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專業、奉獻、親情 陳長文的完美平衡

(2005-09-03╱經濟日報╱副刊企管╱高希均 )

有人認為他是世界級的大律師,有人認為他是兩岸談判的第一高手,有人認為他是教學出色的大學教授。有人還記得他曾經名列全國高所得排行榜中,也有人注意到他花在公益與大愛事務上的時間相當多,也有人知道不管他多忙,他總保留周末的時間給家庭。

這些當然都是今天陳長文律師的縮影。他是國內外華人世界中規模最大的「理律法律事務所」的掌門人。

15年前,在他擔任海基會第一任秘書長的時候,筆者也是海基會的董事,得以近距離觀察他的才華,了解他工作的苦心,體會他忍受的委屈,更展現了他談判的長才。兩年多後,當他辭退海基會秘書長時,我們就感覺到兩岸關係再也難以推展,似乎不幸而言中。

值得慶幸的是,儘管他卸下了秘書長職務,他對兩岸關係的關注從未間斷。做為一個立足台灣的中國知識分子,怎麼可能對兩岸僵局冷漠以待?

對從不服輸的長文來說,只要有「結」,就要設法「解」。這是挑戰,更是責任。

因此,近年以來,他不斷公開地發表文章,引起海內外的重視。

長文的文章,真是文如其人,兼具理性與感性。他的文章值得細讀,是因為既能以「理」服人,又能以「情」感人;更充滿了細緻的文采、人性化的觀察、同理心的反思。

長文在一生中打過很多美好的仗。完全沒有意料到,最痛苦的一仗竟然發生在家門之中。

回到2003年10月。理律法律事務所發現留職停薪的劉偉杰,涉嫌盜賣客戶託管股票新台幣30億元,30億元的背叛,幾乎可以使理律破產。

在當時接受《遠見》的專訪中,長文說:「關門可能是損失最小的方式,但卻是最鴕鳥的方式。就因為一個人、一件事,35年(努力)盡作煙塵。」

他又說:「這次的事件,我們會當成一個學習。雖然代價很大,絕不會因此動搖我們對人、對事、及對社會的信任。」

「懷疑」或許是做律師的「天性」;可是,「信任」卻是陳律師的一個人格特質。

不到二年,理律又在信任「重建」中,昂首闊步,比過去更健康地站了起來。

在長文繁忙的工作中,他也能細心地照顧到家人,特別是年邁的母親與獨子文文。文文因出生時的意外,智力受損。這麼多年來,長文夫婦投入了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愛心與時間培養文文。

令人感動的一幕發生在今年3月6日。

那天長文夫婦的獨女曉倩出嫁。結婚典禮中最後一幕是:長文夫婦神采飛揚地推著輪椅到了台上的中央,坐在椅中的文文,以高亢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發表了一篇不短的祝福演講(絕不輸給證婚人馬英九市長的致詞),最後他重複以「姐姐,我愛你,我祝福你」結束。全場數百位來賓報以久久難停的掌聲;掌聲也是送給文文的雙親。

長文具有強烈的責任感與使命感、強烈的愛國心與民族情。

他做人與做事的最高標準就是全方位的完美。他是一位完美主義者;更正確地說,他是唯美主義者。

在現實世界中,他能把律師的專業、社會的奉獻與家庭的親情取得完美的平衡,正是因為他有極大的智慧與堅持。

(作者是天下文化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