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陳總統 讓我們從痛若中尋見真理

   在陳瑞仁檢察官公布了國務機要費的起訴書後,看著陳水扁總統的堅不下台的答辯,看著民進黨內保扁的聲音擊潰了反省的聲音。我不禁懷疑起,所謂的公理與正 義到底還存不存在?然而,當我思慮及此,心中不由一驚,如果,我有此懷疑,可以想見的,有多少人和我一樣,對台灣當前政局感到挫折沮喪。

  這時,漸漸地有一個聲音在我腦中盤旋:這些事情的背後必有道理。反念一想,我突然覺得,也許我們該向陳總統道謝,這不是一個反諷式的修辭,而是衷心的、誠意的感謝。雖然聽起來有點荒誕,但就像捷克前總統哈維爾曾說的:「真正的意義只能從荒誕中看到。」

  如果說,挫折與錯誤,是一個人成長的必經歷程,那麼我們應該虔敬地感謝陳總統,他幾乎盡了最大的可能性,做出一切人性中所可能的、最惡劣的錯誤示範。這個重要的反面教材,讓我們可以從中習得教訓。

  若從國家的層次來看待陳總統的錯誤,雖然他為這塊土地的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痛苦、挫折、憤怒、撕裂。但也讓我們看清了原來我們所驕傲的民主,是如此的稚嫩脆弱,原來我們還有很多需要加倍努力的地方。

  讓犯過的錯誤 能免疫

   誠如哈維爾所言:「為了瞭解真理,我們就必須沉降到痛苦的底層。」我們要謝謝陳總統,將台灣沉降到痛苦的底層,這使我們擁有了難得的機會去瞭解真理,重 新尋找社會的價值立足點、反思台灣的民主發展。如果痛苦可以讓我們看清真理,並讓我們能從此對陳總統所犯過的錯誤免疫,不讓第二個陳水扁,再在台灣這塊土 地上出現!那麼這樣的痛苦,仍是值得的。

  接著我想以幾個「具體的身分」謝謝陳總統。

  首先,我要以中華民國公民的身分,謝謝陳總統。過去六年半,陳總統為了維繫權位,極盡可能地操弄族群,不斷地裂解台灣人民本應相融相依、禍福與共的情感,讓國家因對立而空轉。

   然而,正因這種分化撕裂的政治手段運用到了極致,比較今昔,就會發現大多數人民,已然從意識形態架構出來的謊言中覺醒。本省外省的切割分化漸被痛惡,中 共同路人的大帽子也不再有效。統獨的意識形態之爭漸漸退位,於是公共政策、操守廉潔開始成為檢驗政治人物最重要的指標。

  其次,我要以曾經走上凱達格蘭大道的反貪公民身分,謝謝陳總統。「幸虧」陳總統讓人民憤怒到了極限,舉國同愾的氛圍中,長期被藍綠政黨綁架而對立的人民,竟意外地找到了反貪腐這個最大公約數,百萬紅潮因之掀湧。

  或有人會不說:「那又如何,陳總統不是仍然綁架民進黨,不動如山地厚顏戀棧?」

  紅潮 燒出了政客原形

   是的,看起來陳總統暫不會倒下,但紅潮怒火最大的意義,是在燒出政客原形,讓人民有機會對集體墮落的政客們,進行「一次性淘汰」。不要以為紅潮退去,政 客即能無事,北高市長選舉、下一屆的立委選舉,乃至於二○○八年的總統選舉,憤怒將會化為選票對政客進行制裁。民進黨在人民的選票制裁中若能覺醒,那是好 事,台灣仍需要足與國民黨互為牽衡的政黨;但若仍不覺醒,那也不是壞事,讓我們趁早淘汰一個墮落的政黨與集結其中的政客,將力量用來支持其他可以牽衡國民 黨的新興政黨。而這樣的選票制裁,也同樣可以警示國民黨與貪腐妥協合流的下場。

  第三,我想代替全國的家長老師,謝謝陳總統。很多人感 嘆,陳總統的失範讓他們很難教育子女學生。但我反覺得透過陳總統的負例,師長們更該篤定地告訴學子:「名利可求,但不能失德。」這絕非一廂情願,事實上, 從絕大多數唾棄總統失範的民調中,可以清楚看到,操守品德仍是社會堅定支持的價值。

  我一直認為,人生在世最大的獎賞就是行正坐穩,因為不論貧富,一輩子都可俯仰無愧!相對的,人生最大的懲罰,就是成為貪佞邪枉的惡徒,他身上的惡,除非改悔,就將是終生的詛咒。

   就算對以上觀點存疑,必須眼見「善惡有報」,才願意相信德先於利的道理。那麼,不妨細想,陳總統的惡行真的沒有「惡報」嗎?陳瑞仁檢察官,不就透過其起 訴書,拆穿了陳總統的謊言嗎?而即便今天陳總統仗著刑事豁免權,司法尚難對之訴究,但他總有卸任之時,法律制裁,已在不遠處等著他。

  第四,我想以法律人的身分,謝謝陳總統。這些年來,法律人全體受到社會日漸強大的責難。「法律人,為什麼不爭氣?」這個龐大的問號開始浮現在我心頭。

  而造成法律人不爭氣的最關鍵的原因則是:鄉愿。而反過來說,若想重建社會大眾對法律人的信心,法律人刻不容緩要做的就是:不再鄉愿。

  法律人 走出鄉愿文化

  二○○六年十一月三日,陳瑞仁檢察官公布了國務機要費案的起訴書,其不畏威權的執著,一舉扭轉檢察機關在人民心中瀕臨破產的公信力。這是法律人走出鄉愿文化的至關緊要的一步。

   很巧的,也同樣是二○○六年十一月三日,大法官在沒有不同意見書的情形下,以不可思議的人權低標,作出剝奪中華民國公民服公職之權,侵傷人權的「釋字第 六一八號」解釋。我得知後,即於十一月九日發表「冷漠麻木的大法官解釋」一文,以一一點名方式,批評翁岳生院長在內,作出該釋憲文的十一位大法官。草稿撰 妥後,我的學生問我:「是否不要點名批評比較好?」

  我知道學生是為我好,不希望我得罪人,更何況這些人當中有許多是我的尊敬的學者與 好友故舊。但就是因為每個法律人都不想得罪人,同道相護的結果,才使得法律人表現令人不忍卒睹!因此對是該解釋,我若不點出名字,當事人隱在「大法官」這 個集體名詞的背後,誰會去聯想大法官指的是誰?歷史也不會留下紀錄。他們就會失去自我鞭策的動力,只有透過點名的方式,賦加他們被輿論檢驗紀錄的壓力,這 樣他們才會真心在意他們作出的解釋文。

  或許有人會說,批評別人容易,難道你陳長文就不會犯錯?不是的,我當然會犯錯,但一則,身為大 法官的法律人,本該有心理準備與雅量,去接受公輿的檢驗與批判!二則,換個方向來看,身為律師的我,如果有人針對我執業表現不對之處有所批評,聞過則喜, 聞過則謝,我會給自己一個欣然接受的期許!

  而所謂的不鄉愿,也可擴大為對其他社會菁英的特別期待:請不要再以「政治中立」作為逃避公 民責任的懦弱藉口,對一個失範總統,愈是擁有社會地位與力量的人,愈有責任對其作出「道德拒絕」的價值選擇。在關鍵時刻,林濁水與李文忠二位民進黨的菁 英,以辭去立委的方式,勇敢地表達出他們對陳總統的道德拒絕,令人敬佩!比方說民進黨內的相對的呂秀蓮、蘇貞昌、謝長廷,為何仍未展現勇氣,說人民聽的懂 的話,與陳總統切割你們何時能夠展現如林濁水、李文忠一般的道德勇氣,作出負責任的歷史表態呢?黨外民主精神象徵的林義雄先生,我們也在等待著你的歷史表 態!

  社會菁英 請別再冷漠

  仍在冷漠旁觀的社會菁英們,你們在等什麼呢?當我們看到凱達格蘭大道上以行動發出反貪 怒吼的民眾,這些來自四方的升斗平民,在不景氣的經濟衝擊下,本應忙於養家餬口,他們才是最有藉口冷漠的一群。但他們卻沒有假裝事不關己,也沒有惺惺假假 的用政治中立作為藉口,他們上街頭吹風淋雨,喊啞了喉嚨,他們憑著良心,用行動對貪腐總統作出了立場表態,作出了道德拒絕。我要問問,還在忸怩作態的企業 領袖、黨國大老、學界耆宿、社會賢達們,不愁溫飽的諸位,還要機關算盡到什麼程度呢?還能繼續漠視執政者的濫權腐敗嗎?要知道,陳總統戀棧不去的最大資 本,就是這些社會菁英的冷漠旁觀。

  我知道,這些不鄉愿與道德拒絕的籲求,對講求以和為貴的中國人來說,猶顯困難。人倫關係的考量,常 常妨礙了我們對公理是非的堅持,於是官官相護、同道相護、戚親相護以及政黨內的同志相護(如民進黨在總統涉及國務機費弊案的表現)。一旦這些因循護短成為 常態,貪瀆不法的政客惡徒,就可以更加的放肆跋扈。陳總統今日荒謬不堪之表現,不就是眾人鄉愿縱容的結果?

  最後,我以泰戈爾的話作 結:「最好的東西不是獨來的,它伴了所有的東西同來。」藏在挫折裡的「反省」,是一個國家進步成長最好最美的禮物,但這個禮物唯一的缺點就是,他不是獨來 的,他總是和痛苦失敗結伴而來。當我們看見陳總統所帶來的痛苦,千萬別忘了,那也帶來了反省,讓我們深刻反省的最好實例!

  (本文作者陳長文為理律事務所執行長)

    【2006-11-14 民生報焦點評論 951114 】

【書與人生】 興、觀、群、怨

這一周我要談的是台灣作家陳魚所著的短篇小說集《解決》。

我常在想,台灣的法律人還讀不讀小說呢?有沒有時間讀小說呢?一本令人動容的小說,每每掩卷之餘,內心波動久久不能自已,那是一種洞悉生命真諦的瞬間感動,幫助讀者在那當下,認真反芻自己的人生,同時激發人類情感中,對週遭萬物悲憫的胸懷。於是我會有個天真的想法,當一位律師要為被告出庭辯護前讀了狄更斯的「雙城記」、當一位檢察官要撰寫起訴書前讀了雨果的「悲慘世界」、當一位法官要宣判前讀了江元慶的「司法無邊」、當一位法律人出身的行政院長甚至總統,要對一項重大政策下達決策之前讀了聖修伯里的「小王子」,那麼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肯定不會讓「向上提昇」這四個字在如今淪為嘲謔式的反諷,而是愈來愈進步了吧!至少在我熟悉的「法治」範疇之內應如是吧!

《解決》是以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市井小民為主題的短篇小說集,其中娓娓道盡一個個背負沈重經濟壓力的小市民,圖求溫飽的心路歷程,但是社會所能提供給他們的生存環境,往往是苛刻和險惡的,以至如故事中,待業的老李最後死於車禍、在軍中出類拔萃的阿勉退伍終究淪為搶匪、乏人聞問的游民在選前成為市長競選連任的造勢工具,凡此種種,不正是現存社會陰暗角落的縮影,卻被為政者刻意漠視的?

陳魚在自序中嘗言:「不論是痛苦、快樂、悲傷、喜悅、無奈、掙扎、希望或者失望,都渴望透過小說的方式,呈現台灣當前如我之市井小民一種真實的人生寫照。」只是這種追求基本幸福的微小權利,對許多處於弱勢的族群而言,卻如天上的星星一樣遙不可及。

於是,當一個社會的結構,在上有一位辯才無礙卻遭起訴的律師總統、一位穿金戴銀仍見錢眼開的總統夫人、一位充滿銅臭並眼高於頂的總統女婿、一座門禁森嚴的官邸前絡繹於途的達官顯貴,對照社會底層的受虐孩童、卡債學生、單親媽媽、失業父親、高捷外勞、大陸新娘以及一條條因走投無路而燒炭、割腕、跳樓、投海以至絕命的怨靈亡魂,我希望有更多優秀的作家,繼續透過全觀或微觀的寫作視野,以生花燦筆,如實寫盡這些悲愁怨苦,讓還活在這個世上,並且內心仍保有基本良知的人們,得以「興」、可以「觀」、藉以「群」、也宣洩了「怨」,即便「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事件依舊在我們生活週遭層出不窮,我仍深信人的本善將透過文學的洗滌,一點一滴匯聚成龐大的正面力量,使人們充滿慈悲,持續抑制邪惡的氣焰,並對未來的人生,充滿憧憬與希望。(陳長文)

【2006-11-14 民生報  95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