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線段人生

接到民生報邀請,每週與讀者分享一些想法。我想了想,決定選擇「書與人生」為題,把自己的讀書心得整理一下,以一週一書的方式,談一些人生想法。

第一週,我選的書是海麗葉‧麥布萊‧強森所作的《像我這樣的活著》。

如果把人生比喻為一段段的線段。那麼,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擁有一個個絕不相同的線段。

長壽的人的線段比較長;早夭的孩子的線段彷彿一個點,來不及開展就結束了;有的人的線段平平坦坦,直順地到終點;有的人的線段則迂迴曲折、時高時低;有的人的線段像個迴圈,東繞西繞卻繞回起點,彷佛從沒開始;有的人的線段則像一幅畫,畫山畫水畫世界;有的人的線段粗,有的人的線段細;有的人的線段黑白分明,有的人的線段五顏六色……。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的人生線段。

然而,在這些不同的人生線段之間,卻有著一個絕對相同的共同點,那就是,每個線段都有「終點」,都有它到不了的地方。

我覺得,本書想要表達的,大概就是這個意念吧!她想要告訴大家的是,身心障礙者(其實不應以障礙稱之,他們只是面臨了另一種人生「挑戰」)需要的是尊重,而不是憐憫,和任何所謂「健康者」一樣,他們也有著專屬於自己的、有限的「線段人生」。如果,我們把眼睛往線段之外的地方看,不只「身心挑戰者」他們有走不到的地方,所謂「健康者」,也一樣有走不到的地方。如果,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其「有限處」,那麼其中一部分的有限者,又如何能以「高高在上的態度」,去「可憐」其他的有限者呢?

雖然人生如線段,有其終點,有其界限,向著界限以外看,每個人都有他到不了的地方。但反過來說,如果向著線段裡面看,人生其實仍有著「無限」的可能。一個人也許一輩子當不了總統(其實,如果當的是一個貽誤國家、為民所唾棄的總統,那還是不當比較好),但他可以當工人、當農夫、當老師、當公務員……。他還是有很多的人生選擇。就像作者一輩子可能都無法不倚靠別人、不倚靠機器,獨立地站立行走,但她仍可以寫出這本充滿感情與幽默風趣的書,來激勵人生。

生命究竟是有限或無限,完全在於我們怎麼去看待自己的生命、實踐自己的人生。熱情開展生命的無限處,而不自憐自哀於生命的有限處,這才是真正的人生。

【2006/10/10  民生報 95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