國界法律思維 Transnational Legal Perspective for Elites

【2005/06/01  中華國際法與超國界法評論1卷1期】

現代菁英應有的超國界法律思維=Transnational Legal Perspective for Elites
語文 中文
關鍵詞 超國界法律 ; 國際法
分類號 580.1
本刊其他篇目查詢 中華國際法與超國界法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