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的難題

對於台灣的法制發展,筆者有著很多的憂心,這幾十年來,台灣的法制發展,給筆者的感覺是可說是「形初具」、「實尚遠」。所謂形初具,指的是台灣的法律制度在形式上的建置,大體上可說是五臟皆俱,雖仍有一些細部的地方,進步的幅度是不夠的,比方說國際化的幅度、對人權的保障等等。但從結果論,勉可肯定。令筆者比較憂心的則是「實尚遠」的問題。也就是說在實踐法律、維護法制的層面上,台灣還有非常多要努力的地方,而且不客氣的說,這二、三年,甚至有倒退跡象。

「法制」二字,其實有個哲學上的難題存在,那就是,建立法制的目標,就是要減少「人」的因素,但難題所在則是,這個想減少人的因素的法制,其運作終究脫離不了人。脫離不了立法者、執行者與仲裁者,如果立法者立了惡法,如果行政機關刻意扭曲法律,這樣的法制就不再有意義;如果連司法者都把法律拿來作為腐敗交易的工具的話,這樣的法制更將淪為罪犯的工具。

然而,我國立法院的立法品質,一直被打了很大的問號,而行政機關,在政府首長的政治操作下恣意的曲解法律、扭曲法律的行事,更不在少,但最令我們痛心的其實是司法機關近來發生的一連串重大風紀事件,更讓司法系統面臨人民對之信心破產的危機。

法制,原該是人民安身立命的最大保障,卻被立法、行政與司法系統進行了三面汙染的時候,人民該如何自處?除了無奈以外,還有什麼可為可做的呢?教了一輩子法律的筆者真的很疑惑,能不能有人站出來告訴我們,我們該怎麼辦?該怎麼做呢?

【2005/09/15  中時晚報 94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