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假設的同情」 克服信任障礙

  封面故事  兩岸政策期許》

第1062 期 2008-03-30 星期日,作者:陳長文

  三月二十二日新總統選出,但台灣仍千頭萬緒!經過八年虛耗,台灣用「百廢待舉」形容也許過重,但至少是「困難重重」!在環環相扣的問題中,「兩岸問題」是牽動台灣所有問題的核心,如何處理,勢將是未來四年,我們觀察新總統──馬英九的重要指標!

馬英九從政以來,一直被政治對手扣上「中共同路人」的帽子,在還沒有權力主導兩岸問題時,就已被對手強浸在「紅墨缸」,現在兩岸問題的決策權杖已然在手,可以想見,在全身沾滿紅墨汁的情形下,他如何既能開拓兩岸關係,打開台灣核心之結;復讓台灣人民,尤其是根深蒂固懷疑馬英九會賣台的綠營,對他安心信任。這一點,既需要智慧,更需要耐心!

如果馬英九能克服這一層「信任障礙」,就等於跨出了成功的一步;接下來,兩岸具體政策該怎麼做?筆者有幾點淺見:

一、非「善意」不能竟功:無論就兩岸的人民或者主政者,「善意」的立基點,就是「假設的同情」。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嘗言:「批判別人前,先要有一種『假設的同情』。」也就是「同理心」的發揚,凡事先站在對方的立場設想,所有的爭議才能回歸理性討論,而這種立基於「假設的同情」所創造的「善意」,一旦成為兩岸關係發展的基本精神,所有相關政策的釐訂與施行,才能避免「末日機器」對撞,才有經濟榮景可期。

二、「存政治之異,求歷史文化之同」:兩岸「合」則利,「不合」則害,中國政治制度與我們的差異,基於主客觀的現實,我們固然應有善意的期許,但也要勉力尊重對方政經運作下,並不令人滿意的現狀,畢竟「大國以力,小國以智」,唯有如此,才能善用兩岸關係優勢,務實取得兩岸經濟文化具體的結果。當然,中國方面也應展現「以大事小」所應有的謙卑、誠懇,開啟兩岸的善意循環。

三、堅持「-中各表」的共識:馬英九兩岸政策的核心主軸是「不統、不獨、不武」,如果將之比喻成產品,那麼將此產品輸出唯一通路就是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這是兩岸政府與人民再難尋得的「最大公約數」與「最大善意解」,只有在「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基礎上,「兩岸關係」才能回歸到經濟、民生活路、農產交流、漁權協定、貿易往來、海空航運、乃至延伸出來的司法互助等實務框架裡;然後所有的政策走向,亦將豁然開朗。

四、恢復海基會的功能:讓兩岸兩會(海基、海協會)恢復體制內對話窗口,當互信趨於穩定;即可考慮邁進「官方會談」,待時機成熟時;兩岸領導人亦應選擇適當地點會談。

一九五八年的今天,海峽兩岸處於戰爭狀態,「武力解放台灣」與「軍事反攻大陸」,是兩岸唯一的政治思維;二○ 0 八年的今天,兩岸經貿依存的關係,已超越表象的政治隔閡,試想,再經過五十年,二0 五八年的今天呢?我們的子孫當家主政之時,我絕不相信「統獨」的魔咒還能延續。我深信,兩岸絕不僅共創和平共榮,而是共同追求「世界福祉」;既然時問會解決所有的歧異,又何須急於一時?

最後,馬英九雖以五八%得票率當選,換句話說· 但仍有四二%的選民對他有疑慮,還好馬英九在性格上並不獨斷,其一貫溫和謙卑的人格特質,也是許多人支持他的原因,秉持這樣的性格;循序不躁進,應能在任內開敔兩岸和平與繁榮的新時代。■

【2008/03/30 商業週刊 970330】

財富,也是一個總體概念

 

1859年6月24日,出生於富裕家庭並已是瑞士銀行家的亨利.杜南(Henry Dunant),出差途經義大利倫巴底時,正逢奧地利與法國及薩丁尼亞聯軍作戰,在蘇法利諾一役中,當時的亨利.杜南眼見戰鬥結束之後,橫陳在戰場上屍首令人觸目驚心,而無人照顧的傷兵更是哀鴻遍野,輾轉至死,慟心之餘,立刻號召一群人成立「救援傷兵國際委員會」(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前身)。其後亨利.杜南因投入人道救護事務太深,無暇顧及家族企業,最後宣告破產,然今紅十字會人道救濟的理念,卻已成為普世價值。1901年,亨利.杜南獲頒首屆的諾貝爾和平獎,至於他的生日:五月八日,也被定為「世界紅十字日」。對亨利.杜南而言,「人道主義」,是他終生追求的財富。

1995年珍.古德(Jane Goodall)獲英國女王伊莉沙白二世頒授為皇家女爵士,並於2002年獲頒聯合國和平使者,她終身致力於非洲黑猩猩的保育與研究,透過對黑猩猩的長期觀察,不只揭示這種靈長類動物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同時提供人類學領域的學者全新的資料,據以探討人類進化的過程中各種可能的情況,珍.古德更致力於全球性的野生動物保護與環境教育計劃,樂此不疲,顯而易見的,對珍.古德而言,保育與研究成果,是她此生最大的財富。

已故的美國前司法部長理察森在就讀高中時,有人問他想做什麼,他回答:「從政。」在他認為,若能秉持良知奉行,政治是最難的藝術,也是最尊貴的職業。(If pursued conscientiously – politics is the most difficult of the arts and the noblest of professions.) 七0年代水門案爆發,當時擔任司法部長的理察森,為昭公信,任命素負清譽,曾是他在哈佛法學院求學時的老師的考克斯(Archibald Cox)擔任特別檢察官,積極調查尼克森總統涉案的真象,這令尼克森十分惱火,要求理察森將考克斯免職,理察森斷然拒絕,並辭去司法部長一職。考克斯後來被美國人譽為「國家的良心」,就理察森而言呢?「司法部長」這個尊貴的職位,顯然沒有「良知」重要,「良知」這個看不見也摸不到的東西,卻被理察森視為畢生最重要的財富。

1911年春,為推翻滿清而在廣州起義失敗的林覺民負傷被捕,就義之日,俯仰自如,面不改色,時年二十五。「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林覺民在「與妻訣別書」中,給妻子陳意映的一段話,至今仍令後人讀來為之感念卻又鼻酸,只要瞭解中國近代史的人,當能理解我們今天之所以能享有社會福利與民主果實,正是百年前,林覺民等先烈以鮮血和頭顱換來的,「為天下人謀永福」,是林覺民心目中最大的財富,即使付出生命的代價,致令他的愛妻、稚子頓失所依,終生飄零,亦在所不惜!

1990年時,政府鼓勵外商來台投資設廠,但攜家帶眷的外國人為孩子的教育問題傷透腦筋。當時英國、德國和法國家長們,為滿足子女的教育需求,分別成立了三所小規模的外僑學校,卻因為沒有校園,必須到處租借如劍潭青年活動中心等場地充當教室。1992年,紅十字會正致力於「把愛傳出去」的慈善活動,希望能推動社會對身心障礙人士的正確認識和關懷。有一天,我接到台北英國學校家長的電話,表示可以捐款二十萬元,條件是請我抽空到學校給小學生演講「紅十字運動」。當我來到演講現場,看見學生們擠在走廊聽講,心裡不禁感慨,我們身為地主國,竟然無法提供來台投資的外僑子女一個完整受教的環境!?當我將問題先後反映給當時的外交部長次長章孝嚴先生以及經建會主委蕭萬長先生,在官方的協助下,提撥已不再使用的美國學校校舍以及陽明山的國有地,做為這三個學校共用的校園。2003年三校整合,正式命名為台北歐洲學校,至今已發展成來自56個國家、近千名國際學生的大型外僑學校,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培育了無以數計的外國英才,以2006年的畢業生路安娜(Luanna Schultz)為例,她便申請到全球著名的英國劍橋大學就學。這是一段肇因於英國家長的善念,然後透過各方的共同努力而成就的果實,「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對我個人而言,這也是我心中永遠珍視的可貴財富。

許多人將「財富」等同於金錢、珠寶、不動產、有價證券、企業規模,乃至於權勢名位等等實質的利祿,這些都無可厚非,怕只怕太過汲汲於財富的追求,讓一生的奮鬥,侷限於累積個人的財富,滿足一已的私慾,那將是最狹隘的追求,一旦求財求到嗜錢如命,貪權貪到天良喪盡,完全漠視心靈財富的開創,慾求不滿的結果,終將誤入歧途,不是成為金錢的奴隸,就是變為罪惡之徒,無法見容於群體,也必受到法律的制裁,前車之鑒,斑斑可考,無須贅述。

承蒙財富人生編輯部的看重,邀我撰寫專欄,就我的所思所感,透過文字,與讀者分享,時間真快,自2007年2月的第一篇文章到這一篇,轉眼間,時間已過了一年。感謝讀者忍耐我長篇累牘的叼絮,希望自己的一些想法,能提供大家人生上的一些參考,我常說「幸福是一個總體概念」,其實「財富」又何嘗不是呢?當社會上的其他角落有人因貧窮而挨餓受苦,你或我個人的財富看起來就像一個「反差」的諷刺,不是嗎?

最後,由於公私庶務皆繁,這篇文章登出後,我將暫時結束我在財富人生的專欄,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但也許,我的文章總還是會在其他的地方與大家再會,時值新春,也祝大家平安喜樂。(陳長文)

【2008/03/04 經濟日報第23期財富人生月刊 97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