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善意 敵人變為盟友

是敵是友 懸諸一念 只有善意 才能開啟另一個善意

謝院長表示將開放我方飛機可飛越大陸領空,並希望大陸同意業者的申請。這樣的善意本應予肯定,但卻因為謝院長隔日一席「台灣不可能對中國開放領空,讓中國的航空器飛越」的談話而大打折扣。

海基會創會時的三大工作指導原則之一即是「善意」,更重要的是,只有善意能夠開啟另一個善意。讓我用一則故事來說明。

有兩棵大樹在森林裡聊天,甲樹嘆道:「我們甲樹一族恨死螞蟻了,從數萬年前開始,螞蟻就常常啃我們的樹葉。我的祖先為了對抗,遂開始演化出分泌毒素的能力,但螞蟻相對地演化出抗毒的能力,於是我們變得愈來愈毒,但仍擺脫不了螞蟻的侵擾。」

這時乙樹接口道:「我們乙樹一族卻最喜歡螞蟻了,幾萬年前,我們的祖先也一樣受螞蟻侵擾之苦,祖先們後來演化出在樹葉分泌糖珠的能力,螞蟻為了源源不絕地取得樹葉上分泌出的糖珠,便不再啃食我們,甚至成為我們的衛兵,若有其他生物敢來侵擾我們,牠們就會群起而攻。」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是敵是友,往往懸諸一念。你當對方是敵人,對方就必定會是敵人;你當對方是朋友,對方就有機會成為堅貞不渝的盟友。那怎麼樣才能讓兩岸「為友」,而非「為敵」?努力開啟、創造善意,如此而已。 這樣的善意循環開啟的方式有三:善意作球、被動善意、主動善意。

所謂善意作球,就是主動提出要求,讓對方有機會表達善意。謝院長主動要求大陸開放領空,讓我國航機飛越,就是一種善意作球的方法,值得肯定。 所謂被動善意,就是大方接受對方釋出的善意。就如農產品登陸問題,大陸方面都不怕損匯,准許台灣零關稅進口,釋出了善意,政府不應以「統戰」兩字,硬是抹殺對方好不容易捎來的善意。 主動善意是指透過政策鬆綁,對大陸釋出友好的政策。比方說,對大陸銷來台灣的商品作出更多的開放、減少貿易的障礙,對大陸合法、非法來台人士均予合理、友善的對待。例如:不要在政策上、法律上特別歧視大陸籍配偶和繼承人;對非法來台的大陸人民,即便要遣返,也應該創造一個正當法律程序,讓他們在法律的保護下有尊嚴地回去。以航空器飛越領空為例,如果能對等地宣布,允許大陸民航機飛越領空,那將會是更有意義與效果的善意。

以上的三個善意開啟法,前兩者仍是本位主義的善意,第三種則是利他主義的善意,是最重要的善意方法。謝院長對大陸開放領空的籲求,是開啟了第一種類型的善意,但不讓大陸對等地飛越我方領空,卻顯得氣度不夠,少了第三種的善意,也將使第一種善意的美意落空。即使大陸有時會不合理地打壓台灣,彷彿討人厭的螞蟻,但只要我們努力地開啟善意循環,建立起利益互依的機制,螞蟻就會從敵人變為盟友。

【2005/08/05  聯合報 94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