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

0

《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

作者:陈长文、罗智强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2006年11月28日

内容介绍

身为法律人的陈长文律师,从台湾许多法律人的表现
逐步析理,试图点出病征、找出病因,有可能的话,开出病方

这几年来,法律人及法律教育所凸显的问题愈来愈严重,特别是在法律人成为总统,并在政府各部门全面地担任重要首长后,国家的法治反而迅速崩坏,吏治腐弛、民生凋萎。法律人受到舆论空前的责难,令人感到痛心至极。

身为法律人,也一向以自己是法律人为荣的陈长文律师,心中不禁浮现了一个庞大的问号:法律人,为什么不争气?这并不是一本讨论法律伦理的学术书,虽然法律伦理确实是本书关心的命题。本书只是要从诘难性的问题做为开端:“法律人,为什么不争气?”以试图找出另一个建设性问题的答案:“法律人,要如何争气?”
这个命题,不只法律人应该也必须关心,事实上这也是所有受苦于法律人不佳表现的台湾人民所应该也必须关心的命题,因为只有进一步去了解,许多法律人会出现价值毁乱,甚至于毁法败纪而误国误民背后的原因,才能形成一个外在的监督与改革力量,去督促法律人“革心革行”。

【自序】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

陈长文

我常想,回顾这一生我所参与的诸多事情,我最感欣慰与幸运的大概有四件事。

幸运与欣慰的四件事

第一件事,是在一九九○年代前后,因为历史的因缘际会,我有幸为分隔仇对数十载两岸的交流和解,献尽了一份心力。虽然最后因为政治上的主客观因素,并没有达到我心中期待的目标。为了交代心中那些未竟的期盼,我把自己的想法写成了一本书《假设的同情》,算是做为一个人生的注记,也算是对历史作一个交代。

我觉得自己在两岸关系上的历史责任,使命已了。两岸事务要进一步的开展,两岸人民的情感要进一步的连合而不是仇恨分化,需要政治人物的良心与智慧,这一点,虽然我“失望”了超过十年,但我相信这些阴霾终将过去,因为两岸关系的客观情势已稳定,随着台湾人民益趋理性成熟,使得政客透过鼓动法理台独、刺激两岸紧张的空间也渐不存在;中国大陆亦不同往昔,维持稳定、以发展经济成为其首要目标,对台动武的可能性亦同而大减。由此以观,我敢断言,未来十年,必然会是两岸交流合作最黄金的十年,但这黄金时代的打造,则可以交给新一代的年轻人来推促。

第二件事,是从事律师工作超过三十年,特别是有幸和理律法律事务所最优秀的同仁一起打拼,凭著对专业的坚持,同仁们打造了一个受到各方肯定的一流法律事务所。即使中间曾经历过险峻的风雨飘摇,但理律不但没有被挫倒,反而被洗涤的更加璀亮。经过一连串的制度精进,不但在法律专业上精益求精,更努力强化理律在关怀社会、参与公共事务的动力。为了实践我们对社会的承诺、责任与使命,不但成立理律文教基金会,参与台湾与大陆的法律教育及法制建设工作,理律更先驱性的将同仁在社会公益的服务参与,纳为考评奖励项目。因为我们知道,任何一间法律事务所成功与否的价值衡量,其对社会的参与和贡献,是一个重要的量度。看到同仁们能全方位的追求并实践“关怀、服务、卓越”这三个理律的核心理念,让我感到既宽慰,又放心。

第三件事,是参与红十字会的国际人道服务工作近二十年,有机会为世界上超越国界、各角落需要帮助的苦难人们,尽一份当尽的心力。每一个人,都只拥有短短数十载的生命,临到终点的那一刻,如果我们可以骄傲的告诉自己,我曾善用手中的每一分力量,无私无我的为人群付出奉献,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那会是令人安慰的时刻!

对我来说,参与公益服务,是一个终生的志业,因为我深信关怀弱势、服务人群,是每一个现代公民的义务与责任。

第四件事,则是担任法学教育工作超过三十载,并且有机会为台湾的法制建设献言献策,透过教育与法制建设的参与,我们做的是最重要的观念深耕与制度奠基的工作。因为我深信,只有透过教育培养出有使命感的法律人,建构可以周延运行、增益民祉的法律制度,并将法治观普扬于社会公民,中国(包括台湾与大陆)才能成为富强、稳定、和平的幸福社会。

迫切的忧心:法学教育与法制建设的再省思

而这第四件事,则是我现在特别关心、忧心也感到迫切的一件事,一方面,是个人情感因素使然,毕竟身为一辈子的法律人,在大学执教法律、担任华人地区最具规模也极受肯定的法律事务所合伙人,我会觉得自己在法律教育、法制建设与法治观念落实的工作上,有着发于情感的义务。

另一方面,则是鉴于台湾法律人受到的诸多批判,特别让我感受到急迫性,正因为法学教育与法律制度的不健全,使得台湾没有成功教育出不论在人品、学识、专业操守各方面均堪佐国、治国大任的优秀法律人,才会致令众多乱象,使吏治腐弛、政治败坏,乃至于社会空转、经济萧条、民生愁困。这个负面循环一日不根除,人民所受之痛苦便一日不能去。

而这些忧心对于已逾耳顺之年的我,感于岁月,倍加感受到这份义务之匆迫。而这样的迫切感,可以说是我撰写本书重要的心理背景。

我迫切的觉得,即便所言所陈可能会使一些法律故旧感到冒犯,当非则非,该责即责,法律人不容许乡愿,所有法律人都不能再沉默、更不能再等待。必须深切的自省,并下定决心扭转过去的陋习,重建社会对法律人的信心。

酝酿这本书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但由于公私皆繁、无暇静虑。所以总是给自己很多借口,不断往后延搁这个想法。直到这几年来,法律人及法律教育所凸显的问题愈来愈严重,特别是在法律人成为总统,并在政府各部门全面的担任重要首长后,国家的法治反而迅速崩坏,吏治腐弛、民生凋萎。法律人受到舆论空前的责难,令我感到痛心至极。

刚开始,面对社会对法律人的质疑,我是非常不能接受的,依自己过去所受过的法律人训练、对法律人的期待及从身边许多优秀正直的法律人身上所看到的,我非常不服气的认为:“社会的质疑,都是偏见、都是误解。”然而,一段时间过去后,我的不服气却渐渐动摇,看到部分法律人,特别是一些由法转政的法律人,在公领域一塌糊涂的表现,我不由得开始感到心虚,但我又会想:“不公平啊!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怎么可以因为这一小撮人的表现,就一竿子打翻所有法律人!让其他俯仰无愧的法律人和他们同揹罪名呢?”

然而,再过一段时间,我却连这一点点“抗辩”的勇气与信心都渐渐失去了。因为慢慢的,我开始相信,社会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法律人的“整体”必然出了一些问题,一些很严重的问题,才会不断受到社会的质疑。不但没有稳固社会对法律人“正义守护”的形象认知,反而不断的为台湾制造负面示范、带来危机与灾难。

身为法律人,也一向以自己是法律人为荣的我,心中不禁浮现一个庞大的问号: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

以这个问号做为起点,我一步步的从现实世界里台湾许多法律人的表现,开始逐步析理,试图点出病征、找出病因,并且,有可能的话,开出病方。所以,这本书,就是在这种既批判复深深期待的心情下,一字一字的写成。

台湾,是预照大陆的一面镜子

而我也希望本书中试图提出的观点,不只对台湾法律人的自省有所催促,也希望中国大陆的法律人,能从台湾的经验中,得到启发与警示。在很多方面,台湾往往就像一面“预照”大陆未来的镜子,当大陆和台湾一样都在追求现代化的法治与法制时,台湾今日所面临的问题,都不啻是一种对大陆未来必然面临的“预告”。因此,本书严肃讨论的问题,以及试图提出的解决方法,不仅只对台湾适用,也值得中国大陆的法界参考。

1941年,邓小平先生在《党与抗日民主政权》一文中曾说:“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现在的问题是法律很不完备,很多法律还没有制定出来。往往把领导人说的话当做‘法’,不赞成领导人说的话就叫做‘违法’,领导人的话改变了,‘法’也就跟着改变。所以,应该集中力量制定刑法、民法、诉讼法和其他各种必要的法律,例如工厂法、人民公社法、森林法、草原法、环境保护法、劳动法、外国人投资法等等,经过一定的民主程式讨论透过,并且加强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这段对法治观念的进步理解,邓小平先生早在六十五年前即已提出。这一方面令人钦服,但另一方面则令人感慨,六十五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的法制建设与法治观念的扎根,仍有许多极待努力的地方。但即便需要努力的地方仍多,但我对中国的法制未来却是充满乐观信心的。

以在大陆普遍受到重视的维权运动为例,人民的权利是现代法律所要保障的中心价值,维权运动的风起云涌,代表着权利意识的觉醒,也就同时代表法律力量的活跃。但这样的觉醒与活跃只是起步,在中国,法治这株进步的芽苗,仍须全体中国人持续地细心呵护,也同时坚持地全力捍护!

借由本书在中国大陆的发行,我希望能借由对在台湾的法律人的角色反省,提醒在大陆的法律人,法律人在建设法制、落实法治的过程中,该有的坚持是什么?该避免的错误是什么!

非常高兴本书能够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但我也想借此向大陆读者说明并且表达歉意,虽然书中对法律人的反省对法治建设的建言,值得中国大陆的法界参考,但这些观点所引据的主要事件与背景事实,终究是发生在台湾而不是发生大陆。因此,对大陆的读者来说,对于这些事件的陌生,多少会妨碍对于书中所欲铺陈的观念的融入与理解。为了减少这样的阅读障碍,我会尽量以注释的方式,将一些在台湾发生而大陆读者相对陌生重要的事件,简单地交待其来龙去脉,但为了不让这些“注释”喧宾夺主,占去太多的篇幅,因此,事件的描述不可能钜细靡遗,若因此让读者在阅读上产生困惑,尚请读者谅宥。

此外,要向读者交代的是,这并不是一本讨论法律伦理的学术书,虽然法律伦理确实是本书非常关心的命题。本书只是要从诘难性的问题做为开端:“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以试图找出另一个建设性问题的答案:“法律人,你要如何争气?”

这个命题,不只法律人应该也必须关心,以透过自省,务求“革心革行”,事实上这也是所有受苦于法律人不佳表现的台湾人民所应该也必须关心的命题,因为只有进一步去了解,许多(虽非全部)法律人会出现价值毁乱,甚至于毁法败纪而误国误民背后的原因,才能形成一个外在的监督与改革力量,去督促法律人“革心革行”。

同时写给普罗大众看的一本书

因此,这本书不只是写给法律人共勉的,也同时是写给普罗大众看的。但由于我不打算以“学术格式”来写这本书,因此,这本书在某方面并不能、也不打算涵盖所有法律伦理问题。或许,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本书点出的问题,我会期待以后据为基础,再更深入的以学术讨论的方式,写成一本法律伦理专书,但这涉及自己的时间与心力,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就不可期了。

另外,要特别一提的,则是本书的共同作者:我的学生罗智强君。

智强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很难三言两言形容他──才华洋溢、文笔洗练、对社会充满热情;受过长时间专业辩论训练的智强,逻辑清晰、说理分明,特别擅长哲学思考。为了讨论书中许多想法与观念,我们常常在午夜时透过电话交换意见,一聊往往可以聊上一、两个小时。我们时常会针对书中的观念进行“哲学辩论”,透过思想的激荡,常常会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启发。也在撰作本书的过程中,增添无数的乐趣。

因此,这本书虽然是以我为第一人称所撰作,但其中不管是在资料的蒐集、观念的阐释、逻辑的演绎、文字的修润甚至于若干有趣小故事的穿插,智强都着墨甚深。事实上,书中许多观念与想法,也都是我和智强共同讨论出来的。因此,虽然智强谦辞,但我还是坚持将智强纳为共同作者,以联名的方式发表这本著作。因为,没有智强,这本书是不可能成形的。

事实上,这些年来,我虽然心里有很多想法、对社会有很多期待,若不是智强的帮忙,很多事情,我也没有时间与力气去一一完成,包括这本书。

最后,身为一辈子的法律人,我深深感受到,不管是法律人的心态、法律教育的方式、法律伦理的建立,都出了很大的问题。我必须要站出来说一些话,我无法容忍自己沉默下去,因为这既是身为法律人的使命,也是责无旁贷的义务。于是我开始给自己一个明确的期待与压力,要写一本反省法律人、反省台湾法律问题的书。但即便自己给了自己这样的期待与压力,这本书从着手到完成,仍足足花了近一年的时间。

此外,由于希望本书的论述能够与时事发展一致,我直到付印之前都还在不断修删内容,特别是陈瑞仁检察官在国务机要费一案中起诉了总统夫人吴淑珍女士,提振了检察机关的公信力,也引起许多关于法律人问题的回响,为了纳入相关问题的探讨,对于本书的内容我又再三修改。不过,由于本书援引了大量的时事,而时事的发展又每日而变,想以“过去式”的文字,追上“未来式”的时事,有事实上的不可能,因此,也许等到本书出版上架,到了读者的手上,书中的内容与时事已有差异,这点只能请读者包涵。

所幸,在智强的共同撰作下,这本书还是完成了。但说真的,我并没有写成一本书的欣悦之感。我心中的忧念,并没有因为这本书的写成而稍减。因为,这本书只是起了第一步,尽可能诚实的检视法律人的错误,但法律人要走出舆论的责难,真正成为令社会公众尊敬、也愿意亲近的职业,仍有非常、非常遥远的路要走。

虽然知道自己识短见浅,但我仍不揣固陋的表达了自己对重建法律伦理与法律理想的期待,即便见虑不周,我希望这本书至少能够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我深深的盼望,社会上学备养深、俊硕杰异复望重一方的法界耆宿,能够不怕飞灰玷羽,针对法律人的困境,振臂疾呼,发铿然之言。

不容成为“隐匿的允诺者”

黎巴嫩文豪纪伯伦曾说:“就像一片孤叶,不会未经整株大树的默许就枯黄,作恶者胡作非为的背后,并非没有你们大家隐匿的允诺。”

所有有志的法律人,我们不但不能容许自己成为败坏法律人名声的那片“枯叶”,也绝不能容许自己成为默许枯叶萎黄的“隐匿允诺者”。

我们需要更多法律人发于肺腑的自省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