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幸福与希望

最近,看了五部国家地理频道所拍摄的纪录片,内容都是各种令人惴惴不安的灾难:互相残杀的战争、以平民为攻击对象的恐怖活动、现代科技也无能为力的大海啸和病毒、现代化破坏传统带来的无力感和价值错乱。然而,在这些画面中,我得到的体悟是:只有当人们认真地去了解战争的残酷和灾难的无情,才能够找到幸福与希望的道路。

在《关爱无国界──烽火下的镜头》片中,真实的悲剧就血淋淋地在人们生活的街市中上演着: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边境一个小边防哨,遭自杀炸弹攻击,窜起一柱白烟,一位以色列巡警和一位阿拉伯少女当场被炸死。镜头拉近,那位阿拉伯少女的头颅滚倒在街旁,清丽的脸庞上染著血。没有人能了解她为何选择把自己绑上炸弹,亲手拉下让她粉身碎骨的引信……。如果以色列人能和阿拉伯人和平相处,那个少女也许还开心地活着。

《恐怖统治──人质事件簿》则是一部车臣恐怖分子占领莫斯科剧院的纪录片,画面里有恐怖分子对俄罗斯小学发动残酷攻击,绝望的父母抱着淌血的无辜孩童在哭号;还有恐怖分子在镜头前对着全世界说:“我们不要钱不要飞机,你们凭什么说我们是恐怖分子?”全片不只有人质的观点,也有恐怖分子自己的诠释。

这些纪录片的镜头,都几乎像利刃一样尖锐,令人看在眼里痛彻心底。也因此让我深刻反思:在台湾,战争是个抽象的概念,但在那里,战争是他们每天生活的一部分。那阿拉伯少女头颅影像,始终在我的心里头挥之不去。我一直在想,她临死的那一刻,究竟在想些什么?如果了解把她推向战争的原因,是不是就能让我们更远离战争?而一旦有一天遇上了国际恐怖分子,我们又该怎么做?要如何解开这可怕的死结。

《微型杀手──世纪大流感》、《南亚大海啸──劫后余生》这两部片子,都让我们知道,人类面对自然有多么的无助,许多人因无力感而愈加冷漠,但事实上是,假若更能有效动员防疫,SARS就不会在全球引起大规模的惊慌;透过大海啸的不幸经验,提醒我们赶快去学习如何防范或降低灾难的应变之道。

在SARS流行期间、南亚海啸发生过后,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都曾参与防疫的工作和救灾的募款,当时我就设想把自已放在里面,换成是我,我该怎么做,即使在绝望中也要找希望,才能更积极有效的预防这类灾变,也唯有我们越了解它们,然后一起预防,才能保障所有人的共同幸福。(陈长文)

【2006-09-19 民生报01版今日焦点 950919】

道德拒绝 人民有决心

九月九日,笔者默默地到了凯达格兰大道,静坐在人群之中,感动于人民的不沉默,他们可以假装事不关己,也可以用政治中立作为冷漠的借口,不必上街头吹风淋雨,然而他们没有,他们凭著良心,用行动对贪腐总统作出了道德拒绝。一周来,有愈来愈多各个阶层的民众加入“道德拒绝”的阵容。有校长、老师、军警、公务人员、艺人、律师、医师,也有热情洋溢的青年朋友。昨天的萤光围城,更是汇集了各个阶层的声音。

然而,除了这些朋友外,笔者更期待,社会上每一个不愿向贪腐执政者妥协的人,要从生活的一切可能中,对这个失格失德的总统说不。在法律未能及时提出答案前,笔者特别希望更多关键的意见领袖跳出来对陈总统说不!

第一位是林义雄先生,林先生是党外民主和清廉的精神象征,一言一行重于泰山,在这历史时刻,岂能漠视执政者的滥权腐败?

第二位该站出来的是李远哲先生,李先生在二○○○年时以“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沦”一席话为陈总统背书协助其当选,我们固然不能以今非昨,但现在陈总统失格失信已臻于极,李先生最起码该有勇气以六年前的标准,对陈总统作出明确的评价,而不能顶着知识菁英的光环,不言不语!

第三位要站出来的是翁岳生院长,翁院长是德高望重的法学耆宿,一生作育英才,然而身为陈总统授业恩师,岂能坐任学生毁损为师之誉,回头责难翁院长教之不严以致于此,或有过苛。但此时此刻的翁院长有道德上的义务,重新点教总统做人的道理。

吕副总统、苏院长及政务官员更应有所表态。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笔者衷心期盼诸位对陈总统的作为作出评价。不论是正面或反对,请给告诉人民,你们的立场何在,不能以“无罪推定”的法律原则为由,而在道德要求上噤声不语。

当然,企业菁英也应有勇气对总统作出道德拒绝,就算不苛求企业家站上凯道,与人民同一阵线,至少也应与总统有清楚的界划,拒领陈总统所颁奖项,甚至拒见总统。此外,报载陈总统为换取监委人事过关,考虑重提名单,笔者也要呼吁社会清望之士,被一个涉弊蒙贪的总统提名,是一种羞辱,社会清流应该拒绝陈总统的提名。

社会菁英们,除非真心认同陈总统行为,愿与陈总统揹起同样的历史评价。否则,都应该作出“道德拒绝”的历史表态。千万不要姑息、漠视陈总统的行为,而怯为评价,沦为虚伪的“道德中立”。亦即,当问题涉及最基本的道德判断时,包括普罗百姓、士农工商、政党党工更不论政务官,都必须站在历史的面前,依秉良知,作出善恶的判断。

只有当所有人民坚持道德良心,不向贪腐低头,不乡愿,不故作清高地虚伪沉默,才能让坚持不退的贪腐总统倒下,也才能对所有继任的政治人物竖立一个历史性的警戒,告诉他们,人民有决心、也有能力制裁不肖政客。

【2006/09/16  中国时报 950916】

【推荐序】虽非全能,却正义可亲—我所愿信的神《当好人遇上坏事》

严格来说,我并不适合为这本书写推荐序,因为我既不是犹太教徒,也不是基督徒。但即便如此,我仍很乐意为此书写序,很乐意向大家推荐这本好书,因为它的确为“好人为什么受苦”这个重要的哲学命题,提出了一个周延、有说服力的解答。实际上,这也是困扰我许久的问题,我相信这也是困扰许多“好人”的问题。

如同本书第二章作者把约伯的遭遇做为神学逻辑分析的对象,我也有和约伯一样的困惑,而我相信所有和约伯一样自认是好人,却无端遭遇苦难的人,也会有同样的困惑。那就是:“上帝是以什么样的标准,降祸在我们这些人身上?”

我的儿子文文一出生,就有多重功能障碍。当我满心欢喜地迎接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却发现这个新生命一辈子注定无法像平常人一样地生活,我就如同多数人一样,完全无法置信。

二十多年后的我,对于文文身上的苦难,我接受了这个事实,也有了新的体悟。由于有了文文,让我对类似家庭有了更深的了解与同理心,也让我更深层地去体会人应该也必须努力地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社会上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如果不是文文,我是否会有相同深刻的感受,我并没有把握。从这一点来说,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告诉自己:“神的安排,自有道理!”

但若从文文的角度来说呢?神的安排,道理又在哪里?他可是彻底无辜的啊,神为什么施加苦难在这个无辜的孩子身上,就这一点来说,我无论如何也无法被“神的计画”所说服。

就如同一年多前,我的一位同事失去了他的孩子。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为人正直忠诚、充满爱心。如果,上帝要以道德高低做为论罪加难的标准,我相信,丧子之痛无论如何也不该加到他的身上,可是,不幸的苦难还是发生在他身上。

我忍不住问他,上帝为什么这样做?他忍着悲痛,还是只能告诉我:“神自有祂的计画!”我不知道这个“计画论”是否真的说服了那位虔诚的基督徒同事,但,我就是没有办法被这个计画所说服。

然而,这样的疑问,本书很诚实,也很正面、清楚地提出了解答。作者透过约伯的故事,提出了三个命题,这三个命题必有一项为伪。那就是:

一、神是万能的,世上一切莫不肇因于祂。没有祂的旨意,万事不可能成就。
二、神是正义、公道的,赏善罚恶,因此义人发旺,恶人遭报。
三、约伯是个义人。

同样的命题格式,也可以用在我的身上,或我的同事身上。只要将第三个命题中的“约伯”改成“陈长文”,或我那位同事。

这时,若要承认神的万能、神的正义,就只好回过头来告诉我,约伯或我或那位同事是个该受惩罚的坏人。不要说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论点,它也等于在传播一个非常糟糕的“结果论”观点:别去同情那些处遇不好的人,因为他们“罪有应得”。

如同作者在书中所引的伊朗谚语:“如果看见盲人,不妨踢他一脚;凭什么你要比上帝更恩待他?”换言之,上帝都对他那么坏了,你干嘛要善待他?因此,且与神站在同一边,加倍地羞辱这个人吧!如果试图帮助他,你将违背神的公义。

这是多么恐怖而荒谬的观点,如果这就代表了神的“正确”,那我宁可选择“荒谬”!

身为律法教师的作者,显然觉察了这个荒谬,于是,他不去否认“约伯是义人”的第三命题,但他又认为神必然也必须是“公理与正义”的化身;换言之,他也不能挑战第二命题。于是,他能做的,就只剩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必须否认第一命题,他告诉人们:“神并非万能。”换言之,这世界有着另一个神所不能干涉并且属于自然律的随机秩序存在,是这个自然律的随机秩序造成了好人的苦难,而非神所造成。

这样的论述,等于恩恕了所有遭逢苦难的好人,因为唯有这样的论述,才能告诉那些一生秉正、热心关怀社会的好人,神并没有离弃他们,没有“不正义”地惩罚他们,更没有为了成就“神的正义美名”,而“诬陷”他们是“不正义的坏人”。

这种挑战神是万能的论述,对一位律法教师来说,无疑是需要勇气的(我颇怀疑,其他的基督教牧师能否做到),但这位律法教师选择诚实于逻辑、诚实于道德律,也认为这样的诚实,才是真正地诚实于神。

秉持着这样的神学观,作者接着把神与自然律切割开来,进一步论述,神为什么不是全能的。亦即神也不能违反自然律,以及人依自由意志对善恶的选择。他举了个很好的例子,如果神是全能的,可以为了奖赏好人,而干预自然律,那么我们就会发现:一个好人,可以从一百公尺的高楼坠地却毫发未伤;可以穿过失火的森林,而衣衫不破。这样一个违背自然律的世界,会是一个更好的世界吗?

论述至此,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完美了,但其实这样的论述,却挑战了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还要信神?”换言之,为什么还要信这个“有限的、非全能的神”呢?

其实答案也很显而易见,因为神虽“有限”,却非“无能”,他并不能扭转自然律,但却可以带给人们平静、勇气等内在的力量,让人可以更坚强地面对自然律带来的苦难,并且从这些苦难中得着智慧。这才是神动工的重心所在,也是人为什么要信仰神的最重要理由。

说到这里,看完这本书的我信不信神呢?我其实仍旧没有答案,并不是作者的说服力不好,也不是他的逻辑不周延,我只是单纯的没有答案。但我可以给的答案是:如果,真的要我信神的话,我会选择与作者相同的神,没有全能的法威,但却是一个正义的、可爱的、愿意无条件站在好人身旁的神。

(本文摘录自《当好人遇上坏事》一书推荐序文,本文作者为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会长)

《当好人遇上坏事》
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
作者: 哈洛德.库希纳
追踪作者
原文作者:Harold S. Kushner
译者:杨淑智
出版社:张老师文化
出版日期:2006/09/15

 

 

治贪腐 先除司法三病

读罢昨日黑白集“法耻日”一文提及九月九日既是反贪腐上街之日,又是律师节,复又是“法耻日”,笔者感慨万千。若非台湾的司法罹病过重,羸弱无力,贪腐执政者何能张狂?人民又何必走上街头?

司法一病:不能捍守独立尊严。陈总统出访要五院官员送机,号称独立的司法院,却依奉总统令指派副秘书长往送,自弃尊严。立法、考试二院长不明所以,自居总统下官,排排站为总统送机,已堪责备,司法院职掌宪法解释,对此分际不能不知,却也卑躬折节,岂非更辱司法尊严?如果翁岳生院长身为全国最高司法首长,也是宿享盛誉的法界耆宿,仍不能坚持司法独立的神圣职守,叫其他司法人如何能够不惮行政威权,忠诚执事呢?

司法二病,轻怠草率,品质难受信任。民进党立委彭绍瑾十年前遭砍杀成重伤案,判决出现重大逆转。历时十年,与本案相涉、参与侦审的法官、检察官不知凡几,如此侦审品质,叫人民如何信赖司法?

司法三病,缺乏有效制衡惩戒机制,良莠不齐。本月初台北地方法院宣判ETC案的同时,将前交通部长林陵三涉案情节,函请检方侦办。我们一方面要对于地方法院法官勿纵犯罪的敬业精神表示赞许,另一方面,则又显示出四个司法问题。

其一,再次令人对检察机关表现失望。法官透过传讯与证据比对,即可判知林陵三涉弊非轻,为何检察官却轻易采信林君的说词,只起诉机要秘书?这种办小不办大的情形,在诸多政府弊案的侦办上屡见不鲜,高捷案、台开案均是如此。

其二,这种滥以不起诉纵放贪渎的“通象”,已涉及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项第三款的滥权不起诉罪,各该弊案的承审法官不但应函请检方对应为起诉之嫌疑人重为侦查,甚至应就检察官有无涉及滥权不起罪,函请检察机关侦办。然而,我们却从未见法官为之,不也是另种包庇?

其三,从ETC案之地方法院法官主动针对涉案嫌疑人,依职权函请检方侦办一事,扩大而观,也可看见其他法官的消极纵怙。类此消极不作为的法官,却无相应的惩戒机制,使得正义的伸张,全存乎承审法官的自我期许。

其四,司法人官官相护,不敢对同僚不法怠职行为主动侦办惩训,亦是造成司法风纪败坏、人民失去信心的重要恶端。

要永断政治贪腐,重令吏治清澄?先根治这司法三病吧!

【2006/09/09  联合报 95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