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不容成为隐匿的允诺者-评《给青年律师的信》

这些年,我常陷入一种矛盾情绪。一方面,深以当了四十年的法律人为荣;但另一方面,由于部分法律人在社会上表现不佳,特别是若干担当国家领导的法律人,不仅拿不出政绩,甚至公然毁法,使得法律人受到社会强大的责难,对此,则让我感到万分羞耻。为了解开这个矛盾心结,我不断地思考。就在这样的心情背景下,我读到了哈佛大学教授,也是美国知名律师亚伦.德修兹 (Alan Dershowitz) 所写的《给青年律师的信》(Letters to a Young Lawyer)中译本。

一翻开本书,我不但一口气读完,并且在一个月内,反复看了三遍。作者用最率真直接的文字,对美国法律人(包括律师、法官和检察官)的表现,提出了严肃的批判。也对于律师应当拥有什么样的自我期许,提出恳切的想法。

这本书的第一个重点,就是告诉青年律师,应当厘清与遵守的伦理典则。作者坦率地表示:“你想行善。谁不想呢?可是一旦当上了律师,你对善的定义必须和过去有别。作为一名律师,你是另外一个人的代言人。”当有人质疑他为“坏人”辩护时牺牲了伦理,他则严辞回驳:“什么叫做‘牺牲伦理’?这正是我的伦理──替被控犯罪的人辩护,无论我是否相信他们可能是清白或有罪的。”

的确,律师很容易受到的责难。一般人不理解律师负有更宏观的制度保障义务,也就是确保“每一名被告──无论是否有罪、不讨人喜欢”,都应得到积极的辩护。作者对法官和检察官等不同法律人的角色也提出了精辟的定位和勉励。

这本书第二个,也是我觉得最重要的重点是,作者跳脱了法律人“同道相护”的乡愿沉默,对古今美国法律人表现失当之处,不假辞色地提出批判!并对堪当典范却默默无名的法律人予以衷心褒扬。

例如,他把波兰一位律师出身的外交官詹恩.卡尔斯基,与美国罗斯福总统时代的大法官法兰克福特做出对比。前者冒死潜入纳粹统治下的犹太社区和集中营,报导当地惨况,希求唤起世人的注意与援助。当他将这些资讯向后者报告时,这位“享有卓誉”的大法官却担心转呈该报告给罗斯福,可能影响总统对自己的信任,而无动于衷。

对此,作者评语是:“这两个人,一位是真正的英雄,一个是人格千疮百孔的重要人士,差别就在这里。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作为你人生的指引。”

反观台湾不也是如此吗?崇隆的社会地位与个人品格不一定成正比。身为司法贞操最高指标的大法官,被疑关说议案、屈服行政威权、卷入桃色疑云……。连高高在上的大法官表现都如此不堪,法律人如何让人尊敬?而许多司法风纪事件,也同时冲击社会对法律、检察官及律师的信心。
面对社会非难,台湾的法律人要如何重建大众信心呢?我想到叙利亚文豪纪伯伦曾说的一句话:“就像一片孤叶,不会未经整棵大树的默许就枯黄,作恶者胡作非为的背后并非没有你们大家隐匿的允诺。”所有自持清正的法律人,我们不但不能容许自己成为败坏法律人名声的那片“枯叶”,也绝不能容许自己成为胡作非为作恶者的“隐匿的允诺者”。对于不义坏德的法律人,我们必须站出来伐罪声讨。

像亚伦.德修兹那种不乡愿的态度,正是所有法律人自我反省的重要起点。

 

《给青年律师的信》

作者简介:亚伦.德修兹(Alan Dershowitz)是哈佛大学法学院菲立克思‧法兰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讲座教授。1962年自耶鲁法学院毕业,28岁时即成为哈佛大学法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全职教授。为美国一流的辩护律师与著名的人权自由斗士,同时身兼演说家、书评家、作家等身分。

译者:杨惠君
出版社:联经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06/09/04

2006-11-05╱联合报╱第37版╱读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