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風骨者 不會孤獨!

台灣高檢署檢察長謝文定因在國務機要費一案的偵辦上抗拒上意,因此被解除檢察長的職務;為抗議法務部以強蠻的政治力,在「人事審議委員會」九名票選檢審委員杯葛缺席,僅有七名官派委員出席的情況下,悍然地大規模地調動檢察首長,各地基層檢察官掀起不合作運動。這些事件中,讓我看到了兩個鮮明對比,第一是謝文定與陳聰明的對比;第一是為捍衛檢察獨立尊嚴的基層檢察官之怒,與甘心淪為政治打手的法務部部長施茂林與政務次長李進勇!

先談陳聰明與謝文定,陳在審查期間自貶檢察官身分,處處請託打點,結果順利過關;謝卻為維護檢察尊嚴、不肯拜票,則慘遭淘汰。陳在審查期間充滿爭議,面對家人在力霸風暴蔓延前兌空銀行存款的質疑,隱瞞其女兒在中華商銀任職法務襄理的事實,惡意誤導視聽,通過審查後毫不避諱與爭議人物、政治大員曖昧酬酢,掃盡法律人的顏面,結果,沒人能奈他何;謝則據報所載,卻因扛下政治壓力,保障下屬獨立辦案空間,而被秋後算帳,拔去檢察長之職。
  
這風骨有天地之別的二人,結果操守官德竟與個人官途恰成反比,不禁想到一年前我以〈請給我們第一名〉為題在《中國時報》發表文章反對謝文定擔任檢察總長。雖然,以當時情境,國務機要費尚未偵結,無由在當時即知謝文定的擔當,且總統正處貪瀆爭議的中心,社會對其不信任也會牽累謝文定,更由於「毒樹果實」的不信任,我認為該對總統的人事提名進行「道德拒絕」。因此,我並不支持謝文定擔任檢察總長。
  
然而,謝文定未過審查,卻是由陳聰明成為檢察總長,讓我倍感困惑。或許當時的理由未必有錯。但我可能犯了其他的錯誤,那就是我高估了國會的素質,當我以一百分的標準來衡量謝文定,認為謝不合於標準,而國會也封殺該人事案時,我卻沒有想到,這個本身就不及格的國會,並不是用一百分的標準而否決謝文定,反而更有可能的是,他們根本想要的就是不及格的檢察總長,而長袖善舞、關係複雜的陳聰明,反而成為立委心中的「合格人選」。
  
於是,一個九十分的謝文定,在百分標準下判為不合格,結果,卻是可能連廿分都不到的陳聰明,成為檢察總長!
  
對於這個「錯誤」,我要向謝文定致歉!(唯這個致歉有個但書,我仍希望謝文定為真相執著,勇敢揭發行政黑手的施壓惡行)但也因為這個「錯誤」,我希望選民認真看清,誰要為這荒謬的價值亂象負責?除了要持續盯緊陳聰明外,也要連帶地記住那些政客為這個不及格的檢察總長背書!
  
其次,對於法務部施茂林、李進勇,無視於檢察基層的強烈反對,毫不掩飾地襄助政治黑手,破天荒地大規模調動檢察首長。對此,我要他們表達譴責,對政治配合至全然不顧檢察中立,讓檢察官的尊嚴掃地,其欲以政治掌控檢察官之心昭然若揭,讓好不容易略有成果的檢察獨立形象,彷若倒退到威權時代,淪為統治者的工具。
  
最後,我想向謝文定先生,以及在這次人事案中勇敢反抗的檢察官們,表達敬意與支持。你們的反抗、堅持,已是檢察尊嚴的最後依靠。人生在世,官位是最末的,有官位可以福國淑世固然最好,但若這個官位要折節而得,那不要也罷。即便一時受到誤會、挫折,也不要在意,堅持風骨的檢察官絕不孤獨!

2007-04-01中國時報A19時論廣場

【2007/04/01  中國時報 96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