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质司法人员 应有淘汰机制

希腊神话中,有一位叫坦塔罗斯的国王,他因杀死自己的儿子,触怒天神宙斯。宙斯降下惩旨,要坦塔罗斯永世站在一块摇摇欲坠的巨岩下,让他时刻感受巨岩从头上坠下的恐惧。

鉴诸许多司法风纪、司法人员轻怠失职的事件,突然觉得,我国的司法人员似乎也迫切需要在其头顶置上一颗“坦塔罗斯之石”,以警其忠勤于职守。

日前在景文案中一审法院作出十七人无罪判决后,承办检察官刘承武因疏失致逾十日的上诉期间,被高院驳回其上诉。此案暴露对司法人员“惩戒约束”的机制不足,才会出现类似漫不经心的疏忽。

由于十日上诉期间的规定明确,从客观程序上即可明确辨识检察官的怠误。然而,对于较难直接客观辨认的实质性怠误(例如承办台开案的许永钦检察官恣凭主观切割案情、限缩侦案,等于变相纵放罪犯),依我国现存的司法机关惩戒机制,不是阙如,就是形同具文,不曾援用。

例如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项第三款规定,有追诉或处罚犯罪职务之公务员,明知为无罪之人而使其受追诉或处罚,或明知为有罪之人而无故不使其受追诉或处罚者,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该条文看似严厉,实际上却看不到司法人员因违反该规定而被诉。

这只有二种可能性。第一,我国的司法人员素质优齐,从未涉反该法,但观诸频频的司法风纪事件,这个可能性颇令人存疑;第二,法条虽在,但囿于官官相护的惯习,却纵而不闻,若然,则这些“纵而不闻”的司法人员,滥权不诉涉嫌滥权不诉(当诉不诉)或滥权起诉(不当诉而诉)的司法人员,也一样触犯滥权不诉之罪。

另一个情况类似的法条则是冤狱赔偿法第十六条。当冤狱是司法人员怠忽职守造成时,国家在赔偿冤狱者后应向失职司法人员追偿。该条有重要的约束意义,因为国家的钱往往不被当钱,只有要求司法人员对其怠职过失,从自己口袋里掏钱赔偿时,才能警其注意,认真执法。否则,无辜人民在司法人员轻忽态度下受司法冤缠,家破人亡、名誉尽毁的悲剧,将会一再发生。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不曾看过国家向怠职的司法人员行使追偿之权。这时有追偿义务的政府机关,实难脱渎职之责。

要知道,一个形同具文、不被尊重执行的法律,只侵伤法律的尊严公信,如果司法机关并无诚意执行,那不如建议立法机关废法!

近来国人十分关注司法独立的问题。然而笔者认为,所谓司法独立,指的是必须免豁于行政机关滥权干预的相对独立,而不是完全不受制衡约束的绝对独立。我国司法机关最被诟病的二大毒瘤,一是屈服于行政威权的消极惯习,另一则是缺少制衡而致轻忽人民权益与诉究罪犯的天职。陈瑞仁的起诉书,让我们看到除去第一毒瘤的希望,但第二个毒瘤要根除,则需要一颗让司法官戒慎恐惧的坦塔罗斯之石———建立有效约束乃至于淘汰劣质司法人员的机制。

【2006/11/13  联合报 95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