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大法官 交給新民意

看到陳水扁總統接受三立電視專訪,不禁讓我想到曾在一本書中看到的「長手指族」,他們長著長長的手指,非常擅長於指責別人,但他們的手指雖長卻是僵直的,換言之,他們只有指別人的能力,卻沒有辦法回頭指自己。

其實,陳總統的表現一如往昔,一點都不令人意外,他的承諾廉價如紙也早是人盡皆知。筆者想問的是:「我們能夠忍受這樣的總統,在總統任期最後半年,提名八位任期八年的大法官,主導台灣未來的憲法解釋嗎?」

陳總統已經將其所提名八位大法官的名單送至立法院,其中也有筆者尊敬的故交在內。即便有私誼因素,筆者還是要問這八位被提名的大法官,對這樣一位道德殘破的總統,竟沒有拒絕的勇氣!是官位的誘惑太大?還是知識分子的風骨太少?

要知道,在這樣的情形下被提名,並被同意而當上了大法官,「陳水扁保薦的八大官」汙名,這些法界人士將注定揹上八年,也難以讓人民信任他們所作出的憲法解釋。筆者要再一次強調,大法官的尊榮不是來自於其形式的職位,而來自於人的風骨、勇氣與道德堅持,沒有了風骨堅持,職位再高,都是虛假的。

就如同陳總統,縱算貴為國家元首,在人民眼中也只是一個扭曲價值的反覆政客。

因此,一如筆者反對在總統改選前進行監委的同意權審查,強烈呼籲,立法院,特別是在野黨立委,應基於「道德拒絕」以及「尊重即將產生的新總統、新國會與新民意」二項理由,擱置陳總統所提出的大法官名單,留待二○○八年新總統產生後,再重新提名,並交付新國會行使同意。

【2007/09/02  聯合報 96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