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也是一种道德义务

这一周我选的书是,吉姆.坎普所著的《从“不”说起(Start with No)》。这是一本有关谈判的书,作者从“谈判技术”的角度,提供了许多为什么要说不,以及如何说不的方法。但对于从事法律工作的我而言,“不”,除了是一种谈判技术外,很多时候,说“不”也是一种道德义务。
  
“不”代表的是一种对权限、效力及至于合法性的认识,换言之在谈判的过程中,谈判者必须知道,有很多事情谈判者是没有“权利”或“资格”说“是”的。
  
例如,30岁的玛莉手上有一包香菸,她想卖给10岁的约翰,那她的行为将违反菸害防制法,这时的玛莉就没有交易的“权限”,因为这个交易是违法的。如果换成30岁的约翰想向年仅6岁的玛莉买一幢房子,这时约翰也不能完成这个买屋交易,因为依法律规定年仅6岁的玛莉无行为能力,其意思表示无效,约翰若想买玛莉的房子,必须和玛莉的法定代理人洽商。玛莉和约翰单纯的交易约定是无法成立的,因为这样的交易没有“法律效力”。
  
以上两种情形,都还不难判断,因为违法的事不该做,而没有法律效力的事做了也是白做。但如果我们再把情形复杂化一些就会更有挑战性。假设玛莉有一颗苹果,约翰想买,而玛莉委托南西和约翰交涉价格,这时南西可以用30或40块钱出售玛莉认为至少值50元的苹果吗?依民法规定,南西对玛莉负有“与处理自己事务为同一之注意”之义务(在无偿情形)或“善良管理人”的义务(在有偿情形),因此南西并非可以任意决定成交的价格,南西若违反这样的义务,轻者负担民事的赔偿责任,重则构成刑法的背信罪。
  
别小看这个问题,如果把玛莉换成是一间股票公开上市的股份有限公司,而南西是该公司经理人,这时拥有经营决策权的南西,就有可能会做出伤害公司(全体股东)利益的商业决定,在与对手谈判时做出不该的让步,这涉及“公司治理”的问题。南西对公司实际上负有为“妥善商业判断”的义务,这个义务既是一种“职业道德”,也是一种“法律要求”。
  
总结来说,我简单归纳三个必须说“不”的情境,即“对于构成违法的事说不”、“对没有法律效力的事说不”以及“对不合于妥善商业判断的事说不”。这三个不,与谈判技术无关,是谈判者非说不可的“不”!

【2006/10/17  民生报 95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