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是權杖,編採不能恣意

六月十五日中國時報於A2整版,以「綠委爆料 李逸洋曾透露 紅十字會濫用補助款逾二十年」之標題,在「查無此事」之情形下,以顯著的媒體版面,作出傷害紅十字會名譽的報導。對於素有公信的中國時報作此偏誤報導,令人遺憾。

我國紅十字會成立於西元一九○四年,迄今已逾百年歷史。早期從事戰事之救助與賑濟服務;六○年代推動疾病的預防與保健;七○年代以人道關懷為兩岸之交往互動奠定基礎;八○年代推動各項健康訓練工作;九○年代推廣各項尊重生命、社會關懷之服務工作;且近十年多來發生之九二一大地震、象神風災、納莉風災、SARS事件、艾利颱風等事件,以及伊朗地震、南亞海嘯,紅十字會更是不遺餘力參與救災備災及服務。不論客觀環境如何變遷,紅十字會身為公共財產並擔任扶弱濟危的角色從未間斷。

回顧紅十字會的歷史,是為了讓外界了解一個信譽卓著的非政府組織,其形成過程十分不易,紅十字會所為之人道救助等工作是否得當,固然可受公評,有者改之,無則勉之,期能惕勵自省、精益求精。惟各方人士、特別是新聞媒體於報導新聞時,仍應嚴守新聞專業之要求,詳實查證,適當判斷事件之真偽,負責盡職的扮演守門人的角色。

本人認同新聞自由攸關公共利益,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保障,俾新聞媒體工作者提供資訊、監督之功能得以發揮;倘嚴格要求其報導之內容必須絕對正確,則將限縮其報導空間,造成箝制新聞自由之效果,影響多元社會之正常發展。惟本人更相信,為兼顧個人名譽法益之保護,倘其未加合理查證率予報導,或有明顯理由,足以懷疑消息之真實性,而仍予報導,致其報導與事實不符,則難謂其無過失。

進一步言,媒體報導時,若掌握的證據資料,難以認定其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甚至行為人係出於明知不實故意捏造或因重大過失、輕率、疏忽而不知其真偽等,即不得謂其已盡注意義務而無須擔負過失之責。

當中國時報將「紅十字會濫用補助款逾二十年」作為二版頭條的標題時,已與報導本身的內文相距甚遠;且事實上依中國時報多位記者向內政部、紅十字會等單位的查證,明顯地無法得出該標題所示的結論。即便當天該頭條報導下方雖刊有紅十字會、內政部等單位的否認與澄清,但透過文稿篇幅與版面配置顯不相當的安排,使讀者很容易在心裡埋下對紅十字會的錯誤認知與疑問。加上中國時報過去的報導信譽,會加深讀者的信任慣性與資訊依賴,對紅十字會造成的傷害更會倍增。

事實上內政部提出的澄清包括:否認內政部長李逸洋曾向立委王榮璋先生透露紅十字會經費運用有問題;內政部社會司經調查,確定紅十字會使用經費「沒有發現任何不妥」。然於此多項內容中,編輯卻選擇以「內政部:將要求列明細交代」為標題,並未將完整事實呈現使讀者知悉。

黎巴嫩大文豪紀伯倫曾說:「筆是權杖,但作家中的國王是多麼少啊!」本人對媒體愛深責切,特別是對中國時報過往所扮演的輿論角色多所期待,因此,對於此次紅十字會的報導事件感觸良多,不得不多發一語。

公信力是媒體的生命,也是媒體的價值所在,輕忽、草率將斲喪媒體公信。在追求公信力過程中,媒體工作者必須體認手上那隻能究貪防腐,也能毀人清譽於一旦的「權仗之筆」。不論是記者或編輯,都像是一個「文字的國王」,其間的關係要平衡,也都必須對自己落下的每一字、每一句懷抱著戒慎與虔敬之心。

媒體工作者是文字國度裡的明王還是暴君,均在筆下的一字一念之間。

【2007/08/07  中國時報 96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