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计处要沉默到何时

特别费风暴延烧到全国数千名政府首长,当我们把目光焦点集中在当事人如何交待特别费的支出流向,以及检察官可能以什么样的标准侦办案件的同时。其实,有一个更该受到国人瞩目的机关就是:行政院主计处。

身为主掌岁计预算与决算的主管机关,很明显地是这波风暴中最该受到谴责的单位。

首先,如果是一、二个首长在特别费的支用上受到怀疑,那还只是个案当事人的操守问题,怪不得主计单位。但如果全国数千名曾动支特别费的政府首长,其中大部分支用上都有疑问,都可能经不起检察官的严格检验的话。那么,这样的通象就代表二种可能:其一,制度的设计有问题(模糊、有矛盾、有陷阱);其二,制度没问题,是政府首长守法精神普遍低落之故。

不论是何者,主计单位都难脱责任。若制度有问题、有陷阱,最有注意义务的就是主计单位,但主计单位却怠忽这样的注意义务,使得风暴扩延乃至有不可收拾的可能,可谓严重失职。纵非制度问题,而是首长普遍不法,职掌全国政府机关岁计,负责监督预算编列、决算报告的主计单位,却经年未觉首长在特别费支用过程中的不法,亦不曾主动纠举,一样该受责备(审计单位在此也有类似责任)。

而以上,还是从“过去”的角度,来探究主计单位的责任。惟逝者已矣,主计部门的怠忽职守是既成事实,究责的效果有限。但如果把目光移转到今时今刻,我们会发现,主计单位在特别费风波中彷若置身事外的默然,更是让人难以原谅。

当我们还原特别费风暴,就会发现,要判断首长支用特别费的过程中有无不法,判断的关键点之一,无疑涉及了对主计法规、相关行政惯例的解释。不管从职能分工或专业知识的角度来看,最有资格,也最应该表明看法、提出法律意见的单位就是行政院主计处。我国政府虽然采的是权力分立的政治体系,司法权与行政权是分立的,但当案件涉及行政机关的内部规则时,司法机关也必须尊重行政机关对相关规则的法律见解。

换言之,行政院主计处对于特别费支用规定有义务提出更清楚的法律见解,也有义务交待过去全国行政机关对于特别费,尤其是不用检据核销的特别费,其支用、核销、用余缴回的惯例为何?主计处有责任说清楚立场,这样才能有助厘清特别费问题究竟是制度缺陷的问题,还是首长个人不法的问题。

然而,特别费风暴延烧数月,除了表示将在未来修改制度外,不见主计处对于主计法规现状提出清楚立场。不禁令人怀疑,难道是因为之前特别费风波的焦点并非集中在执政党官员,或基于选举在即等政治考量,刻意沉默?如今,风暴演变愈烈,全国首长均受质疑、公信重创,五院院长、执政党首长亦均不能免,主计处,还要继续默不吭声、冷眼旁观吗?

【2006/11/26  中国时报 95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