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兼黨主席 終結多頭馬車

馬英九總統執政屆滿百日,媒體民調顯示滿意度回升,但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不能因為民調止跌而鬆懈。新政府該從那些地方著手努力呢?

馬總統應知,民選出來的是他,而非行政院長,即便總統授權讓行政院長充分在「政務上」發揮,但「政治上」成敗之責,民眾仍會指向總統。換言之,總統可依憲法自我節制,在政務上退居二線,卻必須依據民主政治的負責原理,在政治上親上前線。

要如何在政治上「親上前線」?筆者認為,馬總統應慎重考慮國民黨內提出的總統兼任黨主席之議,理由如下:

一、行政院政務表現只是衡量馬總統政治表現的項目之一,人民選出「國民黨籍」的馬英九,不僅是要他組織專業廉能的行政團隊,更要他革新國民黨(包括黨籍民代),這個任務困難重重,卻是馬英九不能迴避的義務。

二、馬總統表示無意兼任黨主席,背後的思考,以乎是他想當「全民總統」。但馬總統似乎誤解了全民總統在政黨政治的民主體制下的意義。

現代民主政治,是以政黨政治形態在運作的,即便在概念上未必能化為等號,但在實際運作上幾近同義。馬總統不能以切割國民黨來凸顯其全民性,而應與國民黨同舟前進,落實國民黨的全民性。不必拿「黨政不分」負面化兼任黨主席一事。

三、行政院的政務表現,應是在立法院的監督與合作雙重作用下進行的。然而,新執政團隊在人民面前呈現的卻是府、院、黨三頭馬車的紛亂局面。

若馬英九兼任國民黨主席,即可適度解決。是時,馬英九可透過政黨平台,以超然的立場,統籌黨的方向以協調行政院與黨籍立委的步調。特別是台灣的政黨目前仍是剛性政黨,而非僅負選舉任務的柔性架構,政黨實際上扮演極其重要的政治功能,總統兼任黨主席將可避免多頭馬車、自我掣肘。

馬總統可依據憲法說,行政院是憲法上政務的第一線,他必須「守憲」。但憲法可沒有禁止總統兼任黨主席,兼與不兼與憲法無關,只在馬英九是積極還是消極的一念間。

【2008/08/29  聯合報 970829】

《回應》千元之理 豈小哉?(拒賠920元 大銀行怒擋小民 )

報載銀行公會金融消費評議委員會決議,國泰世華銀行應給付申訴人陳美鳳九二○元。但由於國泰世華銀行董事長汪國華、總經理陳祖培親自到場翻案,結果該案「撤回」!

國泰世華銀行並不否認本身在計息犯錯侵權,卻以爭議金額是不到一千元的「小錢」,而陳女士卻曾要求銀行須登報道歉,很不理性;並認為該評議成立,對國家社會是不良示範。

筆者要告訴汪陳兩位先生:一千元不是小錢,背後承載著一個「理」字。反倒銀行仗勢威迫委員會撤回決議,不但丟國泰世華的臉、賠掉金融消費評議委員會名聲,更狠狠打了國家(金管會)耳光,才是最不良示範!

事實上,本人也發生與陳小姐類似遭遇。本人服務於理律法律事務所,也是國泰世華銀行侵犯消費者權益的受害人。四年前,國泰世華銀行的客戶新帝公司,被理律不肖員工劉偉杰盜賣股票,將廿幾億資金匯往海外。

理律已為員工的犯罪行為完全負起法律賠償責任,向新帝公司致歉並如數賠償。然而此案中,銀行本身沒責任嗎?該銀行未依洗錢防制法申報,並因此經金管機構函文糾正錯誤,卻仍是一副無動於衷、你奈我何的模樣,一句歉言也無!此案,理律已經正式向法院遞狀,但打官司是一回事,銀行應有的企業倫理精神蕩然無存才是最令人感慨的事。

汪國華、陳祖培兩位銀行家,在金管會的眼下,展現決不認錯,決不理賠的強硬態度,漠視消費者的權益,社會自有評斷。但筆者要回頭問問同樣也是銀行家的金管會陳樹主委,看著大銀行主公然在金融消費評議委員會裡,以權勢的刀鋒抵著消費者的喉頭,逼著委員會吞回成案。陳主委,沒有意見嗎?

【2008/08/29  中國時報 970829】