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与人生】 兴、观、群、怨

这一周我要谈的是台湾作家陈鱼所著的短篇小说集《解决》。

我常在想,台湾的法律人还读不读小说呢?有没有时间读小说呢?一本令人动容的小说,每每掩卷之余,内心波动久久不能自已,那是一种洞悉生命真谛的瞬间感动,帮助读者在那当下,认真反刍自己的人生,同时激发人类情感中,对周遭万物悲悯的胸怀。于是我会有个天真的想法,当一位律师要为被告出庭辩护前读了狄更斯的“双城记”、当一位检察官要撰写起诉书前读了雨果的“悲惨世界”、当一位法官要宣判前读了江元庆的“司法无边”、当一位法律人出身的行政院长甚至总统,要对一项重大政策下达决策之前读了圣修伯里的“小王子”,那么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肯定不会让“向上提升”这四个字在如今沦为嘲谑式的反讽,而是愈来愈进步了吧!至少在我熟悉的“法治”范畴之内应如是吧!

《解决》是以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市井小民为主题的短篇小说集,其中娓娓道尽一个个背负沈重经济压力的小市民,图求温饱的心路历程,但是社会所能提供给他们的生存环境,往往是苛刻和险恶的,以至如故事中,待业的老李最后死于车祸、在军中出类拔萃的阿勉退伍终究沦为抢匪、乏人闻问的游民在选前成为市长竞选连任的造势工具,凡此种种,不正是现存社会阴暗角落的缩影,却被为政者刻意漠视的?

陈鱼在自序中尝言:“不论是痛苦、快乐、悲伤、喜悦、无奈、挣扎、希望或者失望,都渴望透过小说的方式,呈现台湾当前如我之市井小民一种真实的人生写照。”只是这种追求基本幸福的微小权利,对许多处于弱势的族群而言,却如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

于是,当一个社会的结构,在上有一位辩才无碍却遭起诉的律师总统、一位穿金戴银仍见钱眼开的总统夫人、一位充满铜臭并眼高于顶的总统女婿、一座门禁森严的官邸前络绎于途的达官显贵,对照社会底层的受虐孩童、卡债学生、单亲妈妈、失业父亲、高捷外劳、大陆新娘以及一条条因走投无路而烧炭、割腕、跳楼、投海以至绝命的怨灵亡魂,我希望有更多优秀的作家,继续透过全观或微观的写作视野,以生花灿笔,如实写尽这些悲愁怨苦,让还活在这个世上,并且内心仍保有基本良知的人们,得以“兴”、可以“观”、藉以“群”、也宣泄了“怨”,即便“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件依旧在我们生活周遭层出不穷,我仍深信人的本善将透过文学的洗涤,一点一滴汇聚成庞大的正面力量,使人们充满慈悲,持续抑制邪恶的气焰,并对未来的人生,充满憧憬与希望。(陈长文)

【2006-11-14 民生报  95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