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貪腐 先除司法三病

讀罷昨日黑白集「法恥日」一文提及九月九日既是反貪腐上街之日,又是律師節,復又是「法恥日」,筆者感慨萬千。若非台灣的司法罹病過重,羸弱無力,貪腐執政者何能張狂?人民又何必走上街頭?

司法一病:不能捍守獨立尊嚴。陳總統出訪要五院官員送機,號稱獨立的司法院,卻依奉總統令指派副秘書長往送,自棄尊嚴。立法、考試二院長不明所以,自居總統下官,排排站為總統送機,已堪責備,司法院職掌憲法解釋,對此分際不能不知,卻也卑躬折節,豈非更辱司法尊嚴?如果翁岳生院長身為全國最高司法首長,也是宿享盛譽的法界耆宿,仍不能堅持司法獨立的神聖職守,叫其他司法人如何能夠不憚行政威權,忠誠執事呢?

司法二病,輕怠草率,品質難受信任。民進黨立委彭紹瑾十年前遭砍殺成重傷案,判決出現重大逆轉。歷時十年,與本案相涉、參與偵審的法官、檢察官不知凡幾,如此偵審品質,叫人民如何信賴司法?

司法三病,缺乏有效制衡懲戒機制,良莠不齊。本月初台北地方法院宣判ETC案的同時,將前交通部長林陵三涉案情節,函請檢方偵辦。我們一方面要對於地方法院法官勿縱犯罪的敬業精神表示讚許,另一方面,則又顯示出四個司法問題。

其一,再次令人對檢察機關表現失望。法官透過傳訊與證據比對,即可判知林陵三涉弊非輕,為何檢察官卻輕易採信林君的說詞,只起訴機要秘書?這種辦小不辦大的情形,在諸多政府弊案的偵辦上屢見不鮮,高捷案、台開案均是如此。

其二,這種濫以不起訴縱放貪瀆的「通象」,已涉及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三款的濫權不起訴罪,各該弊案的承審法官不但應函請檢方對應為起訴之嫌疑人重為偵查,甚至應就檢察官有無涉及濫權不起罪,函請檢察機關偵辦。然而,我們卻從未見法官為之,不也是另種包庇?

其三,從ETC案之地方法院法官主動針對涉案嫌疑人,依職權函請檢方偵辦一事,擴大而觀,也可看見其他法官的消極縱怙。類此消極不作為的法官,卻無相應的懲戒機制,使得正義的伸張,全存乎承審法官的自我期許。

其四,司法人官官相護,不敢對同僚不法怠職行為主動偵辦懲訓,亦是造成司法風紀敗壞、人民失去信心的重要惡端。

要永斷政治貪腐,重令吏治清澄?先根治這司法三病吧!

【2006/09/09  聯合報 95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