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愿共犯 不夠格切割清算「胡作非為的背後 並非沒有你們隱匿的允諾」

陳水扁前總統涉入洗錢醜聞,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先生痛斥陳水扁是台灣之恥,對比前年紅潮倒扁時,黃主席對當時涉貪的陳前總統「情義相挺」,何其唏噓?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八月十六日表示,過去太信賴扁,一人錯全黨皆錯,代表民進黨向社會致歉。但十五日,洗錢風暴初起,蔡主席卻表示:對於陳水扁伉儷退黨…所展現的政治擔當,我們尊重並予以接受;一周多前,馬英九總統將國務機要費解密,蔡主席亦站在陳前總統一方,批評解密是政治決定;向前更推二年,紅潮倒扁時,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蔡英文,對陳前總統涉弊情形,可曾置有一詞?

若十五日蔡主席認為陳前總統有「政治擔當」,則十六日要與陳前總統切割的蔡主席的政治擔當,就難不令人質疑。

事實上,黃主席與蔡主席過去真的對陳前總統的涉貪失德一無所悉嗎?還是在他們心目中有比反貪腐更重要的事情?

獨派最大困境不在於理想,而在於為維護所謂的「理想」,鄉愿包容領導者貪腐濫權並踐踏誠信清廉的善良價值,這將同時踐踏了台獨理想,因為沒有任何「理想」,會在失去廉潔正直的靈魂後仍受尊敬。

獨派為了「理想」而向魔鬼妥協,擔當涉貪的陳前總統鐵衛軍,這多少有些無奈,但今天選擇與陳前總統切割的民進黨人士,則更難卸責,為了「安保權位」,有的擔當陳前總統的錦衣衛,攻詰異議者;有的選擇好官自為,漠視貪腐在身邊滋長,不發一言。

大文豪雨果說得好:「誰沒有在全盛時期提出過頑強的抗議,等到垮臺時,誰就不該有發言權。」今天有資格站出來批判、切割陳前總統的人,可以是在民進黨內保持批判的李文忠、林濁水,可以是領導紅衫軍的施明德,或者是氣得想砸電視的王建煊,但恐怕不會是黃昭堂、蔡英文。

民進黨面臨今日的困境,是鄉愿所造成的共犯結構。而共犯結構並非只有民進黨或者獨派人士,事實上,國民黨也在其中,戲角重量不亞於民進黨,甚至,若從實效的角度,更該加重責難國民黨,因為對下台的政客究責雖有消極的、事後的正義滿足意義,但終究不如要求執政黨健全反貪法制,更有防患未然的積極效果。

試問,為什麼這個洗錢弊案,是瑞士司法單位引爆的,不是國內檢調主動偵查?這反映二個殘酷事實:其一,檢調不爭氣,若非沒有能力,就是他們被權力者馴服,包庇權力者,這點民進黨已下台,我們只能要求新的執政黨保證,重建司法先鋒的獨立性與公信力。

其二,就是反貪法制不備,「公務人員財產來源不明罪」高唱多年,立法院卻無動作,少了法制守關,在沒有法律義務自證其財產來源合法的情況下,要以錢追貪,何其困難?這立法怠隋責任,絕對無法推給民進黨,馬總統與吳伯雄主席應要求國民黨立委「限期」完備反貪法制,將公務人員財產來源不明加罪化,否則下屆立委選舉,人民應以此作為罰惡令,拒投藍軍立委!對選舉時將「公務人員財產來源不明罪」列為政見的馬英九,人民也有理由以選票懲罰!

況且,陳前總統政治獻金帳不乾不淨,國民黨政治人物的政治獻金就清清楚楚了嗎?這還沒提到,已完全執政的國民黨,到現在還看不到處置黨產,回應民意的決心。

筆者常引用紀伯倫的話:「就像一片孤葉,不會未經整棵大樹的默許就枯黃,作惡者胡作非為的背後並非沒有你們大家隱匿的允諾。」鄉愿,是公義社會極大之惡,但所謂不鄉愿,不是打落水狗式的「事後清算與切割」,對不公義之事,每個人都應發出即時的、強烈的異議之聲。

【2008/08/18  聯合報 97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