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本身就是一种报偿

这周我要谈的书,是凯文.杰克森(Kevin T. Jackson)所著的《建构声誉资本》(Building Reputational Capital)。

甫过世的经济学泰斗、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曾说:“企业只有一个社会责任,就是增加利润。”这句名言,一直被许多企业奉为圭臬,将之作为“道德中立”、“社会责任中立”的理由。
然而,这套价值观无限上纲的结果,却显然为人类世界带来了许多痛苦乃至于危机。特别是在温室效应可能威

胁全人类生存的危机意识下,人类惊觉到,一个无限上纲利润追求却轻忽环保责任的企业,都有可能是造成人类集体灭亡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其他许多违反企业道德,层出不穷的企业伦理事件,例如:剥削劳工、雇用童工、伪造纪录、不实行销、误导投资大众、滥用内线消息谋利、贿赂政府官员、从事不公平或掠夺性的竞争等等。都多多少少与这种利润至上论的企业价值观有关。诚如本书作者指出,这些许许多多商业丑闻都大大冲击了大众对商业世界的观感。

从这样的商业时代背景出发,作者诚恳地点出了新商业时代的企业价值观,呼吁建构声誉资本的重要性。虽然作者强调声誉的重要,但很特别的,他并不是从道德性的论述出发,而是透过许多数据数字以及严谨的逻辑推论,告诉企业经营者“声誉”的“资产”属性,以及以“声誉”作为一种“资产”,所能创造的竞争优势与强大魅力。

因为声誉是一个外在的评量结果,他终究是建构在企业本体内在所拥有的道德强度。换言之,一个不重视企业道德、企业伦理,缺乏企业使命感的公司,是不可能赢得社会大众与员工的尊敬,也不会因此得到“好名声”的外在评价。

换言之,企业今日所拥有的声誉是正是负,与其过去所怀抱的道德使命感是强是弱是不可分的。
最后,我觉得作者在结论中说的一段话非常的精釆:“事业一如生命,皆有因果报应。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这个原则也适用于声誉方面,而且会呈现指数成长。一丁点儿同情、善意和仁慈常会带来丰硕的财务利润,远超乎预期。至于非财务的收益,美德就是美德自己的回报。我们的所作所为,影响将是永远。”

美德本身就是一种报偿。只有真心相信美德,而非为求回报而伪装美德的公司或个人,才有可能真正拥有“声誉资产”。

【2006-11-21民生报/书与人生 95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