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线段人生

接到民生报邀请,每周与读者分享一些想法。我想了想,决定选择“书与人生”为题,把自己的读书心得整理一下,以一周一书的方式,谈一些人生想法。

第一周,我选的书是海丽叶‧麦布莱‧强森所作的《像我这样的活着》。

如果把人生比喻为一段段的线段。那么,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拥有一个个绝不相同的线段。

长寿的人的线段比较长;早夭的孩子的线段仿佛一个点,来不及开展就结束了;有的人的线段平平坦坦,直顺地到终点;有的人的线段则迂回曲折、时高时低;有的人的线段像个循环,东绕西绕却绕回起点,彷佛从没开始;有的人的线段则像一幅画,画山画水画世界;有的人的线段粗,有的人的线段细;有的人的线段黑白分明,有的人的线段五颜六色……。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人生线段。

然而,在这些不同的人生线段之间,却有着一个绝对相同的共同点,那就是,每个线段都有“终点”,都有它到不了的地方。

我觉得,本书想要表达的,大概就是这个意念吧!她想要告诉大家的是,身心障碍者(其实不应以障碍称之,他们只是面临了另一种人生“挑战”)需要的是尊重,而不是怜悯,和任何所谓“健康者”一样,他们也有着专属于自己的、有限的“线段人生”。如果,我们把眼睛往线段之外的地方看,不只“身心挑战者”他们有走不到的地方,所谓“健康者”,也一样有走不到的地方。如果,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有其“有限处”,那么其中一部分的有限者,又如何能以“高高在上的态度”,去“可怜”其他的有限者呢?

虽然人生如线段,有其终点,有其界限,向着界限以外看,每个人都有他到不了的地方。但反过来说,如果向着线段里面看,人生其实仍有着“无限”的可能。一个人也许一辈子当不了总统(其实,如果当的是一个贻误国家、为民所唾弃的总统,那还是不当比较好),但他可以当工人、当农夫、当老师、当公务员……。他还是有很多的人生选择。就像作者一辈子可能都无法不倚靠别人、不倚靠机器,独立地站立行走,但她仍可以写出这本充满感情与幽默风趣的书,来激励人生。

生命究竟是有限或无限,完全在于我们怎么去看待自己的生命、实践自己的人生。热情开展生命的无限处,而不自怜自哀于生命的有限处,这才是真正的人生。

【2006/10/10  民生报 95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