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統? 阿扁不等於台灣人民

〈支持度不到兩成 中共應稍安勿躁 但他若真激怒中共犯台 台灣人民有沒有權利宣布自保?〉

媒體報導,陳總統可能在今天宣布廢除國統會與國統綱領。中共則在昨天再度強烈警告陳水扁不要「一意孤行」。
在廢統問題上,民進黨提出許多似是而非的理由,應先予澄清。
第一,認為「統綱」剝奪人民統一以外的選擇權。實則該綱領所敘者是「有條件的未來統一」,亦即未來條件不成就時,台灣仍有其他選項,包括民進黨企求的「獨立」,也包括國民黨主張的「維持現狀」。
第二,四不一沒有的「非武前提」已不存在(中共增設導彈),自無需守諾。然而,陳水扁承諾四不一沒有時,中共即有導彈;扁宋會中,他甚至反批台獨自欺欺人,一副要讓兩岸關係大躍進的樣子,那時中共導彈也是持續增加,怎不見陳水扁廢了四不一沒有呢?把中共的導彈設置,拗成「武力的既用」,然後說毀棄一沒有非不守諾,陳總統的硬拗邏輯,讓身為律師的筆者不免憂心,會不會又被社會解讀為「律師性格」。
第三,申言廢統是捍衛主流民意,但幾乎所有民調都顯示,反對廢統的民眾遠高過贊成者,主流民意難道是陳水扁說了算?
其實陳水扁用意十分清楚,欲藉激怒中共,挑動兩岸緊張來穩固權力,倘若中共中計,跳腳翻臉,他就是贏家。於是有識者擔心,萬一操弄過頭,掀起戰爭,會讓寶島成為煉獄,而呼籲陳水扁三思。可惜,對政客訴求人民利益是無用的。
求他沒用,罵他沒用,罷免他?依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罷免成案要三分之二立委同意,沒有民進黨的支持根本不可能,何況真搞起罷免,人民對立、國政停擺,沒人有空在乎總統的無能失德,那才是如了陳水扁的意。
唯一的辦法就是不理他,或精確地說不要過度擔憂。特別是要呼籲中共稍安勿躁,要曉得:民意支持度不及二成的陳水扁不等於台灣人民。
放下誠信問題不談(對陳水扁談誠信有點奢求),國統綱領是國民黨的政策,並非法律,陳水扁政府的確有權廢除。該綱領早在李登輝主政時就名存實亡了,陳水扁心中本無國統綱領,將之廢除也不必驚訝。
須知,廢國統綱領並不足以造成法理台獨事實,真正紅線不在一沒有,而在於四不。當然,有識者會擔心陳水扁是在玩切香腸的把戲,會擔心倘若中共隱忍,美方又提不出實際有效的約束,這代表切香腸成功,一沒有過關,陳水扁下一步就會挑戰四不。
這樣的憂慮是不會發生的。陳水扁雖有權廢除國統綱領,但他卻沒有進行法理台獨的實力。我國憲法是一中憲法,陳水扁要立新憲、改國名,除非搞革命,否則就得按修憲程序進行。依憲法增修條文規定,憲法修改,在提案部分要有立委四分之三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決議,成案後,還要有有效同意票超過全國選舉人總額半數的公投,才能通過。這個門檻別說支持度只剩不到百分之廿的陳水扁不可能通過,就算以民進黨情勢最好時的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支持率也無法達成。
最後,陳水扁的舉動讓筆者想到了清末愚昧無識的慈禧太后放縱義和團而招致八國聯軍時,東南各省疆吏宣布自保的歷史故事。倘若中共受不了陳水扁的切香腸作法,興兵犯台時,台灣人民有沒有權利也宣布自保,要上前線,請陳水扁自己一個人扛槍上陣呢?
【2006/02/27  聯合報 950227】

何懼台獨是選項

在這篇文章的開始,容我先「對號入座」,我承認,我是「統派」。是一個現階段上理性贊成「兩岸統合」的統派,是一個在未來條件成熟時,在情感上贊成「兩岸統一」的統派。我對我的主張,非常有信心。

但即便我是統派,即便我認為統優於獨(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我必須說,沒有人,沒有人有權利說「台獨不是一個選項」。這麼淺顯至明的道理,經歷了數十年民主政治洗禮的政治人物,竟然還有人搞不懂!

武俠小說中常常會有這樣的場景,一位高手遇到群雄的挑戰,他對著眼前的敵手自信地說道:「武器隨你們挑!」張三選劍打不贏他,李四選刀打不贏他,王五比拳打不贏他,孫六更絕,要高手自縛手腳再打,結果高手用獅子吼一嘯,孫六立刻萎靡在地。這位高手,根本不怕別人有什麼「選項」,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功夫最棒,無人能及!

統派的朋友們,到底在怕什麼呢?如果台獨真的那麼糟糕,那麼恐怖,台灣人民又不是傻子,承認它是選項,難道大家就真的會去選嗎?一個對自己的意見主張有信心的人,是不會去否定別人有提出意見的權利的。就像一位高手,會大方讓對手用任何武器對陣,才真正顯示出對自己武功的信心。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提出「台獨是台灣人民的政治選項之一,但不是國民黨的選項」,這正是對反台獨有信心的大方表示,敢於伸張這樣的信心,「統」才能掙脫束縛,與「獨」方公平辯論。這正是統方論述的一大進步,喝采都來不及,有什麼好跳腳的?

民主政治,要讓自己的意見獲得認同,靠得是說服,不是抹煞。就好比在市場上要賣梨還是賣蘋果,賣什麼是自己的「選項」,但要買什麼,卻是消費者的「選項」。那有自己要賣梨,就告訴消費者不准買蘋果的道理。

國民黨反台獨或民進黨擁台獨,都不過是民主政治下,「區區的」政黨選項罷了,政黨不等於人民,他只能端出「選項」,讓人民選擇,政黨沒有權利說「因為我擁/反台獨,所人民不能把反/擁台獨當成選項。」不管是擁台獨還是反台獨,在民主社會中,要靠說服而不是抹煞的方式來爭取人民的支持。

為什麼統派的論述在近幾年來和病雞一樣不振?因為許多統派主張者,只會偷懶地高喊「反台獨」,把支持台獨的人說成妖魔鬼怪,卻說不出反對台獨的理由,反而讓擁台獨者輕易用一句話堵住統派的論點:「政黨沒有權利剝奪台灣人民的選擇」。

看到藍政治人物為了「台獨選項說」跳腳不已,明明一件對於反台獨論述大有其利的事,卻自己嚇自己地驚惶失惜,筆者只能說,國民黨屢屢被民進黨打敗,不是沒有道理的!

筆者曾聽人說過:「陳長文是台灣唯一的大統派!」如果連我都不怕台獨是選項的話,其他人,可不可以對自己有信心些呢?

英文譯稿〈Why fear the independence option?〉, Taipei Times, 2006/02/12
https://cvchen.com/2006/02/22/why-fear-the-independence-option/

【2006/02/18  中國時報 950218】

要有「不為戰爭準備」的勇氣—別再拿「兩岸軍力失衡論」不斷的催眠

英國社會運動家,並因成功發起愛爾蘭和平運動而獲得一九七六年諾貝爾和平獎的貝蒂.威廉斯曾說:「人不僅僅必須結束戰爭,還必須開始培育不為戰爭準備的勇氣。」能說出這句話,需要大智慧,更需要敢於誠實面對自己、面對現實的「勇氣」,特別是對台灣的政治人物來說。

眼見在野黨在軍購的立場上軟化,看來高昂的軍購預算通過在即,也許這篇文章改變不了預算通過的命運,但筆者還是要提出批判。過去兩年來,朝野表面上為高昂軍購僵持,但其支持軍購的本質上卻是一致的。這種「朝野政黨間壟斷的共識」,使得反對軍購的聲音,長期處於弱勢。

聲音的失衡,使得主張軍購者不肯針對反對軍購者的主張,正面回應。永遠是一套兩岸軍力失衡論,台灣不追就如何如何?重複地陳述一模一樣的論調,並且故做客觀地說:「朝野政黨要『理性』討論軍購,不要為反對而反對!」這種幾近催眠的重覆論述,的確創造了言論上的優勢錯覺,好像說多了就是有道理的。而反軍購一方的謙虛,反倒似乎是理虧了。既然如此,就讓筆者用更簡單的方式再說一遍。

首先,請不要再拿兩岸軍力失衡論來重複催眠。反對軍購論者從不否認兩岸軍力失衡的「事實」。我們質疑的是,因為「失衡」而導致必須「軍購」的邏輯。我們要問的幾個問題很簡單,也請主張軍購者(特別是總統和國防部長)不要迴避,那就是:第一、如果我們不急著宣布或準備台獨,這場虛構的未來戰爭,還會發生嗎?第二、這失衡,會因為花了每年幾千億的軍費,就因而「平衡」了嗎?第三、愛國者飛彈、空中預警機、潛水艇或其他昂貴武器買了,中共就打不過來了嗎?或是可以多撐幾天呢?第四、就算多撐幾天了,美國就保證會出兵護台嗎?第五、久經和平,在役期縮短、訓練質降、後勤準備不夠的今天,我們的國民(特別是國軍)有面對戰爭的準備嗎?

不要閃躲問題,不要自欺欺人,這些答案,都很明顯的是不!不!不!如果是這樣,反對軍購者一再呼籲把資源、經費用在促進交流和平、消弭戰爭,而反對花下天價去「準備」一場不可能贏或者根本不會發生的戰爭,到底那一點不理性了?

而我們還要問的是:政府財政是有限的,在累積的潛在負債近十兆的情形下,六千億或每年三千億花掉了,除了債留子孫外,必然會排擠到社福、民生、治安等諸多預算,各政黨有沒有勇氣告訴那些沒有受到良好社福照顧、經濟困頓找不到工作、在治安不佳下無辜被殺被綁的人民,其實,他們本來是可以有機會不必遭遇這些悲慘境遇的,如果政府把錢拿來做好社福、經濟、治安的話。

八○年代之後,兩岸情勢已變,兩岸間和平可期待性大幅增加,相反地台灣備戰以抗衡中共的可期待性卻幾近不存。這個變化趨勢,民進黨故意看不到可以理解(但不可自欺欺人),對執意追求台獨的政黨來說,戰爭本有其預見的必然,自然會傾向備戰。但倡言追求以和平方式將統一列為選項的國民黨,為什麼看不到?

還是回到篇頭的警言:「不為戰爭準備的勇氣。」這不僅僅是一種誓言追求和平的氣魄,對台灣而言,更是安身立命、勇敢面對現實的必要智慧。

【2006/02/15  聯合報 950215】

國統綱領,廢不廢? 亦統亦獨 落實統合論

陳總統表示要「認真思考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的談話,自毀多次信誓旦旦宣示的四不一沒有的承諾,引起美國嚴峻的批評。就實而言美國發言的強悍程度,已構成了干涉內政,如果民進黨真的那麼強調台灣主權獨立與尊嚴的話,理應悍辭駁斥。但筆者也能理解美國這越權背後的「無奈」,因為面對台灣反覆不定、不講誠信的領導人,美國也確有其不得不強硬以免被玩弄於股掌的無奈。

對此,我們除了覺得無奈外,筆者不禁要問,「統」與「獨」到底是什麼,台灣還有任令國家領導人自說自話的奢侈嗎?

在兩岸關係的論述中,民進黨最大的問題是,常透過一連串簡化的推論,例如,將反對台獨等化為支持統一,再等化於支持被尚不民主的中國「併吞」。這是一種不道德的扭曲。反對台獨的人,也可能並不支持統一;縱使支持統一,絕大多數支持的是未來的、兩岸制度條件(民主與均富)接近後的統一。

至於國民黨重複訴求「反台獨」,也不夠負責。台獨不管好不好,但終究是一個具體、可想像的選擇。國民黨在反對台獨之後,要給人民什麼樣具體、可想像的建設性選擇呢?

建設性的論述,必須可以勾劃未來並且描述現在。筆者認為,台灣大多數的人都是「統派」,只是其支持並非「統一」,而是「統合」。這種統合論可以用現狀與未來二個構面來描繪。現狀上,其所描繪的是一種帶有目的性、積極性與建設性的「現狀維持」。並不以維持現狀為已足,而是在「促進兩岸人民和平、安全與福祉」的目標引導下,進行友善交流,並加速地撤除兩岸在文化、經濟、社會上的各種藩籬。這種現狀,可以預期會展現出無限可能的階段性聯合,包括自由貿易、經濟聯合、共同市場、共同貨幣等等。

漸漸地,「現狀」會在時間的嬗遞中演變成一種有無限想像空間的「未來」。「她」可以是一種在台灣與中國大陸之上,透過共同協議擬制「超國家」。其既非典型的國際組織,也非傳統的「國家」。至於置身其下的台灣與大陸,彼此沒有隸屬的關係,是二個平等又合作的政治實體。

當然,「她」也可能是「統一」的,但卻不是像民進黨憂心的那種「併吞式的統一」,這樣的統一必須是台灣人民願意接受的,代表台灣所開出的「統一條件」(民主、均富)均已達成。「她」也可能是獨立的,一個新而獨立的「台灣共和國」會在未來產生,但這也不會與「統合論」相衝突。因必然也代表合致了「共識」程序,也就是兩岸人民均覺無妨,台灣即使獨立,「兩國人民」依然是兄弟朋友。這個可能性不會不存在,當中國大陸成為民主政體、經濟富裕的國家,制度上的進步,就會擁有態度上的包容。

只是,要到達以上境地,必須要有想像力,要能超越、打破傳統意義的「國家」框架去自由的思想,此外還必須要有「同理心」。以陳總統在新春談話引起美國關切為例。美國的反應中,提到了一個很重要觀點,那就是兩岸未來走向,不是台灣單方面決定,而是「兩岸人民都接受的方案」。這與台灣向來倡言的「台灣前途由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決定」的說法,是很不相同的。

把「前途自定」當作願望可以理解。但也須務實從國際現勢思考,我們會發現,台灣未來的決定,現實上並不單方操縱在台灣人民之手,而是「共同」操縱在兩岸人民之心。

也不必對這種「共同決定」的現實憂心。所謂的「共同決定」,意指「共識的追求」。換言之,兩岸分合的安排絕不是靠數人頭決定的,十三億人的決定不會優於二千三百萬人的決定。雙方的意見是平等的。如果,在政治上共識一時無法尋得,那麼先在經濟上、文化上先去找「共識」,換言之在這種共識決的機制下,化異求同,就變成最重要的工作。

【2006/02/05  中國時報 95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