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没饭吃 还会想军购?

政治人物,你需要一台身分抽签机

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对于要如何公平而智慧地分配,提出了一个“无知之幕”的概念。大意是,当我们要进行一项公共决策时,应该要想像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聪明还是愚笨、灵巧还是笨拙、强健还是病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做出公平的决策。因为,只有当决策者不知自己是否处于社会底层,他才会考虑如果他不幸沦为社会底层时,他的决策会不会使他永难翻身。

笔者认为罗尔斯的“无知之幕”,是用来评论军购问题很好的一个背景理论。我们不妨用另一种类比来谈。假设有个身分抽签机,有二千三百万种身分可以抽,包括明天就会因负债累累、经济绝援而决定带着亲爱妻小自杀的失业男;一个多重功能障碍者;一位失依的老人;也可能是一位大企业家、一位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不管你是陈水扁、苏贞昌、马英九还是朝野的立委诸公,当任你做出军购决策后,就得走到这个身分抽签机的前面。恭喜你,任何一种身分,你都有二千三百万分之一的中奖机会,而你绝不知你会抽到那一种身分。

这时,在抽签前的各位政治人物,你们会把数千亿的钱拿来办教育、兴社福,还是用来买一些即便买来也不可能打赢中共的美国武器?

对于高昂荒谬的军购预算配置,笔者投书反对不知凡几,从各种角度陈论,我们的财政困顿、民生困苦,不容我们打肿脸充胖子;大国以力、小国以智,两岸军力悬殊,与其买这些不可能挡住中共犯台的武器,不如改善两岸关系,消弭战争动机;美国没有任何出兵保护台湾的国务义务与政治诱因,缴这样的“保护费”,也买不到美国出兵护台的保证…。从逻辑论、从理性论、从情感论、从损益比较分析、从手段目的关系分析,用尽笔墨,仍然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对政治人物来说,比狗吠火车还不如!

当一切的理性说服用尽,笔者最后只能想到,为什么政治人物还是要坚持高昂的军购预算,就是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也不在乎老百姓的死活。每天有人烧炭又如何?反正烧炭的不是我!每周每月有人带着幼子举家自尽又如何?反正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与我何涉何干?几千亿是天文数字?又不是我口袋里的钱,我花得一点也不心痛!

说穿了,这些政治人物在做决策时,就是没有罗尔斯那种“无知之幕”下的同理心,世界上就是没有真正的“身分抽签机”去约束他们,设身处地地为弱势人民着想。

说到这,真是令笔者万分沮丧,眼看军购是挡不下了,社福破洞、内政百废,政客是看不到了,大家自求多福吧!我不禁开始感觉,也许很多时候,无政府好过有政府!

【2007/01/06  中国时报 96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